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田旧事-正文 72、官司

类别: 作者:辽海秋风 书名:种田旧事
    --------《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此时天色刚蒙蒙亮。程灵慧从车里跳出来,抬目四顾。

    沈聪家门宇宽阔,不难猜出家境不错。只是不知是做什么营生的。

    沈聪和邓苦也不知从那条路回来,比程灵慧和赵桥坐车还回来的早。此时正在门口等候。

    沈聪引着几人进了一间书房似得屋子。程灵慧没想到的是,不苟言笑的沈聪家里藏书之丰,令人叹止。两间大的屋子里全是直通屋顶的书架,上面放满了书册。粗粗估计不下万册。

    邓苦察觉程灵慧的惊叹,笑道:“三弟,别怪俺当哥的笑话你,你也太没见识了。这几册书算什么,沈聪的好东西多着呢。古卷孤本应有尽有。”

    程灵慧不可置信的看向沈聪,沈聪依旧面无表情,忙着预备茶水、点心。

    赵桥说道:“邓二哥说得倒也不夸张。沈大哥家里世代经营书斋的,典籍多一些也是正常。而且……”他看沈聪并没有制止他说下去的意思,接着说道:“沈大哥祖上是摸金校尉,有些孤本古卷实在也算不了什么。”

    程灵慧听五爷说过‘摸金校尉’的典故,知道那一行说的好听,其实就是盗墓的。这样说来,沈聪有孤本古卷还真不稀奇。

    沈聪已经布置好了茶水点心,几个人围坐在一起喝茶、吃点心。商量赈灾和那本帐簿的事情。

    有道是,一人计短,二人计长,三个人顶个诸葛亮。

    如今四个人凑在一起,办法也就多起来。本来两眼一抹黑的程灵慧当下也有了些主意。

    常继文落水失踪已经好几天了。太子的仪仗走得虽然慢,估计也快到某南了。程灵慧必须在太子到来前坐实自己是钦差的身份。要不然等太子一到,她想要亲自去查常继文落水的原因恐怕就难了。

    赵桥也觉得这个时候钦差不能长时间不露面,这对安抚民心十分不离。于是,四个人一合计,决定立刻启程前往洛河口,钦差下榻的驿馆。

    四个人商量完了,还不见燕京回来。便让沈聪前去寻找,顺便让全生带上程灵慧的行囊到县城外汇合。

    这边程灵慧、邓苦和赵桥出了沈聪家。赵桥把赶车的老家人遣回。邓苦跳上车,扮成个车夫的样子。程灵慧和赵桥依旧坐车。一路往县城外走去。

    三人在县城外等了足足两个时辰,才看见沈聪提着全生赶来,燕京紧跟在他后面,脸上有一道伤口,还渗着血。上衣也破了,露出胳膊上绑的绷带。

    三人到了近前,燕京纵身就上了马车,低头钻进了车里,催促道:“二哥,快走。”

    邓苦见状,急忙催车上路。沈聪把一个包袱塞进车里:“老三,你的行礼。”说完把全生往肩膀上一抡,迈步转向旁边小路。

    全生叫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沈聪喝道:“少废话,爷带你走小路。”

    赵桥的马车,套的是高头大马。马车跑起来轻快又平稳。不一会儿就跑出二三十里去。程灵慧看着燕京狼狈的样子,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燕京啐了一口:“别提了,晦气。那账本儿一定有蹊跷,要不然王老财不会疯狗一样乱翻、乱咬。竟然请动长安镖局的人,也是下血本儿了。”

    赵桥道:“长安镖局什么时候也接这抓人的买卖了?”

    燕京忿忿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只要肯出血,还有不肯卖命的?”

    “真是世风日下。”赵桥冷嗤一声。

    燕京道:“谁说不是。自打长安镖局的老镖头下了世,子孙是越来越不像样子了。说不得早就沦为那些贪官污吏的走狗了。”说完才忽然想起,常继文也是官来着。急忙道:“三哥,你可不要误会,我可不是说你。不瞒你说,听说朝廷要派你来咱们某南赈灾,咱们还真是打听过你的为人。虽然在当官的里面不是啥大角色,可名声还是不错的。”

    正说着,赶车的邓苦道:“不好,后面有人追上来了。”

    燕京道:“我出去躲躲。”说着就要下车。

    赵桥一把拉住他道:“你受了伤,能躲到哪里去?”手一翻,他坐着的座櫈下面竟然是空的。

    燕京会意,缩身钻了进去。难为他一个大老爷们儿柔韧性好,堪堪挤了进去刚刚好。程灵慧觉得,要是让自己钻进去一定不行。

    赵桥放下座櫈的盖子,用手扇了扇道:“邓二哥,有没有遮盖血腥味的药?”

    邓苦道:“走得匆忙,没有备得。”

    赵桥一眼望见程灵慧,道声:“三哥,得罪了。”忽然一把将程灵慧抱住。

    程灵慧大惊,反手就是一巴掌。‘啪’的一声赵桥白净的脸上就多了一个通红的巴掌印儿。也就是赵桥功夫了得,换了常继文,这一巴掌不把他打成脑震荡都是轻的。

    此时,一片马蹄声逼近。邓苦‘吁’的一声,将马头勒住。马车被逼停在路边儿。

    赵桥将手指竖在唇边,做个噤声的收势,忽然低头向程灵慧的唇咬去。程灵慧只觉的嘴唇一痛,一股腥甜在口腔中弥漫开来。

    她长这么大,还没受过如此奇耻大辱。想也没想就要反击。赵桥早有防备,两人就在车厢里纠缠起来。

    车帘忽然被人挑起。赵桥侧头喝道:“看什么看?滚。”

    挑起车帘的是一个年约四十的汉子,看清车里的竟然是赵桥,笑道:“原来是赵公子,多有得罪。”

    程灵慧知道此时外面危机四伏,但还是忍不住胸中的怒火,怒瞪着近在咫尺的赵桥。

    她被苏同关了半年多,昔日被晒得黑褐的皮肤早就白了回来。此时被赵桥咬的猩红的唇角带着血迹,怒目圆瞪,满脸涨红。乍一看还真是有些令人心神荡漾。

    那人放下车帘,由着邓苦催车而去。

    也不知走了多久,道路渐渐难走起来。邓苦道:“前面不远就是渔家村了。”

    赵桥这才松了一口气,问道:“长安镖局的人呢?”

    邓苦道:“早甩在后面了。”

    赵桥怒道:“那你不早说?”却有些不敢看程灵慧阴沉的脸色。掀起座櫈,将憋了一路的燕京放了出来。燕京活动了一下腿脚,忽然看见程灵慧红肿的唇,问道:“三哥,你嘴怎么了?”

    程灵慧转过头去,坐在一边不吭声。赵桥低咳一声:“你就不要问了。反正都是为了你。要不是我们有大事要办,这次非和长安镖局较量、较量。”

    说话间,马车已经进了渔家村。

    渔家村名副其实。因为傍着洛水湖,几乎家家户户打渔为生。所以,这次发大水,村里的房子虽然被水冲塌不少,人口却没什么伤亡。

    洛水湖是洛河的一个支流汇聚而成的湖泊。虽然洛河每每犯汛,隔个一二十年就会改道一次,令某南人们深受水患之祸,但是,某南并没有此而贫穷衰败。相反,这里生产各种谷物豆稼,有中原粮仓之称。

    某南当地有句俗谚,叫‘旱生蚂蚱,涝生鱼’。据说,灾涝年间,是个水洼里面都有鱼。这对于世代耕种的人来说糊口还有些艰难,但对于世代打渔的人来说,这就是遍地粮食。温饱还是无虞的。

    邓苦显然和这里的村民都很熟识,很快弄了许多鱼来,就地升火开始烤制。

    村里完整的房屋没几间,几人也只能寻个干燥点儿的地方休息。大约夜半时分,沈聪带着全生才赶到。

    再往前走就到了重灾区,马车已经不能走了。第二天几人上路的时候,只好把车卸了。牵着马走。程灵慧和沈聪几人都是会功夫的,只有十几岁的全生不会。一路上都是他骑在马上,其余人步行。这让身为小厮的全生好是难过。

    几个人脚程不慢。就这样也走了一天,天黑时才到了洛河口驿馆。

    跟着常继文来的吏作,兵曹等一干人等全部接到上峰的命令,原地待命,等待新的钦差到来。没想到半路上忽然又杀出个常继文。

    立刻有人跳出来,指出这个常继文是假的。不容分说就要动手。也是程灵慧走运,误打误撞遇见了沈聪、邓苦几个英雄豪杰。要是她孤身前来,恐怕就算货真价实也要被打成假的。

    双方交手,那驿馆的主事却不能坐视不理。但他人微言轻,劝阻不了,急忙飞马往洛河口县衙报信。不到一个时辰,洛河县令带着人马浩浩荡荡来了。

    不过,他来得快也没有沈聪、邓苦几人的身手快。几人已经把领头的几个吏作、兵曹抓住,捆绑成粽子一样。

    洛河县令一眼看见一身钦差官服立在正中的程灵慧,顿时一惊。待仔细一看才发现眼前之人不是自己见过的那个常继文,顿时又胆大起来。仗凭自己人多,喝道:“嘟,大胆狂徒,竟敢冒充钦差?”

    全生一看见县令,一肚子气憋不住,叫道:“狗才,瞎了你的狗眼。这位是我家老爷。还不过来参拜?”

    那县令看见全生,脸色顿时一白:“怎么是你?”

    “就是爷爷。”全生怒目圆瞪。

    这时,县令身边走出一人:“怎么能证明你是真正的常继文,常大人?”

    程灵慧闪目望去,说话的人四十开外,面白无须,穿一身九品同知官服。她还没开口,赵桥在傍边道:“旁人也就罢了,怎么陆大人也这么问呢?难道陆大人不认识我家大人?”这几人都是江湖人士,并没有官阶。如今跟在程灵慧身边,对于外人来说,就是钦差大人的亲随。所以,赵桥当着外人的面,要叫程灵慧一声‘大人’。

    那同知环目望了望程灵慧身边的几人,最后目光落在赵桥身上,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南都赵家的大公子。失敬、失敬。”

    赵桥道:“有我家大人在这里,失敬二字赵某不敢当。”

    那同知说道:“陆某还真是不怎么认识常继文,常大人了。”这明显是话里有话。

    程灵慧道:“怎么讲?”她心里猜到,这人多半是陆晓晓的大哥。她被苏同关了半年多,对外面的事一无所知,实在不知道常继文和陆家有多少接触,不免有些心虚。

    陆公美道:“其实,我不认识常大人不要紧。有件官司却非真正的常继文,常大人不能判断。常大人以为如何?”

    程灵慧只得硬着头皮道:“烦请说来听听。”

    陆公美道:“英雄救美本来是人间佳话,可那英雄要做始乱终弃的小人,常大人,你说这该如何判断?”

    程灵慧心中一动,不可置信的望着陆公美。暗道:“莫非常继文并没有娶陆晓晓?还是自己会错了意,看上常继文的并不是陆晓晓而是另有其人?”

    陆公美笑吟吟望着她,目中却满是怨毒。

    县令不耐烦道:“眼下还有比钦差的事体更大的事吗?陆大人,你就不要这样要说不说的卖关子了。你到底有什么法子分辨真假钦差,赶快说来。”

    陆公美道:“县尊,实不相瞒。我真的不认识常继文,但有一个人是认得的。只是,那是个待字闺中的姑娘,实在不宜抛头露面。”

    “快说。”常继文落水虽然不是这县令伸的黑手,可毕竟在他辖地之内出得事。万一被查出来有内情,不是他也是他的过错。所以,他现在最不想常继文还活着。本来想来个快刀斩乱麻,出其不意给他来个有口难辩。谁知程灵慧带来的都是高手,没怎么样呢,先把驿站这头儿压下去了。现在又冒出个陆公美,说话还说一半,留一半。县令心里要是痛快了才奇怪。

    陆公美望向程灵慧:“要那姑娘出来辨认也不难。如果你是真的常继文,立刻履行你的承诺,和那姑娘完婚。如果你是假的,冒充朝廷命官可是杀头的大罪。”

    程灵慧咬牙:“真金不怕火炼。只是,俺已经有妻子了。”

    陆公美冷笑:“那你早干什么去了?”顿了顿道:“这也不难。自古男人三妻四妾,平常的很。那姑娘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你要是真的,今晚就和那姑娘成亲。至于你原来的妻子,就和那姑娘做个娥皇女英。两头一般大。”

    程灵慧莫名有些惊喜,虽然她猜到了那姑娘可能就是陆晓晓,可还是有些不放心:“你要是耍骗俺可不成。”

    陆公美咬牙切齿道:“除非你是冒充的,要不然,化成灰那姑娘都认得你。”说完做个请的收势。

    程灵慧迈步上前,沈聪、邓苦、赵桥、燕京紧跟其后。全生终于找回点儿当小厮儿的感觉,急忙忙给程灵慧牵过了马匹。

    程灵慧翻身上马。人是英姿飒爽,衣是紫袍玉带,马是高头大马,端的是气宇非凡,艳绝无双。燕京暗叹一声,赵桥的双眼不自觉迷了一下,下意识抬手抚上自己的唇瓣。

    一行人出了驿馆。沈聪几人也纷纷上了驿丞准备的马匹。护持在程灵慧左右,风驰电掣一般往县城而去。

    县城的地势很高,所以在洪水中幸存。(未完待续。)

    --------《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种田旧事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9-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