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田旧事-正文 116、狐假虎威

类别: 作者:辽海秋风 书名:种田旧事
    --------《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陆晓晓出京前,是受了县主封诰的。这天高皇帝远的,自己要是借她的县主衣冠一用,朝廷估计也不会知道。她想到就做,转身就走。

    常二奶奶那个糊涂蛋,还以为自己如今有了靠山,能好好在妯娌面前露露脸。拉住程灵慧道:“弟妹往那里去?”

    程灵慧拂开她的手:“放心,俺不是要逃跑。六品宜人,好大的官。俺为了表示对皇恩的恭敬,少不得也要回去沐浴更衣一番。”说完径直走了。

    程灵慧回到家里,悄悄叫来陆晓晓的贴身丫头环儿。也没让陆晓晓知道,暗暗拿了她的县主衣冠穿戴起来。为了充门面,索性连环儿也带上,翻身往隔壁而去。

    转水城这小地方,人们见过最大的官大概就是那些保长之流的乡绅。见过县官的人都不多。常家的家下人等也不例外,哪个认识这县主的衣冠。所以,程灵慧一路走过去。没有一个人感到意外。只是以为她换了身衣服而已。

    程灵慧这一来一去,自然比六品诰命夫人慢了一步。她走进屋子的时候,那诰命夫人早已端坐在上首主位。那叫荣娘的妾陪坐在一边,常二奶奶那糊涂蛋跟个老妈子似得在一边儿献殷勤。

    程灵慧站在当地,冷冷看着那上首坐着的妇人。那妇人知道有人进来,连头也不抬继续和小姑子说笑。显然是故作姿态,要给程灵慧难堪。

    程灵慧心里暗笑:“得亏俺带着环儿呢,要换了别的丫头,还折了俺的身份。”想着,嗓子里轻咳一声。

    环儿是宫里出来的。皇宫里哪个不是闻弦歌而知雅意的通透人儿?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上前一步吆喝道:“县主到。”

    那妇人这才抬起头来,这一看脸色顿变。屋子中央站着一个威风凛凛的宫装美人,娥眉带俏,粉面含威。

    诰命夫人和县主就不是一个级别的。诰命是靠男人请封而来,只是个名头。就算是二品大员的夫人,见了县主也要弯弯腰的。

    县主再小,那也是实打实的。就像陆晓晓这样的,虽然没有封地,可人家也是吃皇粮的。平常人见了,少不得要叫一声‘县主娘娘’的。你哪个诰命夫人敢称娘娘?

    常二奶奶可不认识县主的服饰,这个糊涂蛋还记挂让妯娌吃瘪呢。也装作刚看见程灵慧的样子,走过来笑道:“弟妹啊,俺还以为你不来了呢。这不,光顾跟他妗子说话了,也没看见你。”

    程灵慧光想笑,但是怕破坏自己威风的形象,强忍着道:“二嫂,攀亲可没有这么攀的?你和谁妗子说话?之钰的还是之芳的?他们哥儿几个的妗子俺都认识,俺咋没看见人呢?你莫不是连自己嫂子都能认错吧?”

    常二奶奶认为程灵慧是嫉妒自己家有个尊贵的诰命夫人亲戚。心里得意,脸上笑得跟朵花似得:“弟妹说什么糊涂话。那堂上坐着的不就是?之钰和之芳都是姓常的,那之芳的妗子不也是之钰的。”她自以为多么得脸似得,语气中颇有几分炫耀。

    程灵慧从心底升起一股无力感,这二奶奶只怕是古往今来第一奇葩,被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钱的主。她也懒得和这个糊涂二嫂多说什么,望向座上的诰命夫人:“这位奶奶,您可坐好了。俺特意回去沐浴更衣,就是为了参拜您的。”说着话上前一步,做出个要跪拜的样子。

    别人不认识县主的衣冠,这位诰命夫人要是也不认识,那就是笑话了。她哪里敢受程灵慧的跪拜。连跌带撞就扑了过来,一把扶住程灵慧,双膝一软就跪了下去:“可使不得。”

    常继文虽然辞官了,但他的声名没有没落,反而因为那三口寒铁铸就、黄铜封皮的铜铡与日俱增。莫说京城里的官员,就算是外放的官员也没有不知道的。他京中那座不起眼的宅子,寻常没人敢从门前过。

    这妇人之所以敢找程灵慧的麻烦,都是因为常二奶奶的缘故。五品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那后宅也不是什么善地。这妇人一看常二奶奶的样子,连她的肠子肚子都一清二楚了。就以为程灵慧也不过是那样的货色。

    常二爷看不上常二奶奶,那常三爷也不见得能看上常三奶奶。索性让她们这帮乡下土包子一并了账。说不定常三爷还要感谢自己呢。

    她打得这个主意,自然无所顾忌。谁知道忽然冒出个县主,顿时慌了手脚。她一点儿也不怀疑,今天县主在自己面前弯了腰,万一被人知道,不用常继文,随便一个御史言官上一本,她家老爷的前程可就完蛋了。

    程灵慧穷苦人家出身。但凡穷人,总有那么一点儿仇富的心理。程灵慧这个人又是分外受不得气的。别人要欺负她,她总要十倍百倍的还回去才算。她又胆大,冒充县主一点儿都不心虚。堂堂正正就做到了上首主位上。也不叫那妇人起来。

    荣娘倒是不敢坐着了,但是,常二奶奶还杵在地上呢。常二奶奶不跪,她乐得装傻。冷不防环儿上前推了她一把,喝道:“大胆的奴才,见了我家县主竟敢不跪。”

    荣娘心里那个恨,回头瞪了环儿一眼。环儿比她还凶呢。

    “不对啊。”常二奶奶这个时候倒精明起来了:“弟妹,你啥时候成县主了?咋没听你说过?”

    程灵慧做出自认为非常矜持,得体的微笑:“二嫂,要不说你是个糊涂的呢。一个县主有什么好到处嚷嚷的?俺又不靠着皇恩浩荡到处去欺压百姓。三爷又没有个小老婆。俺也不担心他糊涂起来宠妾灭妻,要用身份去压他。”

    常二奶奶说不过程灵慧,又嫉妒她的身份,呐呐道:“说得跟别人都要宠妾灭妻似得。”

    程灵慧看她的样子,暗自摇头。说道:“别人家的事,俺也懒得管。可是,俺进了常家的门,就是常家的人。大嫂说过,身为常家人,别的可以一概不管。唯独常家的子嗣不能不管。二嫂,你在乎大老婆的名分也好,不在乎也好。都不关俺的事。你让你的闺女当常家的小姐,还是当小老婆生的奴才俺也不管。可谁要是想动之钰。就算你这个亲娘愿意,也过不了俺和大嫂这一关。”程灵慧说道这里,往地上跪着的姑嫂二人处扫了一眼。

    “别以为过去的事俺就忘了。敢把手伸进俺的家里,也是吃了豹子胆了。四两棉花纺一纺,俺可是那任人捏搓的主?看在二哥的面子上,那帐俺暂时记下了。”

    常二奶奶又糊涂了:“弟妹,你这是说得哪跟哪儿?怎么还扯上算账了?”

    程灵慧道:“明白的人自然明白,糊涂的一辈子糊涂。”她耍够了威风,起身道:“环儿,咱们走。”

    环儿道:“主子,二奶奶是乡下长大的,不懂规矩也说得过去。可这位夫人好说歹说也是皇封的诰命。竟然也糊涂到去别人家里充正头舅夫人。这要是传出去,还不让人笑话皇上识人不明。您吃着朝廷的俸禄,可不能眼见这样有辱皇家的事不管。”

    程灵慧侧眼望去,环儿满脸一本正经,可眼底都是嬉虐。暗道:“这丫头比俺要狠呐。”

    那妇人闻言,早吓得三魂出窍,连连磕头,一叠声道:“是小妇人糊涂了,还请县主娘娘恕罪。”她是来耀武扬威的,可不是拿自己的封诰开玩笑的。要是因此得罪了个县主,丢了封诰。那以后的日子也不用过了。多的是黄花闺女嫁进来,顶替她五品夫人的位置。

    程灵慧看她吓得也不轻,说道:“算了,今天的事就当俺没看见。”抬脚出了后院儿,穿过回廊回家去了。甫一进门,立刻就和环儿笑成一团。

    程灵慧一边儿在环儿的帮助下卸去衣冠,一边笑骂:“看不出,你个小妮子还挺缺德。差点儿没把那女人吓死。”

    环儿笑道:“你是没见过那些人黑心起来是什么样子。要不然一定以为我吓唬她们吓得轻。”

    “说得跟你见过似得。”程灵慧帮着环儿把衣服叠起来。

    环儿道:“我自然见过的。我娘死得早。新奶奶表面上温婉和气,背地里使尽了手段。六岁就把我送进宫里,后来又逼得我大哥远走边疆。”

    程灵慧停住手:“这么说,你还是个大家小姐?”

    环儿毫不在意:“什么大家小姐?还不是个丫头的命?”她也住了手,望着程灵慧道:“你知道她是怎么逼走我大哥的?”目中隐约有怒火升腾。

    程灵慧猜测:“打你哥,不让你哥吃饭?”

    环儿摇头:“我的三奶奶,你可真会想。”她把衣冠收拾好,放在一边,望着程灵慧道:“要真是那么简单也就不叫手段了。我爹有个非常喜爱的小妾。那女人要做出一个贤德大度的样子,自然不好明着收拾那小妾。她给那小妾下了脏药,扔到我哥的床上。诬赖我哥和那小妾不轨。”

    程灵慧目瞪口呆,环儿所说的对于她来说,简直匪夷所思。那些高门大户不是最讲究礼仪道德的吗?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环儿道:“你还别不信。你是要是在宫里待一段日子,就知道这些根本算不得什么。”

    “宫里?”不知怎得,程灵慧的心跳得厉害,好像后怕的样子。环儿什么时候走得,她都不知道。

    常继文回来,看见她的脸色十分不好,不由担心:“怎么了?”

    程灵慧惊魂未定,差点儿跳起来。看清是常继文这才松了一口气。摇头道:“没什么。”

    常继文握住她的手:“撒谎。”

    程灵慧就把环儿和自己说得话讲给常继文听。常继文忽然沉默了。

    --------《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种田旧事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9-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