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客志小说网 > >凡体仙灵 >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斑驳的过往(二)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凡体仙灵-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斑驳的过往(二)

类别: 作者:画灵犀 书名:凡体仙灵
    --------《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冷傲自负的酆逝隐起了同情心。

    “愫雪,那种神仙阁主,真不值得你对他单相思。”

    “呵呵”灵愫雪淡然一笑。

    “怎么,你觉得我说的有错?”

    “不,我现在已经不去回忆嫏嬛仙阁的事情了。”

    “那就好,你要多跟我学学,拿得起,放的下!”酆逝隐一本正经。

    灵愫雪掩唇,忍俊不禁:“噗,公子你要是真拿的起放的下,为何还在此大口大口的喝闷酒?”

    酆逝隐雪白脸色,顿时羞红,讪笑:“我这不是口渴了……”

    “据我所知,口渴应该多喝水才对。”

    “本公子喜欢喝酒!”酆逝隐傲娇。

    “好罢!我将自己不幸的遭遇告知了公子,公子可否放下酒壶,将心中的忧郁倾述予我?”

    酆逝隐一愣,原来灵愫雪在拿自己悲伤套他的悲伤。

    其实,她说那么多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居高临下地看他像受伤者一样倾吐悲痛。

    哼!灵愫雪,你真够狡猾的!

    酆逝隐自顾自地脑洞着一切。

    灵愫雪真诚而友善地劝道:“别再喝了,心里有什么郁结,就说出来吧。”

    酆逝隐内心蠢蠢欲动,脸色却故意沉冷:“你我认识最多一日,凭什么我要将心里伤疤揭开给你看?”

    “因为缘分。”

    “说的轻巧,缘分有深有浅,映紫那么在乎我,我都没说给她听。”

    “那是因为你们缘分浅。”

    “呵!好像我跟你缘分很深似的。”

    “不错!我们缘分比你遇见的任何一人都深,因为没有那么深沉的缘分,我们根本不可能在此相遇。而那拒绝你的女子,正是因为缘分浅薄,所以你们不能携手共进。”

    “说的有点道理,但也只是有点。”酆逝隐防备道,他不想在陌生人面前,轻易打开心门,但灵愫雪纯善友谊的神情,让他快要把持不住。

    她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个对他善良而没有坏心眼的女人。

    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丢盔卸甲,对她一吐为快。

    灵愫雪已经看透酆逝隐心中的倔强,因为他让她想起灵慕冰。

    灵慕冰的性格有时候就是这样,在别人最关心、最想帮助她的时刻,她反而高设防线。其实,她的内心却十分脆弱。

    为什么这种性格如此反差,如此矛盾?

    因为他们孤独了太长时间,习惯了独自舔伤,不相信有人会伸出援助之手。然而,当有人真正友善的伸出援助之手时,他们就会退缩。

    灵愫雪对灵慕冰了如指掌,自然也会对酆逝隐内心活动熟知。所以,她温柔的伸手,轻轻夺走酆逝隐正在往嘴里倾倒清冽的酒壶,并笑容如雪单纯地,再次恳请:“公子,我是你的佣人,帮主人分担忧愁是我应当承受的职责。”

    酆逝隐一听,眼眶顿时发红,内心高竖的防线瞬间坍塌,郁结的悲伤像决堤的洪水从胸腔快速奔向口腔,恨不能喷薄出去。

    但酆逝隐将体内汹涌的洪水抑制、冷静了下来。他不想仓促的讲完自己最痛苦悲惨的时刻,所以他沉吟了片刻,不急不慢道:“十年前,不知是我多少次离开奉顺妖山,但那一次是我永远无法忘记的日子,因为我在东晋王朝一个有名的大城市武陵郡遇到了一个心爱的凡女,她不仅倾国倾城,名字也优美如诗歌,唤温忆霜……”

    酆逝隐与温忆霜第一次相遇时,她家刚刚落难,其父温侍郎刚退休带着一家老小落居武陵郡,然而朝廷奸臣却伸长爪牙,污蔑温侍郎成了一起巨额贪污案的替罪羊。

    当时温忆霜才十六岁,如花的年纪,却遭遇悲惨的命运。

    温侍郎头脑精明,早已算到自己大限将至,所以在朝廷派人来缉拿自己的前几天将就将自己妻妾儿女悉数转移去了小乡小镇躲避。

    但固执而充满孝心的温忆霜却抛下母亲,独自策马归至武陵郡,她回到父亲温暖的怀抱,发誓要与他一同生死。

    温侍郎在人生最后的路程,被温忆霜感动的热泪盈眶。但理智的他,不仅知道自己凶多吉少,皇旨降罪亦是残酷至极,所以他驱赶温忆霜,将她关在豪华宅邸的门外,誓不相见。

    温忆霜无计可施,独自一人哭泣地走在车水马龙的熙攘人流里,像一个投门无路的娇弱流浪狗,晃荡失魂地到处走。

    雨,无情地落下,冲走街道上路人,熙熙嚷嚷变得冷冷清清。

    而无家可归温忆霜,只能在雨中四处游荡。

    也许,上天垂怜这位命途坎坷的管家小姐,故而派酆逝隐适宜的出现在她面前。他举着一把深蓝色的油纸伞伞,路过她的跟前,同情驻足询问:“姑娘,你为什么如此伤心?”

    失魂落魄的温忆霜像看到了救命的稻草,抓着酆逝隐修长的手,恳求:“公子,帮帮我吧!我爹马上就要问斩了,我不想他这么快离世!”

    酆逝隐望着容颜倾世的管家小姐,心肠一软:“姑娘,要我如何帮你?”

    “我想带父亲一起离开武陵郡!”

    “难道你父亲不同意你考武陵郡?”

    “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父亲是当朝二品侍郎,无奈奸臣兴风作浪,陷害我爹,我爹现在被皇旨禁足在府邸,很快就要问斩。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将他救出来!”

    “难道姑娘的亲戚朋友都不帮忙?”

    “呵呵……”温忆霜凄苦的冷笑,眼泪簌簌,哀怨:“一家有难,全都落井下石,那些亲戚旦凡一个有用,我还用在此瓢泼大雨中幽魂般晃荡?”

    “好吧,我帮姑娘。”

    “快跟我来!”

    温忆霜冰凉的手,紧紧地抓着酆逝隐的手。

    酆逝隐四千年来不知握过多少女人的手,唯独这一次,平静冰冷的心弦,在大雨滂沱中,为温忆霜触动。

    深蓝色的油纸伞,跟着酆逝隐一路奔跑,和温忆霜穿街过巷,第一次感觉下雨是一件浪漫而不倒霉的事。所以他的双脚,不由自主跟着她来至一栋端庄肃然的府邸大门口。

    但一切都已经太迟。

    温府大门被苍白的封条查封。

    温侍郎已在衙门伏罪问斩!(未完待续。)

    --------《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凡体仙灵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9-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