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邪女-正文 六百五十一章 结局二(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玲雾 书名:一品邪女
    --------《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b章节名:六百五十一章  结局二(完)/b

    轮天的器魂独自进入叶灵的腹中,一下子发现了小小的肉球,此时已经扭成一条麻花,两股拥有灵性的气息,互不相让的挣夺着,已经长出四肢有耳有鼻人模人样的小家伙躯体。(ziyou 紫幽阁)

    怎么回事?为何会有两个不同属性的魂魄?等等,难不成其中一个原本就是这具躯体的魂魄,只是噬神强行插一脚进去,想霸战他人的躯体,借助叶灵的肚子重生为人。

    轮天想到这里,忍不住佩服新生的小魂魄,不愧是叶灵与岳楚阳的种,未曾出世便能与噬神这位,在三界六道横着走的家伙对持,到目前为止这货竟然一点落败的迹象都没有。

    一阵微弱的神识,不顾轮天的意愿,直接冲进轮天的器魂识海里。

    轮天,帮我、帮我一次,其实你也不愿意让我消失吧!咱们好歹也相处了无数万万年,你不念着以往的交情,多少也念在咱们相交一场的份上,帮帮我吧!

    噬神天帝他还敢跟轮天说这个,当年这货竟然对轮天这位忠心耿耿的好友隐瞒事实,利用轮天为他的重生铺路。

    若不是阴差阳错,轮天找叶灵给他当弟子,要不然黑心肝的噬神,想来已经夺舍成功,而轮天的器灵肯定会被他扔进火炉,重新再提炼制造一尊新的器灵。

    轮天的设想并无根据,噬神天帝对于轮天的种种可是十分的清楚,若是连他这位对轮天最为了解的家伙,都不能拿下轮天,其他人就更加不用说了。

    帮你?我帮你娘,就你这种把最亲之人当成鞋垫来用,还想让别人帮你,哼,做你的春秋美梦去吧。

    “哼,好了,噬神你不必再拿曾经的事情来说,你还真当我是傻子吗?一而再再而三上你的当吗?”

    躺在金色茧球里的叶灵,对于轮天器魂进入她腹中一事可是一清二楚,她这会被肚子里的肉肉给折腾的求天天不应,求地地不灵,只差一点就将她给生生的逼疯:呜,太她娘的痛啊!

    “呜,轮天你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赶紧给姑奶奶将里面的谁谁搞定,我快受不了。呜,痛死我了。”叶灵一声声痛苦的吼叫声,让呆在叶灵体内的轮天,异常的心痛。

    既然你不曾拿我当自已人,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噬神,我曾经的朋友,这次真的要跟你说一声彻底的再见了。

    叮叮,一阵阵清脆的玲声,随着轮天异于日常的心情,缓慢的在叶灵腹内响了起来。

    只见如同一条麻花般的小肉团,一下子如同死鱼般,一动不动的躺在羊水里,突然间更加况并不适合小绿叶分神,它的情形也不太妙,被包围了。

    一向高高在上的法则、竖怕了,他终于害怕了,他万万没想到当年能与他一挣法则之位的家伙,并没有在他的谋算之下彻底的飞灰烟灭,反而重生了。

    咔嚓,一向被他珍视如宝的五彩天石坐椅,随着吟呻声落下而消失,下面听令的桃花大帝,脸色更是死灰般的难看:该死的,今天直的走霉运了,万万没想到讨好不成,还被当成出气筒了。

    出气事小,最怕把自已的小命交代在这里,她的实力不弱,但比起站在大殿之上的法则、竖来说,她弱的跟只小蚂蚁没什么分别。

    勾魂魅眼轻轻转动,桃花大帝迅速的运转着脑子,看能不能想个妥善的办法,将眼前的困境渡过。

    “哼,我倒要好好的瞧瞧,曾经的故友回来了,却躲躲藏藏不敢与本座相见,难不成他害怕了吗?”

    堂堂一名大帝一直跪在地上,桃花感到十分的憋屈,但却无可耐何,这会亲眼看着法则,那高大快要疯魔的身影,慢慢的淡化消失在仙殿。

    她从容不迫撩起仙裙站了起来,看着空空如也的高台,空荡荡的仙殿,艳丽的桃花大帝,红唇一抿美目一转:哼,老娘若不是看你是天地之间的老大,我会如此委屈自已吗?

    一旦让老娘发现你的不妙,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将你挫骨扬灰,以泄我多年之辱。

    暗想着法则种种不利的桃花大帝,身子一震,突然间她仿佛察觉到什么,人迅速从仙殿之中消失。

    只是在她再次重现的时候,却被一只纤纤一玉掌,鬼出神没一手穿透她的娇躯,嘭、嘭、嘭,一颗鲜红活力四射的心脏,在她的眼前跳动着。

    头颅微转,红唇张大;不、不、不可能,她怎么回来了?她回归仙界后,却能如同入无人之境般在这里出入,这里可是我的地盘啊!

    吱,凶手从她的胸前抽出,来人美目流光转动,嘴角勾动舒心的笑意“呵呵,桃花,你与我多年未见,怎么一见到我跟见鬼似的?

    噢,我忘了,当年好象是你在我的茶水里动了手脚,再在我的身上补上几脚,让我无力的坠入深渊,瞧我这记性,差点把这些阵年旧事给忘了,还好老天开眼,天地出现异变,要不然我还真回不来找你呢!”

    来人朝着捂住失去力量来源(心脏)的胸部,任由仙血流趟,一脸不敢相信的紧盯着自已的桃花,挑了一下柳眉,红唇一张一口将桃花的命脉吞进肚子里。

    “啊!我要杀了你。”

    “杀了我,就凭你现在的样子,哈哈,别让人笑话了。

    好了,看在多年姐妹的情份上,我让你死的舒服一点,你们还站在那里干嘛,她都已经是半死之人,你们还不趁着这个机会一雪前仇。”

    九头蛇大婶回归仙界后,一直寻找着机会,将曾经那位以姐妹身份骗取她的信任,对她下毒手的桃花大帝报仇。

    这贱人不止对她出手,竟然随着现任伪法则、坚,对上任法则、刚出手,真真是不知死活的贱胚子。

    堂堂仙界至强者一方的大帝,没想到会死如此憋屈“你、、”

    “不必再你你的,上路吧!你那些老相好们,可是一直在等着你呢!”

    响彻三界六道的呻吟声未曾响起时,仙界已经变天了,只是法则、坚这家伙,被神仙两界不经他的同意,完全溶合为一体一事,给生生的惊呆了,六识并没有察觉到仙界上的不妥,要不然九头蛇大婶可不敢在离他仙殿附近走动了。

    当年她可是上任法则、刚的拥护者,要不然她也不会被陷害落入天武大陆,重伤困于大阵内。

    啪,几个呼吸过后,一代大帝显现出原型,化为一株干枯的桃树。“杀,将法则、坚的走狗全都杀了。”

    “杀”

    “杀”

    仙界杀声阵阵,仙尸如雨不断从虚空坠落,越来越多的强者尸身,随着天地法则失衡,源源不断的坠入神界。

    一般的仙人尸身,并没有影响到神界众人。

    但随着超强者的尸身越来越多,搞的神界众多不知死活的家伙,不顾自身安危,用尽一彻的办法,将仙界强者的尸身拖到某处藏起来,待神仙两界稳定后,再偷偷的挖出来提炼神器。

    “啊!痛啊!轮天你在里面搞什么鬼,我好痛啊!”

    与噬神天帝交劲当中的轮天,听闻叶灵的惨叫声,想回应但却又不能分神,没折之下只好硬起心肠,无视叶灵的惨叫,一心一意削弱噬神的灵魂之力,让叶灵与岳楚阳的孩子,能趁机将他给吞并炼化。

    轮天这小子接触到叶灵孩子灵魂,只有短短的几分钟,却已经感应到小家伙的非同一般。

    若是让这小子能平安成长,绝对会是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绝对不比他家老娘与老爹差,或许还说不定会更胜多筹。

    小小的婴儿之身,被两股不同灵魂的魂力,弄的面目全非,身子微微变紫,羊水旋转,没差点将叶灵的腹部给强行撕裂。

    随着虚空倒下的仙人最强者的鲜血,一下子将叶灵肚子里的两股灵魂的魂力变强,没受到压制的婴孩灵魂魂力,压倒性的将噬神的灵魂魂力给吞噬掉。

    这次的噬神天帝终于害怕了,有了轮天的相助,他重生肯定无望,若是还有重生的机会,他肯定不会如此惊慌失措。

    “轮天,你当真要致我于死地吗?不能网开一面,让我重生吗?你当真可以将咱们相处的那一段快乐时光给忘的一干二净吗?”

    不甘当真要消失在三界六道的噬神天帝,尽最后一拼,让轮天放过他。

    但任凭噬神再怎么不甘,使计说服轮天,只是最后他的下场一如轮天所料,三魂六魄全部消失在三界六道之中,从此以后只有他的传说不会再有他的出现。

    轰,没有噬神的挣夺,叶灵与岳楚阳的孩子终于可以完全拿到主导,再也无后顾之忧,全力吞噬着天地之间的能量,直把叶灵身边方圆百米,弄成一个黑漆漆的黑洞。

    “老天,这是怎么一回事,这里的怎么会有个这么恐怖的黑洞,它该不会是想将整个神界给吞噬了吧!”

    好不容易将一众缠住他们的家伙给干掉的岳楚阳、肖叶等人,随着追踪幻玉终于找到叶灵这里,只不过眼前的情况不太妙。

    叶灵正处在一个透着金色光芒的黑洞里,附近方圆万里,不知何时已经成为古战场,仙魔冥还有各种种族的强者,全都在混战着。

    其中一位超级惹眼的家伙,竟然是西方的黄金战斗天使,只不过他的实力是大帝级,此时正与一个大光头死战。

    原以为自已是黄金战斗天使最后一人的岳楚阳,却在这里让他看见同出一脉的前辈,岳楚阳的心情可想而知有多况,正好看见肖叶、岳楚阳他们不知死活的穿越战场来到这里。

    此时的叶灵已属废物,一头任由别人宰割的羔羊,若他不在一旁护着,打死他也不会放心的。

    这不,眼看着肖叶与岳楚阳还有巨娃等,这些小家伙,不怕死的冲进战场,运气极度不错的闯到叶灵的这里。

    (若不是仙界强者,只顾着斩杀仇人,无意理会象肖叶他们,这种弱小的家伙,他们不可能能靠近叶灵的身边。)

    “原来是你恢复了,我还以为是谁呢?生命之树你的命真的好大,连本座也不能拿下你,当真了得。”

    “哼,法则、坚,若不是你用了卑鄙无耻的计谋,我们的母亲会无缘无故的消失在三界六道之中吗?我精灵一族会从些衰败吗?”

    从远古巨墓里,一直沉睡到小绿叶,离开叶灵的体内,出现在神界后,完全激发了传承血脉,恢复了上辈子记忆的小绿叶的精灵女皇。

    只见她身穿蝉纱仙衣,头顶绿叶皇冠,气质清灵不已。

    随着法则、坚与他的一众爪牙出现在这里,瞬间来到显现本体的小绿叶身边,手中绿色权杖高高举起,一旦发现法则、坚有任何的异动,她会以自已的性命保护重生的‘母亲’,精灵之树俗称生命之树。

    唰,一根如同腾蛇般的树根触手,如同八爪鱼般,将精灵女皇卷起轻轻的放到身后,娇嫩的嗓音随之响起。

    “孩子,你到一边去,他比你强多了,呵呵,法则、坚当年你使了鬼计,将正真的法则、刚给谋害,还将我等一众拥护他的强者,一一的暗算。

    将三界六道从新洗牌,可是到头来你还是一位伪法则,天地法则并没有完全受你撑控,瞧瞧还不是被别人越过你将神仙两界溶合为一体,怎么样?感觉还好吗?”

    巨大的参天巨树,如同人般微微的晃动着身子,老气横秋的说着,只是配着她那娇嫩的嗓音,还真令人忍俊不住的想发笑。

    “闭嘴、闭嘴,该死的杂草,别人都死了,你怎么不去死,为何还要回来?”

    “哈哈,什么别人都死了?好象并没有包括本魔皇在内吧!”

    原本退化为小屁孩子的魔帝,随着仙者的血雨落下,这货放开肚皮海量的吞食(若不是魔牛提醒,这货差点把荷花村的老老少少也一并的吞噬掉),终于弄到令他恢复颠峰能量。

    他、他怎么还活着,不是已经退化为一颗蛋了吗?

    处于法则、坚身后,头顶两根巨型螺旋牛角,外表与魔帝十分相象的家伙,一见魔帝活生生的站在不远处,拿着魔界之皇象征和血色骷髅权杖,他的脸色瞬间变的苍白无比。

    与同族撕杀当中的魔界强者,一见魔帝人人仿如被敲了闷棍般,全体失神呆愣在原地。

    一位又一位在历史记载中,已经彻底死去的强者,接二连三的出现,把现场弄的混乱不已。

    法则、坚,看着一位又一位,被他使计灭掉的家伙,再一次的出现在他的眼中,瞬间令他打心底感到自已的死期不远。

    苍白的大手紧握成拳,心中暗自猜想:到底是谁动了手脚,将两界溶合为一体?是谁助这些家伙重生?难不成是上任法则、刚,他动的手脚?

    一想到这里,法则、竖手脚瞬间冰凉。该死的,噬神天帝那混蛋到底是怎么搞的,一点小事也办不妥,难不成他背着本座动了手脚。

    别人对于噬神天帝的真实面目或许不得而知,反而被他骗的团团转,但他却并没有,从第一次接触这位实力无限接近法则的家伙,就知道他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只可惜了对他忠心耿耿的器灵:轮天,可惜了这个小家伙。

    当年自从他得知师兄法则、坚,因三界六道反噬,受了些暗伤实力有陨。

    他借助着这个机会,引诱噬神天帝这位,不甘于一直被他们师兄师弟两人压在下面的家伙,联合以利诱支持他坐上法则之位,统治三界六道,一起出手灭了上任的法则。

    只是事成之后,却被他以此事,召唤众帝对于噬神天帝的围捕,若不是他有个好器灵,拼着重伤将他的垂死之身救走。

    虽然如此但最后还是身陨魂消,他也趁着这个机会,坐上法则之位,大权在握风风光光的渡过了无数万万年,只可惜好景不长了。

    “你、你们怎么都没死?到底是谁救了你们?”

    一向风度翩翩的法则、坚,终于失去了往日引以为傲的冷静,面目狰狞的怒吼着。

    从法则、坚上位控制三界六道,一直陪伴着他的众位大帝级老鬼们,特别参加了当年那一次灭杀上任法则拥护者的家伙,此时心绪难平,眼前的这些家伙,还真是当年被他们一一灭杀的家伙吗?

    怎么全都活了过来不止,实力也比曾经的他们更强了。

    “嘎嘎,怕了?伪法则、坚,怎么你把我给忘了吗?”

    什么,伪法则、坚,看着从故人堆里走出来的老者,坚瞳孔迅速收缩,心跳如鼓“你、你、、、难道眼前这一彻都是你在摆布吗?”

    老家伙笑了,满脸的鸡皮跟着抖动,混浊不清的双眼眯的只余下一条裂缝“呵呵,你还真以为你的师兄,我的主人会那么容易被你与噬神,那头养不熟白眼狼给暗算了吗?

    哈哈,你们都太天真了,这个局不错,总算让主人看清楚,那些家伙一直在背地里暗算他,今天终于可以一次清算。”

    什么?局?什么局,难不成是法则、刚,他想清洗整顿三界六道,冒死所设下的局吗?就是为了引我等上当,而布下的局吗?

    哇、哇,当众人被眼前突来的消息给惊的一塌糊涂时,一阵惊天地泣鬼神的婴儿嘀器声给惊回魂。

    轰、轰,高高的苍穹,在婴儿啼哭声响时,布满厚厚的云层,紫色的雷龙在云层里碰撞轰鸣着,看来神界这处地方,肯定会被眼前的天劫给击穿化为虚空。

    再次被不受控的场面给惊到的法则、坚,心神欲裂的狂吼“谁、到底是谁,胆敢越过我私自动用天地法则。”

    老家伙或许知道些什么,只见他朝着失控仿佛入魔般的法则、坚笑了笑“放心,这次不是老夫动的手脚,只是你的兄弟回归而已,并不是什么大事”

    什么,法则、坚的兄弟回归,那不是上任真正的法则、刚回来了吗?

    “不可能,他明明受了三界六道的反噬,再以我与噬神两人的联手,他明明已经身陨魂灭,绝对不可能重生的。”

    不敢相信耳朵所听到的消息,法则、坚,拼命的说服自已。

    “嘿嘿,坚弟好久不见”轰。

    “倒霉娃你没事吧!”

    “小妮子怎么了?”

    “姐,你没事吧!”

    “老大”

    看着已经恢复往日般紧致的肚腩子,双耳不时传来嗡嗡的吵杂声,坐在地上如同一颗自我吞噬能量黑洞般存在的叶灵,嗖的一声,从地上蹦了起来,随手正好抓住胖嘟嘟的黑仔,拳脚一并在他的身上施展着。

    “混蛋的玩意,姑奶奶我现在的样子瞧着象是很不错吗?老娘千辛万苦才生下来的儿子,这会没影了,我能好吗?”

    什么?孩子已经生下来了?在那里?

    呜,老大啊!俺也是关心你,你也用不着这样虐待俺吧!

    呜,早知道这样,我还倒不如躲在前辈的身后,捡些便宜呢!何苦给自已找打啊!

    至于叶风等人,一见叶灵发飙,心有灵犀般齐齐远离叶灵身边十丈之内,深怕叶灵一个火遮眼,拿他们出气到时候下场可不太妙啊!

    身为孩子老爹的岳楚阳,与肖叶这位干爹(自封滴),却是半分也没有后退,反而往前一步,伸出双手想将叶灵拉开,问问孩子此时的下落。

    现在到处乱哄哄的一片,更令人担心的是,仙界好象来了不得了的家伙,双方正对持着,一个不小心开战,到时候死的人就多了,而孩子才刚刚出世,若是一个不小心卷入战场里,还有活着回来的机会吗?

    只是两人还没有沾到叶灵身上的衣服,便被叶灵一人赏了一拳,一下子将他们给打飞了出去。

    “轮天,你看到那臭小子跑到那里去了?”

    轮天,对于刚从叶灵的肚子里爬出来的小家伙去向,当然是一清二楚,只是他可不敢在这个时候向叶灵说出,若是因这事把叶灵给伤着,到时候小家伙,还不把他的皮给扒了才怪呢!

    原本这里注定会飞灰烟灭,但随着某人来了一个乾坤大挪移,一下子将战场移到星空之中,这才让神界这处大地保有了原来的样貌。

    “那个、那个、、、”

    轮天一急之下没办法,保好装傻充愣,拼尽全力将叶灵拖延在此。

    至于肖叶与岳楚阳、巨娃等有前途的人兽,全部被他们的前辈,拖进星空战场观战去也。

    “你们都死到那里去了,竟然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还有你小绿叶,你没事长成个超级大胖子干嘛,还得姑奶发仰着脖子来瞧你,想找打是不是?”

    随着星空战事落幕后,众多活着回来的家伙,纷纷来到神界叶灵所在的地方。

    被轮天以各种借口,自身的实力强行留在这里的叶灵,等的耐心将尽时,参加星空之战的家伙终于回来,最先一步回归的是小绿叶,这货首次以这种面貌出现在现实的世界里,一时之间忘了自个此时的模样,有多令人‘敬’仰。

    这不,都还有跟叶灵打声招呼,便被叶灵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娘、娘我回来了。”

    正当叶灵准备拿黑仔自家小弟责骂时,一把幼嫩的嗓音,直冲入叶灵的识海里。

    娘?谁在喊我娘,难不成是老娘肚子里爬出来的那块肉肉?一道小小的身影,如同炮弹般的冲进叶灵的怀里,不停的撒娇着。

    众仙神回归,看着在星空战场里,四处收割强者性命的死神,这会如同奶娃子般(伪奶娃),在一女娃子的怀里撒娇,当场有一种被雷给劈到的感觉。

    特别是那位老迈不已的老者,这货在奶娃子未曾重生时,便已经跟在他的身边,何曾看见过他有过这种面目,吓的老家伙,一个不稳当场跌坐在地上。

    “臭小子,你谁啊?胆敢占我老婆的便宜你不想活了吗?”

    “臭小子,你的头放那?赶紧给我滚开。”

    只要在星空战场上呆过的家伙,都知道在叶灵怀里撒娇的家伙是谁,对于岳楚阳与肖叶两人行为,一致在心里为他们祈祷:但愿这两小子能死的痛快一点。

    只是接下来的场面,更是令众强者,没差点拨腿便跑。

    叶灵从血脉上感应到眼前,这位在她怀里撒娇的小家伙,便是在她腹中闹腾个不停的小家伙,只是叶灵很是疑惑,她好象并没有吃过什么激素,这小子长的也太快了一点吧!

    才瞬眼的功夫,便长的跟五六岁的娃子般大,真是不可思议。

    随手一把将小家伙横抱起来,放在膝盖上,玉手啪啪的落在他的小屁屁上。

    “臭小子,没出世的时候,差点把老娘给生生的折腾死,这会出世后更好,直接来个离娘出走,一去便是数天,你小子好大的能耐啊!”

    “不错,这种不听话的皮猴,应该挨打,小妮子你连我那一份也揍上吧!”

    “喂,喂,女娃子住手,你知道他是谁吗?”

    “放屁,老娘怎么会连自家儿子都不知道。”

    “他不就是我的儿子(侄子、干儿子)嘛!”

    “闭嘴,他可是众生三界六道的法则、刚,你们怎么可以以对付小孩子的手段对付他,这是对他的污辱。”

    “老家伙你才闭嘴呢,这不子身上流着的血不是老娘的吗?他的身板子不是我孕育的吗?怎么就不能打他,老娘才不管他是什么强者,只要他是老娘的儿子,老娘都能打。”

    嘿嘿,自家儿子原来这么牛啊!哈哈,那我不是众仙神魔的太皇太后了吗?

    重生后的法则、刚,感应到自已小屁屁上传来的痛疼,再听到现任的老娘话语后,这货忍不住捂住脑袋,一脸催悲的想着:我靠,怎么就成了这种女人的儿子,我苦啊!

    呼,终于结文了,可以松一口气了。--------《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一品邪女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9-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