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流而上-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明白

类别: 作者:鹿青崖 书名:顺流而上
    --------《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黄昏的斜晖,从窗子里洒了出来,从地上爬到了墙上,似是一支红丝草,纠纠缠缠,弯弯绕绕,笼住了日头的明亮。

    徐纪文呆坐在床边,也不知过了几个时辰。

    他脑袋涨得不行,关于元姐的记忆就像是春潮一般涌出来,应了那句“春潮带雨晚来急”,要把他生生地淹没。

    左手边,元姐弯着腰捂着肚子,胃疼的脸色发白;右手边,王爷书房里她不见一丝惧色,嬉皮笑脸;眼前,她带着帷帽露出一只又大又亮的眸子;身后,她躺在柳树下小憩,呼吸声此起彼伏……

    回忆就像那红丝草,把徐纪文层层包裹;又像那春江水,把徐纪文寸寸淹没。

    他一时为她胃痛心急如焚,一时为她任性怒火中烧,一时为她俏皮心如擂鼓,一时为她小憩暗自疼惜……

    直到不知何时旁小六推门而入,发现徐纪文目光呆滞的坐在床边,不由奇怪。

    “四哥,我来找你说话了。”他试探道,见徐纪文果然浑然不理,不知沉浸在哪一段思绪里抽不出身,上前摇了摇他。

    “四哥,你怎么了?说话呀!”小六贴了他的脸前,大声喊他。

    徐纪文被这呼喊,终于叫回了神。迷迷茫茫中,他看见月光下旁小六清秀的下巴,精神一振,还以为是元姐来了。

    他心中一喜,他双手一抬,一把握住了小六的双肩,脱口喊道:“元儿?”

    这一句彻底把徐纪文自己惊住了,自己什么时候叫过她“元儿”,不都是叫“元姐”的吗?自己为什么会叫她“元儿”

    呢?是因为这个“姐儿”字太过客气了吗?难道自己心里和她已经如此亲近?

    “元儿”二字一出,就像是一块大石头投进了海里,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些疑问就像是层层叠叠的浪花,拍在他的心头。

    然而旁小六却傻了眼,直直喊道:“四哥,我是旁六,不是袁二!”

    徐纪文灵台终于被他喊得清明了,他抬起双眼再看旁小六,哪还有元姐的一点儿影子,赶紧把手收了回来,自己当真是糊涂了。

    “额……”徐纪文不得不扫开脑子里的混沌,打起精神和旁小六说话:“是我弄错了,小六怎么过来了?”

    小六没回他,反而问:“这袁二是谁,我怎么不认识?可是府里的?”

    徐纪文被他问得心虚,心想幸亏方才叫的不是“元姐”,不然可如何唬过去,他只好扯谎道:“哦,不是府上的,是老家的人,方才认错了。”

    他可不想在此事上和小六纠缠,只好又问道:“可有什么事?”

    小六一听他问,赶紧来了兴致,眼睛发亮,笑容更盛了,说道:“四哥方才没出去,可错过了一场好戏,蒋舍人看中了大鼓,要把自家妹子介绍给他呢!”

    “嗯?还有这样的事?大鼓可是应了?”徐纪文笑着问道。

    “大鼓羞得脸都红透了。瞧他平日里多糙个老爷们,没想到居然有一天能羞红了脸,还呐呐说不出话来,跟个大姑娘一般,真真笑死我了!”小六说着,一屁股坐在床上,捧腹大笑。

    徐纪文倒是暼了小六一眼:“你可别笑,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不定明日就轮着你了。”

    “噫,你还说我,你比我还大一岁呢,你也跑不了!”旁小六指了他。

    徐纪文被他说的一脸震惊,电光火石之间,心里却忽地明白过来。

    此刻迷雾散尽,留下了赤裸裸的一颗心,扑通扑通地为一个人而跳动。而这个人正是今日吓得他肝胆俱裂,气得他怒发冲冠,折磨得他魂不守舍的元姐。

    “原来如此,原来我是这样想的……”他喃喃道。

    旁小六见他先是发呆,后又说起胡话,吓了一跳,使劲推了他一下,喊道:“四哥你傻了?!”

    他习武之人力气大,一推之下却把徐纪文推出了床边。然而徐纪文却没倒,反而直直站了起来,嘴里嚷道:“我就是傻了!”

    他想起了江上自己听着元姐那句“不是外人”,心如擂鼓的时候;想起了别院门口自己一眼瞧见元姐脸颊带伤,着急担心的时候;想起了看到戚朗送她的又大又亮的东珠,心酸扯慌的时候……

    原来自己早已情根深种,而不自知罢了。

    他弯了嘴角,张了眼睛,月光在他脸上跳过,下一息,他一步跨出了房,消失在了月色里。

    今晚的月亮,又大又亮,照的徐纪文越发地清醒了。

    再回想起今日种种,只觉得自己就是那大傻子、二愣子,有话不会好好说,有事不能慢慢问,一时怒目圆瞪,一时厉声责问,最后还个扔了句冷话,头也不回地跑了。

    他心里一阵一阵地懊悔,还不知道自己这番疯傻之态把元姐吓成什么样呢?

    可恨自己还说什么“不该多管闲事”,还冷哼一声,就把元姐留在了房里。如今几个时辰过去了,连个解释都无,元姐会不会从此烦厌了他,再不理他?

    徐纪文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只恨自己和元姐怎么住的这般遥远,待到自己过去,她会不会已经睡了,熄了灯?

    松融阁越发近了,他却越发忐忑起来,一种近乡情怯之感油然而出。

    “睡了吗?”他喃喃自语。

    转过路边的紫薇花树,松融阁的正房后窗便落到了他眼里,那里漆黑一片,不见一点灯光。

    他心中失落不已,可脚下不停,仍旧往那扇他下晌心灰意冷翻出的窗子去了。

    他轻轻叩了叩窗,是从未有过的轻柔,也不知道是想让房里的人听见,还是不想扰了房内之人。

    房里没人应声,也没有走动声或穿衣声想起,他轻轻推了推窗户,没关,心里泛起一丝甜意。

    自他第一日来过以后,便嘱咐可元姐,入睡时定要将此窗关闭。而如今窗户没关,他是不是可以理解成,这是为他留下的窗呢?

    徐纪文轻轻推开窗户,一眼就瞧见了床上的元姐,而房里除了她却再没旁人,如此他也没了顾及,轻巧地翻了进去。

    (未完待续。)

    --------《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顺流而上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9-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