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体仙灵-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类别: 作者:画灵犀 书名:凡体仙灵
    --------《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灵鸟神色有些悲伤,但却不是酆逝隐那般绝望。因为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爷爷一直很怀念灵姑娘,觉得她这一生太过凄惨,所以他命我前往九重天司命星君府走了一趟。”灵鸟用红色小短啄捋了捋翅膀上被风吹翻的羽毛,继续道:“司命星君未列仙籍时曾欠下爷爷一笔人情,所以我顺利翻得命薄,寻得灵姑娘投胎出世的地址……”

    话未完,酆逝隐死灰的眸中瞬间燃起一双小火苗,迫不及待询问:“哪里?”

    “在北凉西部一座名唤杏花的小村庄。”灵鸟道:“那儿本来杏花铺满山,但最近一年不断战乱,已成一片焦土狼烟之地。所以在那儿生存的村民十分疾苦,有许多还未出世的孩子随他母亲一起死在战争中。不过我翻看命薄,灵姑娘所转生的人家住所比较偏僻,出生时很顺利,但不久父母还是会被敌军杀害。到时她命中会有一善人将她从染满血迹的襁褓中救出。”说着,灵鸟蹙了蹙眉:“但那善人是谁命薄上并没有指名道姓。”

    灵慕冰脸上云开见月明:“那就是说这善人是谁都可以,只要当时有人去就愫雪,便能改写她的命运。”

    “不错。命运本很循规蹈矩,但就是这些善人、贵人扭转了那些人的命运。”灵鸟眉间疑云消失,豁然开朗:“难怪爷爷要我先找司命星君,再来寻狐王。他老人家早就想好了,让狐王去做灵姑娘命中的善人!”

    之后,灵愫雪终于入土为安。

    天云萧瑟,冰冷的墓碑前,三根清香缭绕。灵慕冰长叹一声后望着伫立在一旁神色凝重的酆逝隐,道:“我妹妹一生都在等待着你,希望她转世,你不再负她。”

    酆逝隐沉浸于悲伤,半晌才回过神来道:“放心,她着辈子我若再离奇一步,便受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有他这番毒咒,灵慕冰也就放了心,对着墓碑又拜了拜,便不舍地乘风离去。

    十六年后,凡间疆土已渐太平。

    晋安郡不仅扩大了规模,而且更加繁华,纵横交错的几条大道上,车水马龙络绎不绝。城中百姓富足安逸,闲暇时来最津津乐道的事情就是知州大人家的三个宝贝儿子还不如长瑶这一个女儿,不仅人长得标致水灵,一手长剑耍的更是精彩绝伦,百里十城也挑不出这么一个巾帼女英雄。一日抓三个小偷,三日平定一场群架,带着捕快们帮她爹风风火火地治理晋安郡,从未出过叉子。

    正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长瑶受百姓拥戴的同时,却愁苦了她的爹娘。好端端一个大家闺秀,硬生生转性成大大咧咧舞剑弄棍的女汉子,今后谁家敢娶?

    司明旭经常在衙门捋着胡须哀叹:“这郡中治安确实越来越好了,可瑶儿却越来越像个汉子,今后可怎么找婆家?”

    旁边衙役们听了只能用姻缘天定来劝慰。

    长瑶却是不管不顾,反正未到二十岁,她还不算老姑娘,能与捕快衙役们多抓一个坏人,总比在家幽怨的绣花强。

    昨日她又收到村民举报,说下面乡村每到深夜都遭强盗,所以她安排了衙役下乡挨个搜查。今日正好可以下乡拜会自己的师父。

    她一身精湛好武艺,全拜师父耐心教导所赐,不多带点好吃的犒劳犒劳他,实在是说不过去。于是她准备了两坛子酒,一只黄油蜜酱烧鸡兴致盎然地来至玉田村。

    入了村头,她便轻车熟路朝灵氏茅屋匆匆走去。门敞着,一名十五头发乌黑如瀑的少女,衣衫粉红轻柔如初开的桃花,正捻针走线地绣着一个深蓝色荷包,模样甚是专心。片刻后闻到一股香喷喷的烧鸡味,立刻放下手中绣活,笑面相迎地朝门口走来:“瑶姐姐,你又来看你师父了。”

    长瑶轻轻点头,将手中的沉重全部搁在桌上,并伸指刮了刮少女精致的鼻头,打趣:“什么叫我的师父,他明明也可以做你的师父。”

    少女委屈了摸了摸鼻子:“我也想叫他师父,可是他说他不能做我的师父。”

    “为什么?”今日师父不再,长瑶要刨根问底。

    “因为他说等我十八岁,就娶我。”少女一脸茫然,显然还未情窦初开,对娶这个字不太了解。

    但十九岁的长瑶却是心知肚明,如鲠在喉般咽了咽,讶然道:“师父他真这么说的?”

    少女点头。

    长瑶的脸一点一点的变白,转着眼珠将她上下打量了数遍,心比黄莲还苦道:“怪不得师父不让我问他为什么不收你为徒,原来他一把年纪深藏不露,竟然是个恋童癖。”

    说完,她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大逆不道的话,连忙拍了一下自己的嘴,不是滋味地苦涩道:“早知道师父喜欢小的嫩的,去年我十八岁之前就应该向他表白。”

    现在反而更加大逆不道了。

    粉红衣衫的少女听的一愣一愣,惊讶道:“原来瑶姐姐喜欢你师父啊。”

    长瑶羞涩地点头。谁叫师父那么英俊潇洒,举世无双。

    粉红衣衫的少女眉毛一扬,慷慨大方道:“既然你喜欢,那就把他给你吧,反正我已经在这里呆腻了,想出去云游四海,增长见识。”

    长瑶一听心中窃喜,但又因自己连长,只能装出一副老生常谈的样子,咳嗽两声,柔柔地摸着她的纤肩慈爱道:“你还小不适合出去云游,等大点像我这样武有所成,再出去也不迟。嘿嘿。”

    忽然一个高大的黑影压来,带着一股肃然的气息。

    “愫雪,你想丢下我自己出去云游?”酆逝隐微怒而又伤心地望着粉红衣衫的少女。是的,她就是灵愫雪的转世,所以他还是这般称呼她。但语气却比以前更加温柔。

    为此长瑶不知吃过多少吃醋,曾经背着他将虫子放在愫雪床榻上。不过那都是幼时不懂事的做法,现在她已成年十九岁,再吃醋也做不出放虫子那等出格的事,只能将羡慕心思藏在心里。毕竟师徒不能相恋,将来她还是要嫁给其他男子。

    现在未嫁之前,她能多看师父一眼是一眼。

    愫雪却对面前男子不以为然,也许是打小每日与他腻在一起,再美再惊艳的花也会看腻,所以她揉巴着衣角道:“我呆在村里十五年从未出去游玩过,所以我想出去看一看。”

    酆逝隐顿时松了一口气,只要她不抛弃他,她提的要求,他都能满足。

    翌日。长瑶再来灵氏小茅屋时,屋内不仅空无一人,而且台面上无任何一物,东西显然是被收了起来。看来师父已经带着小愫雪出去游山玩水。

    她闷闷不乐地长叹,又闷闷不乐地回家,对着母亲怅然若失道:“娘,师父为什么对愫雪那么好?”

    灵慕冰一边缝补着衣衫,一边漫不经心道:“你不觉得愫雪像一个人?”

    “像谁?”长瑶讶然,伫立良久,收刮肚肠也想不起她像谁。

    灵慕冰轻轻一叹:“也罢,你想不起来就算了。毕竟那个人对你来说是一个悲伤的心结。”

    长瑶困惑,娘话里有话,悲伤的心结她整个明朗的人生也就一次。是四岁那年,一个对她极其好的白发女子突然病逝。正是因为事发突然,所以在她幼小的心上刻了一道深深的印痕,以至于她到现在一看到银发的人,就会心脏抽痛。

    难道……难道……

    长瑶将白发女子的容貌从记忆深处抽出,与愫雪的小脸蛋比对一番后,如遭雷惊,脸色煞白地脱口而出道:“难道世间真有轮回转世?”

    她急切地望着母亲,希望母亲能给一个准确的答案。

    然而灵慕冰只嘴角上扬,却一句话不说,似乎在用沉默给予肯定。

    长瑶又百转千回地想了一番,阴郁的心情豁然开朗。师父不是恋童癖,而是愫雪前世的情人,这辈子他陪她是应该的。如此一来,我这漫长的暗恋旅程也到头了。

    没有情愫催增的烦恼,长瑶一身轻松,伸了个懒腰,红涩着脸向母亲询问道:“娘,我也迟早会遇见命中注定的那个男人吧?”

    灵慕冰慈祥地笑着,终于开了口:“当然。这就是我为什么一直不催嫁人的原因。”

    “既然娘已经知道,那就快帮我劝劝爹。他这几天一直吵嚷着要没收我的剑。”长瑶噘着嘴嘟囔。

    灵慕冰脸上一派淡然:“你爹也就是个嘴,心里其实很疼你。”

    日子悠然而过,转眼又是三年。

    长瑶如愿以偿地寻得如意郎君。最后一次见师父与愫雪便是在她的婚礼上。当时他们还举杯调侃愫雪已满十八岁,因该找个好婆家。司明旭说的不亦乐乎,将晋安郡里所有青年才俊说了一遍,供愫雪挑选。

    愫雪竟真摆出一副认真面孔,与司明旭乐呵呵地三挑四选起来。殊不知身边坐的的酆逝隐脸阵青阵红,一副想杀人放火的模样。

    如今长瑶也是孩子的娘,抱着襁褓中的娃儿,与自己母亲坐在院中悠闲地享受午后温暖的阳光。谈话间总是会不经意地扯到自己师父与曾经照顾过她的白发女子。

    觉得他们之间应该发生了不少传奇故事。

    现在,他们相依相偎地携手云游,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

    “希望愫雪能与师父生生世世在一起。”长瑶望着天上悠悠浮云祝福。

    完。

    --------《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凡体仙灵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9-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