南剑啸江湖-正文 第545章:暗算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上边人 书名:南剑啸江湖
    --------《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俩人正在打量屋内的光景,忽然听得墙头过道里,转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紧接着,又听见那个老婆婆从过道里走过来说:“那就先请俩位来客喝一杯茶吧!”说着,老婆婆已经放下了手杖,托着一个没有上漆的原木色茶盘,上面放着两盅热气腾腾的茶水,黑色的茶叶子在里面飘来荡去。

    “哎呀,俩位客官!”老婆婆笑吟吟走到二人面前,将茶盘举到他们面前说,“吴道长正在配置一味奇药,还需要耽搁一些时候,暂请俩位喝杯茶。”说话间,老婆婆已经将茶盘举到了与二人齐胸高的位置。

    意思也很明显,就是要让俩人自己端走盘子里的茶盅。“客气了,老婆婆!”自然,俩人也都怀着真诚的微笑朝她说。并且,也都连忙伸过手去抓取托盘里的两盅茶。

    就在二人刚刚抓起茶盅的时候,老婆婆托在手上的茶盘突然倾了下去。顿时茶托盘桄榔一声掉在了地上,露出了老人手上握着的一双匕首,并朝着二人的胸膛分别刺去;但是,他们俩个人都很警觉,似乎早有防备。俩人同时将手中的热茶泼向老婆婆那苍老的脸上,并且向两侧一闪,避开了老婆婆刺来的匕首。

    任何人被滚烫的热茶烫了脸,都要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声,老婆婆也不例外。只是,他这一叫,很不简单;大有海盗的螺号吹响的功效!海盗的螺号一旦吹响,所有的海盗就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带着武器赶到现场。

    果不其然,从茅屋的门外冲进了俩个人。这俩个人,穿黑衣服的,正是在花家庄跟踪南剑装扮的算命先生许全的那个人——狗子。他现在有一点扬眉吐气的样子,肥嘟嘟的面上,挂着一抹得意的笑容,两手有力地握着一把蘸金宣花斧,威风凛凛。锋利的斧口,在对面窗户透进来的阳光照射下,折射着肃杀的寒意。

    另外一个,跟着狗子走进来的汉子,他的个头和狗子差不多高,古铜色的面皮上,蓄着一铺虬髯;凶恶的三角眼中,正迸发着鹰隼般犀利的凶光,并且瞪着被围困在堂屋中央的南剑和鸟嘴。

    他手中举着一把毛刀,锋利的刀口同样迸发着慑人的寒光。他手中的“毛刀”是江湖中并不多见的一门杀人武器,这种武器会使用的人,如今江湖上也是凤毛麟角。它来源于赣南地区的庄稼人,用于砍削田埂边上杂草的利器;但是,却被一个武林高手,将它的功能运用到了武学上,并成为江湖上一门非常奇异、莫测的杀人武器。

    这个大胡子手中拿着毛刀,那种傲慢的神态,绝对有《圣经故事》中的参孙,拿着一根骨头,横扫千军万马时的那种血勇与狂妄。而南剑也是第一次看见这种兵器,一开始,他还以为这个人的手中,拿着的是一把打开了的曲尺;及看见他那白森森的毛刀口,在阳光下闪耀着邪恶的光芒时,才知道,原来这家伙不是木匠而是杀手。

    “那是毛刀!”见南剑怀着诧异的神情,用琢磨的眼神,看着对方手中的哪管兵器发愣时,见多识广的鸟嘴,及时当了他的翻译官。

    此外,从屋后的窗户里破窗而来的俩个人,那就更让南剑和鸟嘴感到突然了!茅屋本身低矮,因此它后墙上的窗户,也自然要比砖瓦结构的房子后墙上的窗户,要显得窄小很多;但,这俩个人却不顾一切,穿墙破窗闯了进来。

    他们在破窗而入的时候,彰显出了壮士断腕,义无反顾的精神。因为,他们在闯进这间茅屋的厅房时,不但传来了轰隆一阵巨响,后面的土墙也被他们,撞出了两道缺口。

    当然,如此大动作进攻这所昏暗的茅屋,多多少少也使他们受了一点小伤。其中,手上拿着一管锁喉枪,身上穿着灰布袍子的汉子,尽管他个子比较矮小,对于穿窗破门也有一定的先天优势。但是,在刚才如此血勇的冲锋之时,不知是哪个环节出了点小情况,他的鼻子竟然在滴血!

    而与他同时穿墙破窗而来的那个白面圆脸的汉子,他手中举着的一把钢刺,也都和他整个人一样——浑身落满了灰蒙蒙的尘灰;除此之外,他的左边眉角,竟然被窗框上的钉子刮破了,鲜血正顺着他的眼角流过面颊,并且淌过了耳根子,流进颈窝里去了。

    除此之外,在那老婆婆发出一声惨叫的同时,还有俩个人从过道里走了出来。其中一个就是鸟嘴的结拜兄弟石头,今天他依然穿着那件,外面罩着绿色段子的褐色棉袍,气势昂昂,面上带着一股冷笑,阴沉沉走出来。他的目光始终盯着鸟嘴和南剑,“狗子!这个老人就是你跟踪的那个人吗?”

    “没错,石老板,就是他!”拿着蘸金宣花斧的狗子说得很快,就连他那个圆圆的蒜头鼻子,此刻也好像在愉快地摆动。

    石头点点头,“老家伙,”他看着南剑,带着一股揶揄的笑容,语气缓慢地说,“你是有好日子不过,怎么好端端的,你要跑到我们枫桥镇去做什么?”

    “快说,你到我们枫桥镇去,究竟想干什么?”陡然,刚才那个用匕首没有刺中南剑和鸟嘴的老婆婆,突然变成了男人的声音,并且站直了身子,用手中的匕首指向他们俩喝问。

    “原来你是个男人,你以为扮成老太婆,我们看不出来!”南剑看着那人说,“不过,你做事也太不小心了,漏洞百出,又怎么能够骗得了我们呢!”

    听他这么一说,这个装扮成老婆婆的人,更感到纳闷了,“你是说,你早就看出了我是假的!”他带着一脸惊愕的表情,看着南剑问。

    南剑依然笑笑,并点了点头。

    “不可能!”那假扮老婆婆的汉子争辩着说,“我扮老太婆已经有十多年了,任何人都看不出来。而你,又凭什么能够看出破绽!”

    “你想知道是为什么吗?”南剑冷冷地问。

    “当然想,非常想!”

    “那我告诉你吧!”南剑点点头,冷笑一声说,“到了你这个年纪的老婆婆,既然头发也都花白了,腰也弯了,那么她的脚,是不是也会自然地出现一点萎缩的现象呢!而你的脚上,穿着的这双又宽又大的鞋子,看上去却像一条渡船。当然,这也不能全怪你,要怪就只能怪你这双脚太大了,无法掩饰!”

    对方一听哈哈大笑,“原来你还是个,挺细心的人!”

    “这年头,不细心能够活到现在吗?”鸟嘴接过话茬,自豪地看着那个假扮老婆婆的汉子,冷笑一声说。

    立即,对方的眼中燃烧着怒火,皱纹斑驳的面上阴晴不定,气愤使他的胸膛起伏明显,“哪还有呢?”他几乎吼起来,“你们还发现了什么?”

    于是,鸟嘴带着询问的眼神看向南剑,期待他能指出对方更多的破绽,气死这帮人,有望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还有,院门口那根刚刚折断的树枝告诉我们,”南剑怀着平静的心情,一字一句郑重地说,“在我们之前,已经有人先到了!”

    听他这么一说,石头的面色陡然一沉,他转过脸去看着那个与他一同从过道里走出来的汉子。这人身穿一领褐色棉袍,尖尖的脸型,小小的眼睛,看人时总习惯蹙一蹙眉头,似乎有意要让人认为他是在思索问题的样子。他手上擎着一柄狼牙棒,棒头还比他高出一头,看上去不是他抱着棒子,而是棒子在支撑着他的身子。

    他见石头用如此恼怒的眼神看着自己,不禁打了一个激灵。“我叫你乱折树枝,我叫你折、我叫你折!”不料,石头连打带骂,劈头盖脸朝着他就是几个巴掌。

    “老板,别打、别打!”他举起肘部,扭着身子,歪着头,一面躲避石头的追打,一面连声求饶说,“当时我牙缝里嵌着块肉,实在堵得受不了,老板,别打,别打!”

    发了一通火之后,石头的情绪稳定了很多,他甩一甩被对方坚硬的头颅震得发麻的手指头,依然恼羞成怒地看着南剑和鸟嘴俩人。

    “少罗嗦,给我上!”最后,他怒喝一声。

    --------《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南剑啸江湖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9-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