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医:嫡女风华-正文 第189章:幸福很简单(大结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十云 书名:妖医:嫡女风华
    --------《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看见那个男人,武成司与德休都愣住了,因为这个男人并不是别人,他正是那天夜里与他们交过手的男人。

    而且听婉云这么一说,看来这个男人会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全是因为有婉云暗地通气。

    可是……

    “你是谁?我们与赵颜郡主的事,你为什么要掺合?你在她面前,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德休冷冷的开口问道。

    如果是赵颜的亲爱的或者是朋友,这个男人不高兴,会伤心,然后对他他动手,这个他可以理解。

    可是这个男人,他认识赵颜那么久了,从来没有见过他。

    “什么角色?”那男人冰冷的瞳眸散发着寒光:“既然她都已经死了,那我也不怕告诉你我是谁,我是她的父亲,叶银州。”

    “什么?”

    赵颜的父亲叶银州?

    这样的回答,所有人都愣住了,就连武王爷也是细细的端详着他。

    好半响,武王爷才道:“我就说刚刚见你的时候,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原来你就是叶家的大少爷。”

    二十多年前,武王爷曾见过叶银州,然而那时候叶银州还只是一个俊美的男人,可是现在,毕竟是四十多岁的男人了,留了胡子不说,岁月的沧桑也留在了脸上,武王爷又怎么可能一眼就能认出他呢!

    但听他这么一言,不管是武王爷还是武成司等人,他们都明白了,而且也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婉云的存在。

    以前,赵颜就曾说过,婉云也不是她的人,而且还说过婉云夜晚有时候会偷偷溜出去,所以婉云也许还有别的主子,然而现在看来,婉云会出现,那只是受了叶银州的意前来保护赵颜。

    现在赵颜死了,叶银州才浮出了水面。

    “大哥……?!”

    就在这时,门外传到一道非常惊讶的声音,众人寻声望去,只见叶归尘竟然不知何时站在门口。

    “你……你不是……”

    不是死了吗?

    叶归尘惊得无法言语,收到消息,他就赶了回来,可是没想到竟然会看见叶银州,然而叶银州不是为了保卫城池牺牲了吗?

    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他到底是人还是鬼啊?

    叶银州看了叶归尘一眼,没有太多的表情。

    对于叶归尘,叶银州虽然想恨,可是却恨不起来,因为在他昏迷不醒之时,因为在长公主最需要帮助之时,是叶归尘站了出来,守护了他心爱的女人。

    虽然后来,叶归尘是做了一些错事,以致他有些怨恨他,但毕竟是自己的亲兄弟,而他那么做也是因为同样喜欢着长公主,他又如何怨恨得起来呢!

    “大哥?”

    “我没死,只是当时,我还在昏迷当中,等我回来的时候,晴儿已经嫁给你了。”

    说出这一句话,叶银州也是万般无奈,自己心爱的女子为了孩子嫁给了自己的弟弟,他只能怨恨自己回来得太晚了,怨恨造化弄人。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他就隐藏起自己,因为在别人眼里,他也早就是一个死人。

    只是没想到他当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竟然是因为自己的女儿死了。

    “武成司,德休,武飞衣,我要杀你们,你们没有意见吧?”叶银州突然如此说道。

    他的声音别人淡淡的,可是却无比的霸道专横,仿佛他我杀了武成司他们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而在叶银州的心里面,还真的是理所当然,因为他觉得赵颜之所以为死,都是因为这三个人,所以叶银州怎么可能放过他们。

    “等等,这事就算是因为他们而起,但他们也罪不至死吧?毕竟事情会变成这样,谁也没有料到。”武王爷赶紧开口说道。

    叶银州淡淡的看了武王爷一眼,然后意有所指的道:“看来你们是有意见呢!那我只好自己做决定了。”

    说罢,叶银州已经提剑指向武成司等人,不由分说的动手。

    “住手!”

    “谁啊?竟然敢阻……”叶银州冷着眼,暗怒回头,可是话还没有说完,他就愣住了。

    “赵丫头?”

    众人也是一副见鬼的表情。

    不是说人死了吗?

    那现在站在他们面前的难不成是鬼?

    也许是想到这方面的问题,蝉如夫人面色一惊,然后晕了过去。

    武王爷手忙脚乱的扶着她,然后赶紧让人把蝉如夫人带下去。

    “赵丫头?是你吗?真的是你吗?你回来看我了是不是?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都是我害死你的,对不起!”

    “你们的确对不起我,不过……”

    我看他武成司与德休一眼,声音微顿,又接着道:“我是活人还是死人你们还看不出来啊?有你们这种笨蛋的吗?这大白天的,我这鬼能通天不成?”

    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

    “赵丫头,你没死啊?可是……”

    “骗你们的,我就是想看看,竟然是什么人,竟然那么在乎我的事。”我看着叶银州,而我的话,众人突然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并没有死,而且似乎是为了引出某个人才这么做的。

    可是她是怎么知道武王府发生的事情的?

    似乎知道众人心中的疑惑,这时,武周空站了出来,自己招认道:“二弟,抱歉,其实赵颜郡主一直住在我们的别院,这事,我也隐瞒了你们,所以这也是我与赵颜郡主的合谋,为的就是引蛇出洞。”

    “其实当我知道有人为了打抱不平开始,我就已经大概猜到是什么人了,能对武二爷动手的人,想必不会是武王府的人,至于孙无城他们,他们与楚秦燕三国有牵连,不会贸然动手,所以就剩下冬婷与婉云了,冬婷是赵帝的人,就算冬婷把事情告知赵帝,赵帝肯定也不会为了我对武二爷动手,所以……”

    “所以就剩下我了。”婉云接过我的话。

    “没错,就剩下你了,所以那时候开始,我就在怀疑,那个人有可能是你背后的主子,那个曾经给我送过生日礼物的神秘人,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会是我的亲生父亲。”

    这个结果,我真的有所意外了。

    本以为这个人也许就像李纯琴,或者是赵厉那般,是以前的赵颜认识的人,所以一直在暗中保护我,但没想到结果却不是如此,不仅不是如此,而且还是一个我从来没想过的人。

    因为在我所知的情报里,叶银州只是一个已死之人。

    一个已死之人,我又怎么可能去怀疑他呢!

    对于现在的情况,众人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但唯一可以庆幸的是,赵颜还活着,这就够了。

    “武二爷,我想跟你谈谈。”我对武成司说道。

    闻言,除了飞衣在走前瞪了我一眼,众人也很识趣的离开了,独留下我与武成司两个人。

    “赵丫头……”

    武成司张了张嘴,可是他却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武二爷,我想过了,虽然我是答应过你,要尽快想到解决的办法,可是你我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所以……”

    我笑了笑,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忧伤:“以后我们还是做朋友吧!这样,也许我们都会比较幸福。”

    “你这是要放弃了?”

    “飞衣是个不错的女人,听说你们以前是两小无猜,若不是有武王妃从中作梗,你们早就在一起了,而且我与飞衣,你选择了我,也许只是因为你醒来的第一眼看见的是我。”

    武成司深邃的瞳眸眯了眯:“我是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我也不记得飞衣,或者是你,可是这跟我是不是第一眼看见你绝对没有关系,因为我觉得,如果我不是真的喜欢你,我又怎么可能随你一同跳下悬崖,更别说见到飞衣,与见到你的心情,那是不一样的,我会心疼飞衣,但那只是对妹妹的心疼,与你有所不同。”

    看见飞衣,他不会有那种非常想要关注她的一举一动的想法,只是单纯的把她当妹妹来疼爱,可是看见赵颜,他却会有那种看她笑,他想跟着笑,知道她‘死’了,他会有想随之一起去的冲动。

    所以不管他是否记得,但他很确定,这两者之间绝对是不同的。

    可是她却跟他说飞衣很好,难不成她真的打算放弃自己了?

    “可是我已经决定好了,这样的话,你也不必因为一个我根本就做不到的条件约束自己,我还你自由。”

    “德休说过,他说你那天看见我与飞衣在院子里的事,你是不是还误会我跟飞衣有什么?我跟她真的什么都没有,我真的把她当妹妹。”武成司有些着急的解释着,不想因为飞衣而让我误会。

    我摇了摇头:“你们的事,我已经从武大少爷那里知道了,所以真的不是因为她,也不是因为我不相信你,而是我们本来就存在无法解决的问题。”

    “有问题那就去想办法,总有一天会解决的不是吗?”

    “可我自认没有这个能力改变,这个问题早晚会让我们失去耐心,我不想负了你,也不想负了天下,所以你自由了,以后你想要跟谁在一起,我都会真心的祝福你,因为你会是我最好的朋友。”

    而我,选择负了自己。

    “我不同意,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同意。”武成司咬着牙,态度坚决。

    好不容易发现她并没有死,好不容易觉得自己缺失的心又回来了,好不容易发现他们又可以在一起了,结果她却说要分开,他才不要同意呢!

    而且不就是发生了一些问题吗?

    想办法解决就是了,他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他就不相信了,这一辈子,他们就只能这样。

    “不同意也得同意,还有你们,听得够久的了,是不是可以出来了?”说到最后,我突然冷着声音。

    在我话落的时候,三个身影从门外尴尬的走了出来。

    孙无城哈哈一笑,说道:“那个,赵颜郡主啊!其实并不是我们想要偷听,我们就是有点担心你们。”

    复秀民翻了个白眼:“本将军才不担心他们呢!我只是担心这两个人又闹出什么事,最后害的也许是我们四国,所以我这是监督他们。”

    燕日行:“说得没错,虽然赵颜郡主要与武成司在一起的确有点麻烦,我们也担心赵颜郡主以后出了什么问题的话会不会徇私,不过像你们这样为情所困,要死不活的,这影响以后的工作,所以我们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有一个答应可行。”

    “还有办法?”

    这话,我与武成司相视一眼,都讶异了。

    为了这事,他们没少动脑筋,脑细胞都不知道为了这事愁死了多少,可是没想到他们没有解决的,这几个人竟然会说还有办法,这真的让他们意外了。

    “对啊,还有办法!”

    我与武成司看着燕日行,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燕日行清了清嗓音,然后才慢条斯理的说道:“这个办法就是……你把我们这几个都娶回小王国就行了。”

    啥?!

    我瞪大了眼睛,愣愣的瞪着他们,哑言了。

    武成司微微皱起了眉头,完全不喜欢燕日行提的意见。

    孙无城:“赵颜郡主现在可以说是我们四国之首,我们四国的命运都掌握在你的手里,以你的尊,可与四帝相衡,既然地位都高于四帝了,那就是娶几个男妃也很正常吧?”

    复秀民也点了点头,附议道:“说得没错,虽然自古以来,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女子的话还没有听说,但如果论地位来衡量的话,赵颜郡主也算是小王国的君王,这么一想的话,也就很平常了。”

    燕日行:“更重要的是,这样的话,四位君王都不会再有意见,毕竟我们四国都有人成为男妃,很平衡。”

    听闻他们的话,武成司虽然皱着眉头,可是却也知道,他们说的都很正确,所以他也找不到话反驳。

    然而要他把自己心爱的女人贡献出来,要让几个男人来分刮赵颜的爱,他又很是郁闷,心里很不舒服。

    “你们在跟我开玩笑吗?真是荒唐。”没等武成司开口,我已经翻了个白眼。

    竟然让我娶几个男人?

    是我看来花痴,还是我像用情不专的人啊?

    亏他们说得出口。

    孙无城耸了耸肩:“虽然听来很荒唐,但这是唯一可以解决办法的方法,当然,除非武二爷能做个不孝子,与武王府断绝关系,再也不与所有的赵国人来往,这倒是可以考虑,不过很可惜,武二爷显然不会这么选择。”

    武成司要是能对武王府的人无情一点,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

    不过这一点还是令人欣赏的。

    不弃自己的亲人,这才有点血性,否则武成司也不配做人了,毕竟能抛弃自己亲人的人,根本就是冷血动物。

    没准哪天他还会无情的抛弃赵颜。

    “……”

    我一阵无语,好一会才道:“不管怎么样,总而言之,我不会答应的,所以与武二爷只能到此为止。”

    “不行,你必须同意,我跟你说。”燕日行拉着我走到一旁,然后在我耳旁一阵嘀咕,听完之后,我微微皱起了眉头:“你这话当真?”

    “肯定当真,不信你问他们,这是我们几个商量过的结果。”燕日行说着看着孙无城与复秀民,那两人对我点了点头。

    “你们……”

    “好了,什么都别说了,这是我们决定的,你只要点头就可以了。”燕日行笑道。

    “可是万一……”

    “没有万一,我们会各自解决三位君王的,至于赵帝,我相信,既然武二爷与你成了亲,他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闻言,我一声叹气:“你们这样,会不会太委屈了?”

    “所以以后你们多给我们纳点妾,来弥补一下我们的损失。”燕日行那娃娃般的脸蛋勾勒着笑容,完全不把我说的‘委屈’放在心上。

    “好,以后你们要是喜欢什么女人,尽管跟我说,我一定会为你们擒回来当压寨夫人。”

    “赵丫头,你……不会是同意了吧?”

    这边,听我的话,武成司好看的剑眉皱成了川字,这事本以为会被拒绝,可是没想到他们在旁边嘀咕一阵之后,赵颜的态度竟然软下来了。

    难不成将来他真的要和这几个男人争宠?

    “对,我同意了,婚礼定在一个月后,在小王国举行。”

    ……

    一个月后,小王国。

    李纯琴看着满城红绸的宫殿,微微失了失神:“早想过这一天会到来,但没想到来得如此毫无征兆。”

    之前,他还一直觉得赵颜与武成司不可能想到办法,所以就算将来真是成亲了,也不会是现在。

    而且……

    想到某些事,李纯琴嘴角忍不住狠狠的抽搐着:“那几个男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竟然会嫁给颜儿,他们脑子都坏掉了吗?”

    虽然他也想啦!

    可是赵颜说,四国这间,每国仅限一名,所以他与赵厉都没有机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赵颜与别人成亲。

    想来就是呕心沥血的,他们守护了那么久的人儿,现在却是嫁给了别人,他与赵厉这些年的呵护,完全是为别人添作嫁衣了。

    “喂,你干嘛不说话啊?”

    见赵厉一直没有开口,李纯琴回头看着他。

    赵厉淡淡的开口:“没什么可说的,这些年,我们也算跟在她身边,她在想什么,还有吃过什么苦,我们比任何人都清楚,既然这是她的选择,那么我尊重她,本皇子只要她幸福就好。”

    曾经,赵厉觉得,如果喜欢,那就得争,就得抢,可是这些年跟在赵颜的身边,他的心境改变了很多,而他感触最多的就像赵颜。

    为了天下,赵颜可以牺牲自己的幸福,那么为了她的幸福,他为何不能隐藏自己的爱情?

    而且谁规定爱就得在一起?

    有一种爱叫默默无声,叫无私奉献,这是赵颜教会他的。

    闻言,李纯琴沉默了。

    是啊!

    重要的是她是否幸福,所以就算他心里在淌着血,他也会笑着祝福。

    婚礼是尊照帝王娶后的方式进行,从采纳,问名,册立等六大繁琐的礼仪一一进行。

    直到礼成,我才走进自己的寝宫。

    而此时,武成司,孙无城,复秀民,还有燕日行都坐在寝宫里,见我进来,他们笑了笔,后三者站了起来,然后离去了,不过在离开之前,他们说了一句:“祝你们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祝你们?

    不是祝我们吗?

    是的,不是,因为这场婚姻本是他们几个商量好的。

    直到他们都离开,武成司才悠悠的道:“赵丫头,他们为我们牺牲得太多了,以前他们若有喜欢的人,一定要想办法让他们得到幸福。”

    “嗯!”

    我没有多说什么,可是眼里却有着坚定。

    “不过你们可是把我吓死了,当时你点头同意,我还真以为你要娶他们呢!谁知道这一切只是为了让我们完婚。”武成司想起当时的情形就觉得心慌,心想着自己是不是算被抛弃了,结果后来才知道,孙无城他们之所以会这么做只是为了赵颜。

    他们不忍心看着赵颜为难,不忍心看着她一辈子就这么牺牲自己,所以他们商量之后决定,要嫁给赵颜,但不是真的嫁给她,而是假成亲,所以他们现在也只是名义上的男妃,但实现上,他们也不过是搬到赵颜的宫殿罢了,并没有改变什么。

    我微微一笑,抱着他,把头靠在他的胸前:“所以我现在觉得自己很幸福,我有他们的关爱,还有两个父亲的疼爱。”

    说到叶归尘与叶银州,自从身份曝光之后,自从这兄弟两再次相见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争宠,还是为了争儿女,这两个人在我面前总是争得耳红脸赤的,一个说这是我养了多年的女儿,那就是我的女儿,一个却说,就是养,那也不是亲生的,我可是她亲生的爹。

    所以结果可想而知,这两人现在是掐上了。

    不过我却不觉得困扰,反而觉得这样真的挺好的,日子过得热热闹闹的。

    “还有我,我也会疼爱你的。”武成司也笑说道。

    “要疼爱一辈子!”

    “好,那么我的妻主大人,现在可以让我疼爱你了吗?”武成司勾起了唇,眼中闪过一抹顽味,似乎在说:快说好吧!快让我吃了你吧!

    听出他那一语双关的话,我小脸微红,但还是点下了头:“好!”

    幸福,有人说其实很复杂,但复杂的东西其实很简单,在你觉得幸福是在诸多条件下才会产生的时候,其实那并不是真正的幸福。

    真正的幸福,只是一件很普通的事,那就是你关心的人健康快乐,你爱的人同样也爱着你。

    (完)

    --------《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妖医:嫡女风华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9-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