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田旧事-正文 152、别动

类别: 作者:辽海秋风 书名:种田旧事
    --------《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这么一想,自己和他成亲的这几年,多么像一个笑话。她程灵慧不过是个乡下丫头,不,连个乡下丫头都不如。乡下丫头还有许多女儿家的矜持,而自己从小就抛头露面,后来又走南闯北。实在是一点儿女儿家的样子都没有。常继文之所以娶自己,大约就是图个新鲜。

    想着想着,不有想到了被常继文打发走的四个小妾。那四个女子个个长得貌美如花,可还不是被常继文眼也不眨的就送走了。也不对,不是送走,是卖掉了。除了给他生了孩子的那个,其余三个都是卖掉了。

    想到这里,程灵慧心里反而好受了一些。最起码,常继文还给了自己许多银子。这些银子足够抚养几个孩子长大了。他还不算绝情绝义。

    天知道,这不过是她自欺自人罢了。

    “回家。”两人歇够了,程灵慧决定会沙溪县去。这一辈子,她都不再来苏州这个地方。

    “诶。”贺昆是程灵慧说啥就是啥,从不反驳。当下二人卖了马匹,沿江而上。不是她们不想走水路,实在是逆水行舟全看老天爷赏不赏脸,万一遇上顶头风,一天也走不了二里地,还是骑马快一些。

    程灵慧无意识的时候,已经沿江走了三天三夜。两人买了马匹,又走了两个时辰就到了瓜洲渡。看着天也黑了,这几天不休不眠,铁人也受不了。于是,两人就找了家客栈歇下。

    程灵慧是真的累了。头一挨枕头就睡了过去。睡到半夜,忽然惊醒。下意识的伸手往身边摸。一下子摸了个空。霎时间,一阵难过铺天盖地袭上心头,眼泪‘唰唰’的往外流。怕自己哭出声被人听见,她只能死命的咬着被子,把呜咽咽进喉咙里。

    贺昆不见她起床,硬闯进屋的时候,程灵慧才发现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亮了。

    贺昆再傻也知道程灵慧有心事。可程灵慧不说,他也只能干着急。

    程灵慧哭了一场,起床时就觉得有些头重脚轻。她知道,自己八成是生病了。如今虽然有贺昆在身边,可她总觉得还是孤零零的。要是自己生病了,一大家子可怎么办?当下不敢怠慢,急忙让贺昆去请大夫。

    程灵慧这一病就病了好几天。好在她身体健壮,又是习武之人。病好后除了收了很多,看上去有些憔悴。精神头还不错。

    病着的这几天,她想了很多。想孩子,想奶奶,想母亲也想陆晓晓。她努力不让自己想常继文,可还是忍不住的去想。可真要想的时候,除了常继文少年时的样子,她甚至连他现在什么样子都想不起来。也不怪常继文经常生气,怪她总记不得答应过他的事。

    待要好好回忆,自己到底都答应了常继文什么。可思来想去,脑海里都是他气急了红着的眼圈。

    程灵慧轻叹,要是自己换成常继文,也会对这样一个妻子感到失望吧。看一眼苏州的方向,常继文没把自己休了,估计是还念着点儿夫妻的情谊。

    念及这一点儿,当程灵慧和贺昆回到扬州的时候,决定暂时不走了。先把粮仓建成了再说。不管夫妻二人将来如何,一大家子的日子总要过下去。粮行的营生就要接着做。

    往吕家坞的路已经修通了。再往里,就算是楚轻狂给三倍工钱都没人愿意干。程灵慧正一筹莫展的时候,张潜竟然来找她。程灵慧这才想起,张潜前些日子成亲了。自己因为那封信,只顾担忧常继文的安慰,过她的家门都没去道贺一声。实在是不该。

    程灵慧向他道贺,张潜淡淡的接受了。并没有刚刚成亲的意气风发的样子。程灵慧不由又想起常继文,心里暗叹:“看来这世间男子,没有不薄情的。”

    张潜却不知道她想什么,问道:“怎么两个多月不见,你竟然削瘦成这样?莫不是愁得?”

    程灵慧总不能说,自己是被常继文气病了一场。顺水推舟的道:“正是呢。”

    张潜不紧不慢道:“说你什么好?你这就是自找的。我曾经说过,遇到什么难事,尽管来找我。莫不是忘记了?”

    程灵慧还真给忘了。当初张潜是说过这话,可她只当是官面上话,根本没往心里去。如今听见他又这么说,才知道他是认真的。问道:“你可以帮俺吗?俺雇不到人手。”

    张潜反问:“你说呢?”

    程灵慧大喜,张潜就是一条好大的地头蛇。他要找不到人手,那吕家坞的事就只有去别处请人工了。说起来,吕家坞还是张潜带她去的,可见张潜一点儿也不忌讳那里。这下程灵慧心里有底了。

    张潜笑道:“我帮了你一个大忙,你纵不谢我,总不会连杯水酒都舍不得请我喝吧?”

    一句话勾起程灵慧沉寂多年的湖海豪情:“什么话,观海阁,咱们不醉不归。”

    张潜道:“好。”

    程灵慧叫上贺昆,三人出了客栈一路往观海阁而去。

    观海阁并不能看到海,是个专门经营鱼鲜海货的酒楼。扬州虽然多水,但古时候运输不如现在方便。鱼鲜还好说。说到海鲜,即便是扬州也是很难得的。寻常老百姓根本吃不起。

    换了平时,程灵慧也舍不得,可今天也不知怎么了。张潜一提喝酒的事,她就想到了观海阁。

    别看观海阁的酒菜价格昂贵,整日介却是宾客如云。在这六朝金粉之地,不缺的就是挥金如土的富豪巨贾。三人到了观海阁的时候,雅间全都有人占了。只好现在楼下捡张桌子坐了,慢慢的等着。

    三人吃着这里白送的瓜子之类的小碟儿,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忽然贺昆脸色一边,魁梧的身材无比敏捷的哧溜一下就钻到了桌子底下。

    程灵慧一愣:“贺昆,你干什么?”要知道,这就是个憨祸,天王老子都不怕。

    贺昆钻在桌子底下使劲拉程灵慧的衣襟,压低声音道:“老四,是老四。”

    程灵慧还没有回过神,张潜已经站了起来,但是,旋即一把钢刀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程灵慧一惊,一抬头,一把精弩的弩箭正顶在她额头上。吴末名玉白的脸上挂着一丝邪笑:“别动。老子手一滑,你可就见阎王了。”

    --------《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种田旧事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9-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