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毒皇后-正文 010 潇洒如她(剧终)

类别: 作者:戚言 书名:惊世毒皇后
    --------《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b章节名:010  潇洒如她(剧终)/b

    武林大会终于在众人的期待之中召开了,整个久翰大陆的武林中人几乎全部都聚集在这里,只不过在这些人马之中有一组人马格外的引人注意。

    在看台下面拥挤的人群中,一个浅粉色帷幕的抬轿落在地上抬轿的里面有一个女子和男子相依偎者,由于帷幕的遮挡,里面的人看不分明。

    这并不是吸引人们注意的焦点,毕竟武林大会年年都有奇奇怪怪的人出现,但是关键的是这顶抬轿的周围站着的人和坐着的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抬轿的两边站着闻名天下的鬼面琴师月琴和独臂幻棋。

    而抬轿的前面坐在雕花木椅上面悠闲的喝茶的人可不就是神医谷的新任谷主苍蓝神医吗?

    另一边大燕国的右相孟梓和大陈国的战神萧正在对弈,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嘈杂。

    最让大家惊讶的便是武林盟主秦梦雪张躺在抬轿旁边的软轿上面看着来来往往的武林人士面色苍白看起来很虚弱的样子。

    这一下子所有人都不得不将目光全部都注意到那个软轿里面的男女身上了。

    可是光是这轿子就已经叫人不敢直视了,南海夜明珠镶嵌在轿子的四周帷幕是金线与银线交替缝制而成的。

    轿子下面的座机全都镶嵌着珍贵的宝石若是在晚上一定会是璀璨异常的。

    武林人士已经慢慢就位了但是大部分的武林人士都被这一个地方的风景给吸引住了纷纷开始打听这个轿子里面的人究竟是谁。

    可是终究无果。

    杨元谷上台主持这次的武林大会之前眼睛也是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那顶抬轿但是被秦梦雪狠狠的瞪了一眼便是在也没有看得分明便是更加得对于这个轿子里的人物更加的好奇了。

    武林大会的第一天没有什么太大的悬念高手很快就江小鱼小虾打了下去这一次的武林大会和以往一样除了要大家在一起切磋武学还是要选举下一任的武林盟主。

    而作为本届武林大会最大的目标秦梦雪却是悠然自得的躺在一边看着轿子里面的人眼神有一股不容窥视的神秘。

    不过,这场武林大会最让人意外的就是应该是落红斋了,只要是去年参加过大燕国举办的武林大会的人都应该很清楚五年落红斋的人可是被武林盟主重伤,一直都没有再出现这次武林大会怎么又出现了?

    不过好在这次武林大会没有像上次一般蒙着面而且,似乎声势也要比上一次的武林大会要大,很多人还记得上一次的武林大会落红斋就来了一个人,不过就是那一个人一路过关斩将竟然一个人闯到了武林盟主的面前。

    但是结果却是还是大败而归不得不让有心人扫兴。

    这次落红斋的声势明显比上次要浩大的许多,只是这次参加武林大会的人似乎不是落红斋的落主,而是落红斋九堂十八舵落水堂的堂主乐清。

    据说这个乐清心狠手辣连自己的师傅都亲手的杀害,而起这次在九堂十八舵几位堂主争夺武林大会的出席权的时候也是出手招招狠毒据说有堂主因为这次的比试身受重伤。

    而在武林大会的初试之中乐清也的确展示了她狠辣的手法几乎不给对手留有一点的余地。

    初试胜出的帮派,都要在场内接受抽签,接受自己的住所以方便接下来的比赛的。

    但是轮到乐清抽签的时候乐清突然将使者的托盘拿了过来,在众人的注视之中走到了一直在大家的神秘注视的轿子前。

    乐清半跪了下来,低着头将托盘举过自己的头顶,恭敬地说道:“请落主抽签!”

    这一句话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是足够引起众人的哗然。

    “落主,难道就是那个杀戮成性爱好男色的落主吗?”周围已经开始游人纷纷的议论起来了。

    只见一双白藕般的手将帘子掀了起来,帘子被旁边的月琴分别挂在两边,里面的女子一身纯白色的长裙裙摆大大的铺满了整个轿面,长发披在肩膀上面,一双眼睛灵动的让人不能亵渎。

    而她的身边那个男子更是夺取了所有的日月光华,淡棕色的长发缠绕在手中,身上的浅绿色的长在白色长裙的印衬之下显得如荷叶般清新。

    比女子还妖娆的风姿让在场所有人都是一股子屏气凝神。

    季弦歌很不满意夜西楼就这么将自己的风头抢了去,右手恰了掐男子的腰间结果不掐还好一掐男子就发出了一声暧昧的叫声。

    众人频频侧目都被这个男子的声音吸引住了纷纷开始谴责女子做了些什么。

    季弦歌十分的无语在乐清端着的托盘上面随便的拿了一个牌子说道:“乐清,你倒是没有叫我失望。”

    “乐清说过一定会成为小姐的左膀右臂!”乐清信誓旦旦的说道。

    “殇殇呢?看来他将你照顾得不错……”

    “红殇公子留在落水堂中处理事务,不方便前来……”

    “喔……”殇殇,你终究是不愿意前来见我是吗?

    季弦歌点了点头,在乐清起身的时候正好看见了不远处的林松庭和丘令仪,因为太远林松庭的目光季弦歌并看不见,但是确实能够感觉到来自哪道目光不好的情绪。

    季弦歌心情有些低落,孟梓的声音在身边淡淡的响了起来:“这一步棋子你算是走错了……”

    季弦歌看着在一旁下棋的两个男人,就不明白了着萧和孟梓过来凑什么热闹。

    搞得自己好像真的是贪恋美色一样。

    武林大会持续了三天三夜,高手此起彼伏,不眠不休的打斗比比皆是。

    到了最后,终于决出了四个入围的帮派,落红斋,香山,杨家堡,求仙密宗。

    明天便是武林大会最后一句雌雄的时候了,但是季弦歌总觉得很是别扭,因为她的院子里面人实在是太多了,而且有一半是明天的对手,比如香山,比如杨家堡。

    季弦歌就不明白了,这个杨月谭自从过来之后就什么话也没有说的站在了秦梦雪的身边,秦梦雪走哪他走哪。

    但是人家的事情咱也不好干预什么,直到欢舞终于忍不住大叫起来,才破坏了院子里面静匿却是诡异的气氛。

    “你有病吧,杨月谭,干嘛一直缠着公子啊!”欢舞双手插着腰眼睛瞪得圆圆的说道。

    “真是奇怪了,我缠着我未婚夫,关你什么事请?”杨月谭也是不甘示弱。

    “喔,秦梦雪,其实你早该给我说说了,这个是你的未婚妻吗?”季弦歌突然就开口说道。

    秦梦雪也来劲了,便是问道:“丫头,你希望是吗?”

    “不是,我希望不是。”季弦歌认真地说道。

    秦梦雪便是也变得异常的认真,看着杨月谭说道:“不好意思,这件婚事不能做熟了,除此之外,你想要什么,只要你说出来,我都会给你……”

    “秦梦雪,你够了,当初为了血红莲是谁说会娶得我?现在得到了是不是就可以赖账了?!”杨月谭大声地喊了出来。

    秦梦雪的眼神一暗,脸上有明显的不悦。

    杨月谭自己感觉出来了,笑的更大声了:“哈哈哈,怎么,秦梦雪,害怕你的心上人知道吗?你为了他做的事情难道还少吗?当初在大燕国的武林大会之上,这个女人走火入魔,你为了替她医治,竟然将内力妄自过渡到自己跌身上,没有人比我更清楚,那一阵子你为了对抗体内凤衔天下的内力收了多少苦!”

    “够了!”秦梦雪冷冷的说道。

    “够了不远远不够,我看这个女人现在的凤衔天下早已已经很高了吧,那他知不知道你为了他身体根本就没有好,就一次次的帮她?而现在你又要为了她的一句话取消和我的婚约,和整个杨家堡做对吗?”杨月谭的神色已经有一些狰狞了。

    “血红莲不是大陈国的皇家之物吗?”季弦歌清冷的声音插了进来,面无表情,就连身边的苍蓝都能感觉到这个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的寒意。

    “皇家之物?哈哈哈!”杨月谭笑了起来,“这血红莲先皇早已经赐给了我爹爹,是我杨家堡之物,你以为不是秦梦雪,你能那么轻易拿到,你以为若不是陆恩信骗我秦梦雪的身子需要血红莲,我会这么轻易给他?!结果呢!结果他确实不顾自己的身子将这救命的药给你!而你呢,你就在这里左拥右抱,真是厉害啊!”

    “杨月谭,我做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指教!”秦梦雪站了起来,脸上第一次没有了无所谓的表情,而变得严肃异常。

    “轮不到我指教?秦梦雪,难道你不怕得罪整个杨家堡,就算你不怕,你也不怕身后的那个女人得罪吗?”杨月谭的眼睛睁大有些狰狞的样子。

    “呵呵……”秦梦雪突然就轻笑了出来,紧接着是一连串的猛烈的咳嗽,直到可到脸色苍白如纸方才停止,“你以为我做这么多事情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我和丫头不会再被任何人威胁,时至今日,你觉得这个世上还有可以威胁到我的人吗?”

    “你!”杨月谭扬手,却是在空中被秦梦雪抓住了手腕。

    “我不是个怜香惜玉之人,除了那个个女人,也没有让女人打的习惯……”秦梦雪一手在杨月谭的手腕上狠狠的用力,一手指着不远处的季弦歌说道。

    手上的疼痛和心理的疼痛让杨月谭的眼泪掉了下来:“秦梦雪,我对你一片深情,到头来你给我的就只有这些痛吗?”

    “我从一开始就说过,我对你没兴趣……”秦梦雪冷冷的说道,“而且,你今天的话太多了……”

    “……啊……”杨月谭一声惨叫,手竟然被拧脱臼了。

    “够了,秦梦雪,让她走!”季弦歌站了起来,看着院子中间哭得梨花待遇的女子说道。

    等到女子终于带着丝丝的怨恨走了之后,院子里的人也是陆陆续续的都离开了,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便是只剩下秦梦雪和季弦歌两个人。

    但是这两个人长时间都没有说话,沉默的气息在空气中蔓延。

    直到秦梦雪剧烈的咳嗽声音才打断了这可怕的安静,白色的帕子上面染上了鲜红的血迹。

    “秦梦雪,你瞒着我这些有意思吗?”季弦歌上前一步,问道。

    秦梦雪笑了笑显得异常的虚弱:“恩,有意思,看着你像小猫一样到处乱撞,觉得很有意思……”

    “秦梦雪!”季弦歌大声的呵斥道。

    “丫头,我说过的,我不会害你……”

    “秦梦雪,你到底在做些什么?!”季弦歌有些无力的说了出来,这个男人每当自己以为已经看透他的时候,她就会再一次罩上神秘的面纱,让人捉摸不透。

    “丫头,或许你已经忘记了,当初你来到香山的时候,那副模样,但是当你躲在我怀里的哭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从今以后,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人可以欺负你,永远!”秦梦雪温柔地说道,但是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坚定的目光。

    “秦梦雪……”季弦歌走上前一步,但是却是迟迟没有在动。

    秦梦雪走了过来,将季弦歌搂在了自己的怀抱之中:“丫头,你不用向我走来,你可以走娶你想要取得任何地方,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的,做你想做的事情,那个你,是最美的……”

    “秦梦雪……等到收拾完媚宫,我们,隐居吧……”季弦歌在秦梦雪的怀里,轻声的说道。

    “恩……”秦梦雪道。

    季弦歌心神一震,刚想要说些什么,秦梦雪便是已经挑起自己的下巴,吻了上来,道:“丫头,什么都不要想,一切有我。”

    季弦歌没有说话,任由男子吻着自己,但是心里面确实有一种说不上来的不好的预感。

    第二天的武林大会可以说是最热闹也是最受大家所关注了。

    几大江湖上面最大的门派之间的争斗,可不是让人情绪吧?”

    林松庭看着台上的女子和男子配合的天衣无缝,而台下的那些男子甚至包括那日在酒楼和女子求亲的男子,脸上只有凝重的表情丝毫没有吃未之类的感情。

    难道是自己搞错了,这些男人和那个女人根本就没有关系?

    可是,季弦歌,在台上那么的灵活自如,武功造诣和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谁高谁地,只是媚宫的宫主的确是不容小看。

    林松庭倒是真的很想要去帮忙台上的女子,可是一来自己的伤势实在是帮不上什么忙,也许反而是会添乱的。

    认识季弦歌这么久,从来不知道这个女人的武功修养这么高,总以为他就是没事的耍耍无赖,真个女人似乎作为一个女子来说太过于深不可测了。

    季弦歌的凤衔天下和秦梦雪的九重玄冥配合的已经越来越好了,就算是媚宫的宫主,也是要忌惮的,但是他确实很开心的样子,一直说:“哈哈哈哈,这么多年了,你的凤衔天下终于练成了,哈哈哈哈,凤衔天下,《碧瑶山水图》都是我的!都只会是我的!”

    但是在?

    而接下来的便是雉妖和李茹茹,雉妖洗去了脸上的油彩,清秀的面容没有一点血色,整个人要靠李茹茹的搀扶才能站起来,眼里满是绝望,但是却是紧紧的握住李茹茹的手。

    季弦歌往后连连退了两步:“你真的以为这些人能威胁到我?”

    手指慢慢变黑,季弦歌在天空中划出了好看的弧度,长衣甩出,和秦梦雪配合的天衣无缝,好像根本就不在乎身后的那些人之。

    与此同时,抓住人质的人,举起剑就准备下手,季弦歌心中一紧,但是要是咬牙没有动静。

    但是那些举剑的黑衣人果然没有下得去手,因为几道人影同时阻止了他们。

    他们,。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

    季弦歌往后推上一步,手上滴着血,但是脸上是欣慰的笑容,萧,夜西楼,苍蓝,纷纷出手,虽然那帮媚宫的人一个个也不是省油的灯,但是总归将将心了下来。

    只是,媚宫宫主频频出手,季弦歌明显的感觉到秦梦雪的身子已经支撑不住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自己所在的这块地方发生了剧烈的震动,整个地上的碎石头全部都飞了起来。

    “这是?”季弦歌靠在秦梦雪的身边说道。

    “生死阵……”

    “生死阵的布阵时间极大耗费人的体力和内力又是十分的多,是谁,提前花了这么大的人力物力布置这个阵法?”季弦歌靠在秦梦雪的身上说道。

    “我想,你马上就知道了……”秦梦雪示意季弦歌,季弦歌看过去,竟然看见了明日。

    “我的丫头,我的好处你没有学到,这招蜂引蝶倒是学了不少……”秦梦雪说道。

    “秦梦雪,彼此彼此!”季弦歌用眼睛示意秦梦雪。

    不远处的看台上面杨月谭一脸紧张的看向这里,杨月谭看着中央的男子是想要上来帮忙的,但是被杨元谷拉住了。

    在生死阵的桎梏之下,媚宫宫主的力量有所减弱,但是季弦歌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已经赶不上了,身体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姐姐,姐姐!啊!”季何年看着季弦歌在台上,心智不成熟的少年,挥舞着手臂,想要过来。

    这一下子,打断了苍蓝的营救计划,苍蓝连忙去救季何年,但是正因为如此让两个人都同时的陷入了敌人的危机之中。

    “恩~”长剑刺进了苍蓝和季何年的身体。

    “苍蓝,阿年!”季弦歌大声地喊道。

    季弦歌浑身都在颤抖,秦梦雪本能的感觉到季弦歌有些不一样,喊道:“丫头。”

    但是季弦歌放佛并没有听见秦梦雪的喊声,整个人处于一种空白的状态,但是手指甲却是微微变红。

    凤衔天下,武林中最厉害的武学,也是最为禁忌的武学,从来没有人练到过最后一层,除了当初的创始人,池烟,但是她最后却是走火入魔。

    秦梦雪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为季弦歌的柳如风,帮季弦歌渡过难关,但是当初自己修炼这门功夫的时候就是为了这么一天。

    季弦歌凤衔天下大成的这么一天。

    天地变色,风起云涌,女子的身形没有人能看得到,是能看见在天空中等个白衣飘动。

    加上阵法的辅助,媚宫宫主更是招架不住,突然季弦歌从一个所有人都觉得奇怪地方,斜着一掌打到了媚宫宫主的身上,那个地方很奇怪,看起来是很不显眼的地方。

    但是媚宫宫主却是吐了一口血,倒在了地上。

    季弦歌的眼睛微红,慢慢走向地上的人。

    媚宫手下的人,看到自己的宫主都倒在了地上,纷纷乱了阵脚,就是这个空档被萧等人一举攻破。

    但是从始至终,在场的武林人士没有一个人出手。

    “丫头……咳咳咳咳!”秦梦雪看着季弦歌一步步走向地上已经身受重伤的媚宫宫主,想要阻止,却是自己先是一阵子猛烈的咳嗽。

    “我没有走火入魔,我清醒得很!”季弦歌冷冷的说道,清冷的个声音,白衣上面是翩翩的血迹,长发迎风飘舞,眼神凌厉,像是地狱里面来锁魂的使者。

    让在场的人都为之一愣,好像现在才终于明白这个女子是江湖上面让人闻风丧胆的落红斋的落主。

    季弦歌缓缓的走到了倒在地上捂住伤口的媚宫宫主身边,取掉了宫主脸上的面纱。

    看着媚宫宫主熟悉的容颜,听着在场的人此起彼伏的惊讶声音,季弦歌却是确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想,一滴眼泪从眼睛上面滑落,然后是第二滴,第三滴,终于,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一滴一滴的落在了地上。

    “师父,好久不见……”季弦歌带着哽咽的声音说道。

    “弦儿,好久不见……”地上的女人恢复了自己本来的面目,慈祥的说道。

    “竟然是琼楼!”

    “他不是已经死了么?!”

    “媚宫的宫主竟然是琼楼吗?!”

    “为什么,师父,呵呵,或许我不应该问为什么,应该问这一切是不是都是你的计划,包括我,包括秦梦雪?”季弦歌笑着问道。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因为你认出我来,才会知道我的死穴不是吗?”琼楼勉强站了起来,说道。

    “我只是猜测而已,宗缇寺的打斗痕迹根本就是你,当初,媚宫来找娘亲的时候,你根本就在,或许,金铃和娘亲的事情也是你所为的,南宫笙加入媚宫的时候,刚好是你死的时候……”

    “真不愧是梅清的女儿,这么聪明,蛛丝马迹就能猜到这么多,你知道吗?我们三个人之中,梅清是最聪明的女人了,但是怎么会爱上你爹那么一个男人呢?”琼楼满是嘲讽哥笑了笑。

    “你,让我修炼凤衔天下,就是为了有朝一日为你所用吗?那你为什么不自己修炼?”季弦歌浑身都在颤抖,秦梦雪走了过来,将颤抖的女子搂在了怀里。

    这个女孩,这一辈子,娘亲死了,父亲从来没有爱过自己,就连一直尊重的师父也不过是利用自己。

    秦梦雪突然觉得,这个女子看似好像拥有一切,但是且是什么都没有。

    自己当初明明是想让她拥有一切的……

    “哈哈哈,你以为我不想,可是这凤衔天下是多么霸道的武功,我曾经找了很多的孩子来练,但是都死了,只有你,你的身体竟然能承受凤衔天下,真不愧是梅清的女儿!”

    “所以,我是你的徒弟,你教我凤衔天下,不过是因为我活下来了?”季弦歌苦笑,眼泪没有断过,季弦歌从来不知道自己有朝一日眼泪竟然不受控制。

    “是,而且没有想到秦梦雪竟然能修炼九重玄冥,你说这是不是天意,本来是受故人之托照顾一个痴儿罢了,没有想到他清醒之后竟然变成了武学奇才。真是天意,可是这个男孩根本就不受控制,等我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琼楼叹了一口气。

    “所以你故意炸死,让丫头以为是我杀了你?”秦梦雪道。

    “不错,但是我没有想到,她竟然一直没有对你下手,季弦歌,你不是说你与我师徒情情深吗?为何一直不替为师报仇?”琼楼哈哈大笑起来,“什么师徒情深,什么姐妹情深,都是假的!”

    “我一直就觉得很奇怪,秦梦雪就算要杀你,也不用当着我的面,他那么聪明,怎么会这样做……原来是这样……”季弦歌轻轻擦掉了眼泪。

    “当初,梅清没有出卖我对不对!~”底下的金铃喊了起来,因为要扶着楼以陌,所以不能离开。

    “是,当初出卖你的人是我,不是梅清,哈哈哈,你们什么姐妹情深,还不是一句话就什么都不相信了?”琼楼大笑了起来。

    “琼楼,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是姐妹啊!”金铃满眼的不可置信,“你一直都在利用我?”

    “师父,我爹,一直都是媚宫的人对不对,姨娘不是我娘杀的,是我爹和媚宫亲手杀的,对不对,就是为了陷害我娘?!”季弦歌瞪大了眼睛问道。

    “哈哈哈哈,弦儿,你都不知道你娘有多傻,季丘那个男人本来就是为了功名利禄不择手段的,媚宫能给他这一切,而且,我只不过向他透漏了你娘身上有《碧瑶山水图》,他就开始设计引诱你娘,梅清太单纯了,哈哈哈哈……”琼楼大笑着,笑声在空中回荡着。

    “师父……”

    “季弦歌,我还是小瞧了你呀,我没有想到,萧,夜西楼,苍蓝,会站在你这边,现在甚至乌雅一族都在帮你,哈哈哈哈,是我失策啊!”琼楼说着吐出了一口黑血。

    “琼楼,为什么,我们是姐妹,为什么?”金铃还是不可置信的一边便问道,“季弦歌是梅清的孩子,连我最恨她的时候都下不去死手,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姐妹?!哈哈哈哈,去你的姐妹!你们有当过我是姐妹吗?”琼楼仰天大笑,天空中好像是浮现了那些过往,哪些属于四个女孩的故事。

    她们在河边嘻嘻,分享着属于自己的秘密。

    “我说梅清,你真的喜欢那个季丘啊?”金铃在一边玩水,一边说道。

    “恩。”梅清少女春心妄动,满是桃花。

    “花痴!”万方蕊不屑的说到。

    “那,你是真的知道《碧瑶山水图》的下落吗?”琼楼在一旁问道。

    “琼楼,你老对那个那么感兴趣干嘛?”万方蕊不满意的说道,“我告诉你,得到那东西对你没好处,会毁了你一辈子的!”

    “我就说说……”琼楼不满意的说道。

    “你真的那么想要?”梅清看着琼楼不开心,凑过来问道。

    琼楼刚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被万方蕊制止了:“琼楼,你行了,别一天想些有的没的,害了你自己!”

    “喔。”

    那时候的琼楼虽然没有反驳三位好姐妹,但是也明白了,她们三个人是有事情瞒着自己的,后来,她终于查处了这件事情和《碧瑶山水图》有关。

    也就开始了一系列的事情,甚至复兴早就消失于武林中的媚宫。

    “琼楼,蕊儿就是害怕你成为现在这个样子啊!”金铃喊道,“虽然我不知道她和梅清之间有什么秘密,但是我知道他一定是为你好的,当初蕊儿离开京都不就是因为我们之间的事情太让他伤心了么?”金铃喊道,“琼楼,一直以来你的野心都是最大的,可是这个世界上,本来就不是女子能有有野心的时代,你为要那么做?为什么要出卖姐妹?”

    琼楼只是低低的笑着,痴痴的笑着,不说话。

    “蕊儿,从来没有想过伤害你……”黄芪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场上。

    “四爹爹!”苍蓝叫道。

    黄芪走了过来,先替苍蓝将伤口处理了,苍蓝一直都忙着照顾季何年,根本就没有来得及照顾自己。

    “还是来晚了,你没事吧?”黄芪说道。

    “没事的,四爹爹。”

    “恩。”黄芪转过身子看着台上的琼楼,“蕊儿当初离开京都,就是因为你们姐妹之间的感情伤了她,她不想要在在这些纠结中过下去,后来梅清出事情了,她本来是想要立刻赶来的,但是因为有身孕所以耽误了,但是因为心力交瘁,还是在生下苍蓝后走了。”

    “她……”琼楼欲言又止。

    “她一直都是最看重你们姐妹情深的,看重你们每一个人……”黄芪说道,“当初他明明有机会当上落红斋的落主,但是为什么拒绝了?就是因为她知道,这是你一直想要的。她不告诉你《碧瑶山水图》的事情,就是害怕,你成为众矢之的,你应该明白,你的资质有限,武学上的造诣本来就不会太深,若是惹了那些人,要怎么办?”

    “哈哈哈哈,那又怎么样?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哈哈哈!”

    “琼楼!”金铃说道,“琼楼,我们一直都把你当做最好的姐妹的!”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万方蕊死了,梅清死了,金铃,对不起,琼楼已经死了,没有想到做了这么多,到头来还是功亏一窥,梅清那么温顺的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哈哈哈哈,真是失策啊!”琼楼看着季弦歌,这个从小就围在自己身边,不停的叫自己师傅的女孩。

    “师傅……”

    “哈哈哈哈哈!今天,我们一起死吧,我们一起去陪梅清和蕊儿吧!”琼楼说着大声地狂笑,喷出一口血,睁着眼睛,就那么死在了台子上面。

    “师傅!”季弦歌大声地叫着。

    但是情况却是不容的她有过多的想法,不知道琼楼做了什么,场上突然出现了几百名死士,见人就杀,越来越多。

    “月琴!”季弦歌喊道。

    “小姐,军队已经准备就绪了……”月琴欲言又止,“小姐,那一只军队,是,夜家的,在夜主事的朋友手上……”

    季弦歌点了点头,看着不远处夜西楼身边的梁宗楷,从第一次见这个男人就觉得他不简单,没想到竟然是兵符的军队拥有者。

    而夜西楼的身边突然出现了很多人,这些人并不属于梁宗楷,但是季弦歌却是认识这些人是血凤阁的人。

    季弦歌突然想起了那些在血凤阁人身上都出现过的痕迹,又想到夜西楼身上的玫瑰花痕迹,有些事情突然了然了。

    但是这一刻,季弦歌突然释怀了,有什么关系,谁没有秘密呢?

    只要到最后,他还是站在自己这一边,他所有的秘密都是为了帮自己不就够了吗?

    季弦歌看着在场依旧围观的武林人士,突然说道:“各位,我想以我的人的本事,从这里出去并不是难事,这些死士不然就交给各位吧,反正大家看戏看这么久也累了……”

    这话一出,武林人士那肯干,怎么都不愿让季弦歌离开,杨元谷说道:“落主那里的话,我们自当尽力。”

    看着场上严峻的局面,武林人士终于不再隔山观虎斗了。

    但是大家开始分别对付这些死士,死士一批批进来,外面还有着媚宫的大批人马,月琴和幻棋,在外面调动军队。

    梁宗楷和血凤阁的人,也将外面没有进来的人封死,不让人再进来,在外面解决。

    而剩下的人便是在里面对付死士,但是能先进来的死士,都是十分厉害的,所以不可大意。

    “各位前辈,若是碰见武功高强的死士,请立刻撤退,不要硬碰硬!”季弦歌站在高台上面,吩咐着每个人的步守,行为。

    更好的配合着在这场上密布的生死阵法。

    女子站在台上,风将她的衣服和头发都吹乱,她的眼神凌厉额,就像是在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一派淡然。

    秦梦雪的眼中突然将这个女子和第一次见面山顶上那个小女孩重叠了起来,她的丫头,终于长大了,如此风华耀眼,灿烂夺目。

    现场的局面面有一些混乱,但是女子站在台上,并没有参与争斗,但是却是游刃有余的指挥着,让这一片混乱中有着一丝的清明的秩序。

    欢舞和袁华在一边,对付死士,可是欢舞并不是这些死士的对手,身上已经伤痕累累了。

    袁华挡在欢舞的面前:“你没事吧……”

    欢舞摇摇头。

    袁华的身上已经有多处受伤了,但是却是一直当在欢舞的面前,甚至有一些涣散。

    “袁华你没事情吧……”

    突然一个袭击,袁华半跪到了地上,欢舞连忙跑过去:“你没事吧,袁华!袁华!”

    袁华紧紧地抱住欢舞,在地上打了一个滚,身上又蹭加了好几处刀痕。

    “袁华,你怎么了!袁华!”

    “我没事!”

    “袁华!”欢舞坐了起来,搂住了袁华。

    “野蛮女,你们没事吧?”关键时候,暮千兰和程郢前来帮忙。

    “袁华,你不要吓我,你不要死……”欢舞没有理会暮千兰而是而是抱着袁华不停地摇晃。

    “傻瓜,我还没有吃到你亲手为我做的菜,不会死的……”袁华虚弱的说道。

    “我给你做,我一辈子都给你做,你不要死好不好!”欢舞哭着说道。

    “我以为这一辈子你只会给秦盟主和小姐做菜……”

    “不会的,我是给你,以后只给你!袁华!我一辈子都给你做菜,你不要死,不然以后我再也没有人给我欺负了!”欢舞不停地摇晃着袁华。

    “恩,我不死,给你欺负一辈子……”袁华说完,便是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不要,你不要睡,不要睡……”

    “好……”

    暮千兰前面的死士,不是别人正是祝子言。

    暮千兰诧异的看着祝子言,而祝子言好像也因为突然出现的暮千兰脸上十分的狰狞,但是手上的动作确实停止不了。

    “走!”祝子言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推开暮千兰,但是手上的刀却是不受控制的向着暮千兰刺去。

    “祝子言,你究竟怎么了?!”暮千兰却是着急的说道。

    一招狠狠的刺过来,暮千兰反应不及,只听见程郢大喊道:“篮子!”

    但是暮千兰的口中却是喊了出来:“子言!”

    祝子言用长剑刺进了自己的心口,重重的倒在了暮千兰的怀里,两个人一同摔倒下去。

    “子言,这是怎么回事,子言!”暮千兰捂着祝子言胸口不停留着的血慌忙地问道。

    “呵呵,皇上说,要使其潜入媚宫,立了功,便是可以得到我想要得到的一切,但是却是没有想到竟然找了琼楼的道,在我身上下了蛊毒……”祝子言的胸口不停地流血,他虚弱的说道。

    “子言,你撑住,我带你去找苍蓝!”

    “不用了,来不及了,就算我不死,也会被这蛊虫控制的……”祝子言微微一笑,“我挣了一辈子,抢了一辈子,算计了一辈子,到头来却还是别人的棋子……”

    “子言……”

    “暮千兰,这就当是我还你的,在杨子寨的那些日子,还给你的真情……”祝子言说着嘴中吐出了一口血。

    “子言!”

    祝子言的神情已经开始模糊,嘴里轻声的说道:“娘,我会乖,不要不要我,不要碰我,你们不要碰我,娘,不要不要我,我会乖……会乖……”

    “子言!”

    这一场血战持续了四天四夜,城内城外血流成河,军队驻扎,一片萧条,横尸遍野!

    那之后的人们直接的,那日在城楼上一个女子的旁边站着几个风华绝代的男子,如王者般一起并肩俯瞰整个大陆。

    至此,天下再没有媚宫,至此落红斋从武林中的邪门歪道一举变成了正派人士,受人推崇,只是在武林大会上面当选的落主终于将武林盟主的位置让给了杨元谷。

    自此,落主带着一众男子离开,下落成迷,渐渐的,连他们的事情都成为了一个传说。

    大战之后,当季弦歌再次进入媚宫的时候,那里面人员凋零,已经不剩几个人。

    而季弦歌来这里只是为了找一个人,他的父亲,季丘。

    果不其然,季丘在一间密室里面,已经浑身瘫痪,不能动弹,看到自己来了只是眼珠子转了转。

    “爹爹……你可还好?”季弦歌走过去,看着床上的季丘。

    季丘不好,季弦歌当然知道,但是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可是,琼楼对于季丘下的蛊毒,死已经是时间问题。

    “爹爹,你知道吗?你想要得到的一切,现在都毁了……”季弦歌看这季丘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这辈子可有爱过什么人吗?”

    “爹爹,你知道吗?这辈子,你是幸福的,因为无论你失去过什么,你从来没有失去过娘亲……你不是一直很想要《碧瑶山水图》吗?”季弦歌淡淡的一笑,“你可知道,娘亲就将他藏在给你缝制的衣服里,就连我也没有说,可是多可惜,多可惜,你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多可惜啊……”

    “我的好爹爹,我的娘亲用了一辈子的时间来爱你,到死都没有改变过……”

    “她爱你,即使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背离了你,即使你背离了她,但是她还是爱你,无怨无悔!”

    季弦歌转过身子,缓缓离开。

    但是在女子离开的一瞬间,季丘苍老的脸上突然留下了一滴眼泪。

    那个离开的女孩好像正回过头,对自己笑着:“我叫梅清,请多指教……”

    往事忽然浮现,一切如重演,只留下最深刻的瞬间。

    从媚宫出来的时候,阳光灿烂,照着一众人的身上都有一种金灿灿的光芒。

    “暮千兰,你们要去哪里?”季弦歌走上前。

    暮千兰怀里抱着一个小婴儿,孩子很可爱,也很听话,还时不时的伸伸自己的小手。

    “我们啊,我们准备先到处玩玩,然后就回杨子寨,给你守那些东西啊!”暮千兰一边说着一边逗着小孩。

    “你真的决定要带她走,怎么说,敏敏生前,我答应过她做这个孩子的干娘的……”季弦歌看着暮千兰怀中乖巧的孩子说道。

    “恩,没有想到,敏敏竟然会在听到子言走了之后,自刎,不管怎么说,子言是为了我死的,这个孩子,我有责任,再说又不会抢了你这个当干娘的人!”暮千兰笑了笑说道。

    “那你会告诉她事实吗?”季弦歌问道,表情有些凝重,“关于他爹娘的事实。”

    “恩。”暮千兰点点头,“阿郢说,与其将来孩子自己知道了,不如我们从小就告诉他,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他就不会和他爹走同样的路。”

    “好。”

    “恩,那你们一路小心。”

    “恩,你放心,只要有杨子寨在的一天,我们都会帮你守护好你的东西的……”程郢说道。

    “恩。”看着程郢和暮千兰上了一辆马车离开,季弦歌对着不远处的孟梓说道,“孟哥哥,大月氏的人,暮千兰她……”

    “这就要看她的造化了……”孟梓淡淡的说道。

    “我们准备到别的地方去玩玩……”金铃和楼以陌看着季弦歌有些忧伤的表情走了过来,说道。

    “你们的身子?”季弦歌回过了神。

    “好多了,多亏了苍蓝……”金玲说道,“我和师父这一辈子,已经错过了太久,在媚宫,师父为了我受了那么多苦,我们不想要在分开了……”

    “你不是说,以后不会再叫我师傅了么?”楼以陌淡淡的笑着说。

    “不,以后要叫,一辈子都要叫。”金铃笑颜如花。

    “那求仙密宗呢?”季弦歌问。

    “我已经正式将求仙密宗交给松庭了,那孩子天分极高不过就是贪恋凡尘,但是这一次出来好像长大了,我觉得,他是时候承担大任了,定是可以将求仙密宗发扬光大!”楼以陌说道。

    “松庭,令仪……”季弦歌微微的垂下了眼眸。

    “行了,松庭没有生你的气了……”金玲说道,“松庭让我们和你说,会永远那你做朋友的,欢迎你随时去求仙密宗,但是他不会再出来了,会安心修道。”

    “至于令仪,你不用担心,那丫头很单纯的,不会一直生你的气的,有时间去求仙密宗看看他们吧……”楼以陌说道。

    “我知道了,楼叔叔。”季弦歌突然就想起了那晚满街的热闹,和丘令仪的欢声笑语,心中一暖。

    金铃看看站在一边的黄芪说:“对了,琼楼的尸首?”

    “我会带回神医谷,连带梅清的尸首一起带走,蕊儿说过,你们当初结为姐妹的时候,发誓,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既然如此,葬在一起是必然的。”黄芪说。

    “恩,师父,等我死了,将我送会神医谷,我要和她们埋在一起,好久好久,我们好久都没有见面了,她们一定想我了……”

    “好。”

    金铃的脑中突然就出现了,那年的夏天,四个女孩在破庙里面跪下来,异口同声道:“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日死!”

    “我,梅清!”

    “我,金铃!”

    “我,琼楼!”

    “你们很无聊哎!”

    “快说!”

    “我,万方蕊!”

    “在此义结金兰,天地为证!”

    “真的很无聊哎!”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天地为证,天地为证,生死不变!

    金铃抬头看看天空,那天的阳光好像也和今天的一般灿烂,四个女孩好像还是相拥在一起笑着,笑着,永远都没有停止……

    “金铃姑姑……”季弦歌看着出神的金铃,淡淡的叫道。

    “恩,你和你娘不一样,你和我们都不一样,你一定会幸福的,带着我们四个人的那一份,一起幸福……”金铃说道。

    “恩。”

    “对了,这封信是李茹茹给你的,她和雉妖已经离开了……”金铃将一封信递给了季弦歌,“她说,谢谢你……”

    “恩。”季弦歌看着金铃和楼以陌离开,握着信的手用了用力,终于大家都找到了自己的道。

    季弦歌回过身子,孟梓站在苍蓝的身边,一头白发随风飘荡。

    “苍蓝,神医谷不回去,真的没有事情吗?”季弦歌淡淡的说道。

    “恩,小梨会和四爹爹一起回去,至于我们,你什么时候想回去,我们就回去,你要是不想回去,我们就不回去。”苍蓝温柔的笑着,如小溪流过,清风拂面,温暖异常。

    季弦歌笑笑看着孟梓道:“孟哥哥,孟家,你真的不回去吗?你可是孟家下一任的家主啊……”

    “如今‘预言’我已经不能再用,我与孟家已经没有用处了,我欠孟家已经还清了,我和你说过,从今以后,是人是魔,我都会陪你一起……”孟梓的长发在风中吹起,如雪般苍白。

    夜西楼冲着自己抛媚眼:“小姐,你怎么不问奴家啊,问奴家啊,奴家有好多的话要和你说呢~”

    季弦歌瞪了他一眼。

    “秦梦雪那厮呢……”季弦歌问道。

    “小姐~怎么这样对奴家~”夜西楼妖孽般的笑颜更加的灿烂了。

    “秦盟主说要回到大陈国处理一些事情……”苍蓝犹豫了一下说道。

    “他说,什么时候回来了吗?”季弦歌试探的问道。

    “‘等着天下都能任你驱使的时候’……”孟梓在一旁淡淡的说道,“他是这么说的。”

    季弦歌身子一颤,突然想起许久以前,秦梦雪对自己的种种承诺,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这狐狸,记性格外的好呢,每一件答应自己的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

    只是,要多久才能才见到这个男人呢?

    应该,不会太久吧……

    “想什么呢!小姐~”夜西楼水蛇般的缠绕过来,淡淡的玫瑰花香溢满空中。

    “花花,为了我放弃夜家,不后悔吗?”

    “谁说我放弃了,暂时给夜羽梵玩玩而已~”夜西楼说完在耳边轻声和气,“小姐有时间想这个,不如想想,今天晚上在谁的房间过夜~你看奴家的房间可好?奴家又学了很多新花样呦~”

    七年后,

    这一年的新年,对于大陈国来说是个举国欢庆的日子,大陈国立了太子,准确的说,应该是太女,大陈国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太女。

    举国欢庆,而今年又是丰收的一年,大家更是高兴了,满街都是欢乐的景象。

    不过在大陈国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面,一个小地主家可算是鸡犬不宁。

    “袁华,你干什么,要今天要熬鸡汤啊,你把鸡都给我藏起来是什么意思!”院子中央,欢舞穿着大红色的棉衣,挺着大肚子,一手拿着菜刀,大声的嚷嚷着。

    “娘子,你先把菜刀放下!”袁华一边陪着小心,一边说道。

    “是呀,小辣椒,伤了肚子里面的小小辣椒就不好了……”苏慕行笑吟吟的出现在院子门口。

    一把飞刀过来:“苏慕行,我都成亲了,你还来缠着我干什么!”

    “真是奇怪了,萧都能在旁边盖个房子,本少就不能来混饭么?”苏慕行看着欢舞的肚子,眯了眯眼睛。

    “我是无聊而已……”萧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苏慕行的身后,看着欢舞问道,“你干什么呢?”

    在一旁不远处的大树下面下棋的苍蓝和孟梓含笑的看着这一切,又转过来看着两个人的棋盘,低头沉思。

    “我还不是想给小姐炖鸡汤啊!”

    “你还说以后只会给我一个人做饭……”袁华难道叹了一口气说道。

    “你那不是快死了吗?!你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么,早知道苍蓝公子医术那么超群,我用得着被你骗着成亲么!”欢舞大声嚷嚷着。

    “欢舞姑姑,娘说她不想要喝鸡汤啦!”一个小男孩带着虎皮帽子异常的可爱,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你个小屁孩,懂什么!”欢舞说道。

    “我娘说,我不是小屁孩了,下回,欢舞姑姑说我是小屁孩的时候,我要挺着胸告诉你,我是个男子汉了!”小男孩挺着胸,昂着头,认真的说道。

    “哈哈哈!”这动作惹得在场的人一阵子笑容。

    “好了,欢舞,你老和小孩子斗什么嘴!”月琴走了过来,而季何年挽着月琴的胳膊对欢舞说:“羞羞,羞羞,欺负小孩子!”

    “阿年舅舅!”小男孩跑了过去。

    季何年别扭的身子从怀中拿出一个糖给小男孩,说:“喏,给你,姐姐给我的……”

    “可是苍蓝爹爹说,不能吃太多糖……”小男孩犹豫着。

    “没事,我们不告诉他……”季何年憨憨的笑着。

    “季何年,你又教我儿子骗人!”门吱嘎被推开,季弦歌挺着一个大肚子,在门口骂道。

    “你怎么出来了!”夜西楼连忙跟着过来,将狐裘披在了季弦歌的身上。

    “漂亮爹爹,你又躲在房间里和娘做什么游戏啊,我也要玩!”小男孩高兴地说道。

    在场的人一阵子尴尬。

    “夜西楼,你教坏我儿子!”季弦歌狠狠的打在夜西楼的身上。

    “我哪有~”夜西楼委屈的说道,“都说女儿是小棉袄,结果,被秦梦雪那个家伙骗走了,我们现在不就只有这个臭小子了么,哎呀,这一胎,可是要女孩啊!”

    想来奇怪,季弦歌笑了笑,女儿大一点的时候,秦梦雪捎信说要接过去玩,结果没出息的女儿,竟然说,秦梦雪爹爹那里比乡下好,要留在那里。

    太女?

    秦梦雪还真能想!

    是想要她的女儿当女皇吗?

    不过想起女儿给自己写信的口气:“娘亲,我决定留在这里,不回去了,这里不错,苏琳师父对我很好,太后娘娘对我也很好,恩信叔叔我也很喜欢,等我玩够了,就回去了,恩,就这样。”

    完全一副小大人的口气,真不知道像谁啊!

    “大姐姐,你看我带什么礼物来了!”洛儿拎着大包小包的从门口的一对男人身边挤进来。

    “呀,洛儿姑姑,都是虫子啊!”一个被打开的包裹里面跑出来许多只小黑虫。

    “呀,你咋给我打开了!”洛儿大喊道:“你们快一点帮我抓啊,这个有毒的啊,你们是无所谓,要是咬到别人怎么办?!”

    “所以说……”幻棋将从集市上买到的年货放下说道,“你为什么每年都要送虫子,小姐,红殇公子,来信了……”

    红殇一直在乐清的身边,帮助乐清,但是从来没有来见过季弦歌,倒是过年都寄东西寄信给季弦歌,比如落红斋又出了什么事情,比如他又收养了几个小孩,有一个和当初的春妞长得很像。

    “喔,千凉要成亲了,所以也不来了……”在下棋的孟梓突然插这么一句话。

    “孟千凉要成亲了啊,是谁啊!”季弦歌诧异地问道。

    “据说是皇后娘娘说的……”

    “湘荷啊,那必然是不错的!”季弦歌笑了出来,“不过,白芷……”

    “据说白芷可是被湘荷公主折腾死了,生不如死呢……”欢舞在一旁说道。

    “恩,白芷心甘情愿的留在宫中,就应该想到这样的下场吧……”月琴说道。

    “有时候活着比死了更痛苦,湘荷不会容忍白芷在燕寒秋身边的,当然会想尽办法折磨她的了……”季弦歌笑了笑。

    “不过小姐,潘锦瑞的消息还是没有……”

    “哦,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消息吗?”季弦歌微微愁眉。

    “是呀,我爹一直在找她呢,她还活着吧?”欢舞试探的问道。

    但是没有人给她肯定的回答。

    “对了,南宫禹玉怎么还没到啊,往常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已经到了吗?”季弦歌问道。

    “禹玉和小姑姑在神医谷,据说,巴戟天前辈已经找到了医治小姑姑的方法,要是顺利的话,今年会和巴戟天前辈他们一起来过年……”萧说道。

    “真好。”季弦歌欣慰的一笑。

    “小姐,上官先生和木忘今年可能要迟些来,现在出海做生意,还没有回来呢……”月琴又说道。

    “季弦歌,这几年,你的大洋商坊可是越做越大啊,整个久翰大陆都是你的产业,你瞅瞅,你这家里哪一个东西,身上那一个不是价值连城,一点也不像是隐居的乡野村夫!本少自愧不如啊!”苏慕行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道。

    “慕少,是谁说,乡野村夫就不能穿金戴银了……”季弦歌挑眉说道。

    “就你有理!”

    “臭小子,你给我站住,你要把这些虫子拿出去干吗!”季弦歌一晃眼,就看见自家儿子拿着那些虫子偷偷的想要跑走。

    本来准备偷偷溜走的男孩,站了一下,又飞快的跑走喊道:“我要拿去吓小六他们!”

    “你给我回来!你这个混小子!是不是又想让村长找到我们家来!”季弦歌拔腿就追,完全忘记自己是个有身孕的人。

    季弦歌发飙,哪有人敢拦着,但是都不放心的跟在后面,季弦歌在雪上跑了许久,就听见儿子大喊:“救命,救命,救命!”

    “谁敢动老娘儿子!”季弦歌抬起头,颇有暮千兰曾经的架势。

    瞬间,一只黑猫窜进了季弦歌的怀里,不停的用自己的小爪子,骚弄这季弦歌的棉衣上面的小毛毛。

    “雪球……”季弦歌惊异了一下,猛地看向前方。

    雪地中男子一身水蓝色的棉衣,一头黑发在棉帽子之中。

    “丫头……”男子含笑,松开了男孩,男孩一下子跑到了季弦歌身后,躲着不出来。

    “这野猴子该管管了,一点也没有我的小公主可爱,要不让恩信也来给他做老师吧……”男人带着磁性的声音满是笑意。

    季弦歌回过头,孟梓,夜西楼,苍蓝站在最前面,看着自己微笑点头,而后面的一众人也是一脸恍然的样子,笑着看季弦歌与秦梦雪。

    季弦歌又转过头来,呆呆的看着秦梦雪。

    一阵风吹过,秦梦雪的长发凌乱,他轻声咳嗽了几声。

    “你回来了……”季弦歌轻声的问道。

    “恩,我回来了。”

    “不走了吗?”

    “恩,不走了……”

    秦梦雪笑了起来,风华绝代,一如当年在灵山山顶初见的少年一般,仿若这么多年从未改变过。

    我曾经想要得到整个天下,但是现在才发现,我最想要的,只有你们而已……

    (剧终)

    完结了哒,所有内容文中都交代清楚,不明白的地方仔细看就知道啦

    感谢一直陪在身边的你们,这篇文文言言就连一个配角都是花了心思的,希望你们可以喜欢,结局也是想了很久的,大团圆哈~

    不过,因为文文以女主为主线,所以别人交代的不是很多,番外的问题,只要是文中出现过的人物,不管是谁,哪怕是个跑龙套的,只要你想看他的番外,给我留言,我就会写,求番外要求,看置顶。

    推荐一下戚言的新文《商门重生之纨绔邪妻》,可以从其他作品中点进去,主角是和本文有联系的,同一个时空内,一千多年后的现代,女强男强,一部女王成长崛起史,也是一部彪悍老婆养成史~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哒~--------《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惊世毒皇后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9-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