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田旧事-正文 110、很没面子

类别: 作者:辽海秋风 书名:种田旧事
    --------《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不过现在好不容易把他安抚下,程灵慧是不会傻兮兮跑回去问他这个没脑子的问题的。

    母亲她们都很好。从环儿嘴里程灵慧才知道,常继文这几天真的过得十分辛苦。也没心思照顾常之洲,就把常之洲送到了桥上大奶奶那里。

    常继文对大哥和大嫂还真是不客气的很。人说,老嫂比母,他还真把大嫂当成娘一般。上次和程灵慧闹别扭,就是带着常之洲往常大奶奶那里去。这次又是把儿子寄放在大嫂那里。

    常大奶奶那心胸也真是没得说。常二奶奶那么跟她闹别扭,她心里还记挂着常之钰。只是,半年多不见,也不知常之钰身体好了没有。

    程灵慧心里感激大奶奶的仁义贤德。她这次出去,一路上又要照料货物,又要照顾千金大小姐楚凤生。实在没功夫出去闲逛。故而也不曾买什么稀罕的特产之类。但她实在想常之洲,就让环儿装了一些点心。准备往桥上去。

    常继文把大嫂当娘,程灵慧心里其实也隐约有把大嫂当婆婆的架势。大嫂是正儿八经的大家闺秀。去大嫂那里她不敢十分随便穿着男人的衣服。所以,特意回屋去找衣服换。

    程灵慧不大注意穿衣打扮,能穿得出门的裙衫还真是不多。一番翻箱倒柜,一件合适的也没有找到。不由有些泄气。常继文浅眠,被她吵醒,看她一脸郁闷。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程灵慧总不能说自己找不到出门衣服吧?那样岂不是很丢脸?

    常继文从床上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后望着程灵慧:“刚刚答应我的事,这么快就忘了?”语气很是不满。

    程灵慧一愣,她还真有些想不起来了。所以说,床上说的话,到什么时候都不能当真。

    常继文一看她的表情,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虽然早就想到会是这样,可心里还是生气。‘哐当’一声就把手里的茶杯扔在了桌子上。茶杯翻滚,茶水泼洒的到处都是。程灵慧急忙捉住快要滚到地上的杯子,才让那无辜的杯子免于了粉身碎骨之厄。

    看着常继文的怒容,程灵慧立刻投降:“俺想去大嫂那里……”可要和常继文说衣服的事,还真是难为情的很,她低下头:“可是,俺不知道穿什么衣服去。”

    常继文闻言,愣了愣。起身走到橱柜前,一番翻箱倒柜才发现,柜子里,箱笼里除了自己的衣服就是常之洲的衣服。程灵慧的衣服只有当初成亲时穿的那套红嫁衣和几件春装。那春装还是在京城时买的。

    他走到梳妆台前,打开所有的抽屉,只在抽屉里找到两只簪子。一支金的,一支银的。什么胭脂水粉,珠花簪珥一概没有。他回头望着程灵慧,程灵慧更加局促。身为女子,就这点儿压箱底儿的东西真的很没面子。

    常继文关上抽屉,唤人进来。

    程灵慧不习惯别人侍候,他可是自小被侍候大的。使唤起下人来很是顺手。他在程灵慧莫名其妙的目光中,从容洗漱了。穿好衣服,牵住程灵慧的手道:“今天不去大嫂那里了,陪我上街走走。”

    程灵慧有几分不情愿,但面对常继文时还是不得不妥协。

    转水城以前是县城,比起沙溪县城一点儿不逊色。以前的老县衙还保存的好好地。孩子们都喜欢骑在县衙门口的石狮子上玩儿。

    城里做买做卖的也不少。一应物品俱全。

    常继文牵着程灵慧出了门。大街上那么多人,程灵慧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她抽了抽手。常继文握的更紧。程灵慧怕他生气,也不敢硬把手拽出来。只能由着他牵着自己走。

    常继文平常也不是爱闲逛的人。两口子这还是第一次一起出门。但比起程灵慧的局促,常继文要从容的多。

    他牵着程灵慧径直往绸缎庄去。

    转水城没有专门的成衣铺子,绸缎庄兼顾买成衣的生意。常继文的目标很明确,给程灵慧买衣服。这可是程灵慧长这么大,开天辟地头一次给自己买衣服穿。以前她都是来绸缎庄或者布庄给家里人买布料,而她自己的衣服都是母亲和二姐她们织的粗布,染色后做成的。

    程灵慧长这么大,除了九岁以前穿过大姐穿了,二姐又穿剩下的花布衫,之后就一直穿粗布衣裳。她和二姐、四妹年纪差不多大,就是大姐穿剩下的衣服都轮不着她捡。她又好跟男孩子混在一起,母亲就光给她做男孩子的衣服。

    转水城说大也不大,这里做买卖的,不认识程灵慧的人很少。那绸缎庄的掌柜和伙计看见程灵慧进来,还以为又是她哪个姐妹要出嫁,她是来买缎子的。小伙计上来就招呼她往放着红色丝绸的地方让。

    别怪这掌柜的和伙计没眼力,放着常家三爷那个大活人不认识。常继文自幼就在外面读书。后来虽说回来了一段时间,但他不爱闲逛。大多数时间在姑苏书院待着。他又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少爷,采买的事物也不用他沾手。转水城里听说过他的人多,认识的人就不多了。

    常继文见程灵慧站着不动,问道:“你不喜欢红色的?”

    程灵慧摇头:“俺只是不知道来这里干什么?”

    常继文淡淡道:“陪我。”

    那小伙计一看,这位才是正主。急忙又招呼常继文。常继文走到柜台前,尽挑那些粉白靓丽的颜色。一边挑还一边儿往程灵慧身上比划。

    程灵慧是不耐烦这些的。要是换了别人,她早就转身走了。可眼前的是常继文。她要是敢有一点儿不满露出来。常继文是会发火的。程灵慧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反正就是害怕常继文发火。

    她只能硬着头皮陪在常继文身边,连旁边的小伙计都看出她的憋闷,看她的眼神里无限同情。

    常继文一连挑了好几匹上好的绸缎。程灵慧看在眼里,心都在滴血,这得多少银子啊?她默默盘算着手里的银子。大头儿还在开州府,楚凤生的粮仓里压着呢。要照常继文这种花法,怕还得找点儿别的来钱路子才行。

    程灵慧在这边儿神游天外。常继文已经拿了一套罗裙扔到她脸上:“去试试。”

    “俺?”程灵慧望向常继文,常继文点头。

    程灵慧向四周看去,掌柜的和几个伙计都用诡异的眼神看着她和常继文。常继文不管那些,用目光逼着程灵慧去试衣服。

    程灵慧抱着衣服在前面走,他在后面跟着。

    “你转过去行不行?”虽然两人已经有了一个儿子,程灵慧对于常继文直直看着自己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常继文一句废话没有,直接上来动手。程灵慧吓得急忙告饶:“俺自己来就是。”

    自从生了常之松,程灵慧的身材已经在悄然之间发生了变化。如今的她穿起男装的时候,胸口要是不用布勒住,别人一眼扫过就露陷了。

    腰还是原来的样子,那臀部可比原来饱满挺翘的多。所以,当程灵慧换上裙装的时候,常继文的目光不可察觉的暗了暗。他吩咐伙计把东西送到家里,拉着程灵慧接着逛。程灵慧没穿着裙子这么大摇大摆在街上走过。一路上低着头,跟个受气小媳妇似得。

    这一圈逛下来,银钱已经不知道花了多少了。反正程灵慧回到家的时候,看着一桌子绫罗绸缎,脂粉钗环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表达自己的心境。

    说不感动,鬼才相信。是个女人就抵抗不了这些东西的诱惑。至于花出去的那些银子,她反倒没那么心疼了。钱是死的,挣来就是花的。只要常继文高兴,她再挣就是了。她这种以自己为主心骨的想法,估计短时间内不好改变。

    第二天一早,常继文就去找了花如烟来给程灵慧梳妆打扮。因为想着要去大嫂那里,程灵慧也就任凭花如烟在自己脸上抹抹画画。

    常继文就坐在一边儿拿本书看,但他的眼睛根本没在书本上,全在花如烟的指尖儿睃巡。

    花如烟擅长易容之术,化个妆简直小菜一碟。可她这些天心情一直不好,心情不好的女人往往喜欢画浓妆。所以,等她给程灵慧化完妆,常继文一下子就呆住了。

    不是说不好看,是过于妖艳了。

    这个‘妖艳’可不是贬义词。程灵慧本身是长得不差的。眉宇间又有一份女子不常见的轩昂之气。配上花如烟给画的浓烈的妆容,就像神魔故事里走出的女妖王。美的张扬又霸道。令常继文不由自主就想起了太子苏同。这样的人儿,也只有将来的九五至尊能与之匹配吧?

    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念头让常继文胸腔里醋波荡漾。他拿了块手巾,不由分说就把程灵慧脸上的妆给擦了。花如烟一看,撂挑子不干了:“嫌我画的不好,你自己画去。”

    常继文心里也别扭着呢:“画就画。”

    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数他都能搞定,一个女子妆容有什么难得。于是,这位三大爷卷起袖子就拿起了那些胭脂水粉。

    程灵慧脖子都仰酸了,这位大爷也没画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垂头丧气的让人去后院儿叫环儿。等程灵慧收拾妥当的时候,已经晌午了。(未完待续。)

    --------《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种田旧事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9-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