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名门商女-正文 第319章 大结局(终)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夕倾 书名:重生之名门商女
    --------《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b章节名:第319章 大结局(终)/b

    曲洋这声惊呼,无疑暴露了他的位置。(ziyou 紫幽阁)

    百里家几位老祖闻声而去,见曲洋距离他们只有几步之遥,差点没吓出心脏病来。

    百里战海立马站在楚央央身前,摆出了一副老母鸡护着小鸡崽的架势,嘴里脏话连篇,唾沫连连。“曲洋,我操你大爷,你个不要脸的老货,居然想偷袭!”

    楚央央心里也震惊,她倒是小瞧了这人,居然能躲过她聪睿的六感。可转而一想,曲洋是逍遥谷的人,而逍遥谷又是阵法大宗,自然会一些小隐匿阵隐匿身形。刚刚若不是有人提醒,她就是不死也重伤,真是惊险啊。

    曲洋见被发现后,连忙跃开,毕竟那小丫头身边站着六位虚境武者,他要再过去,无疑是送死。退到安全地界后,也没心思理会百里战海的叫嚣,反倒是绷紧神经,视线落在从半空中跃来的两道身影身上,而他此时额上尽是细汗,昭示着他有多惊慌。

    叛徒?

    楚央央记得,刚刚那道内劲十足的嗓音是这样说的。如此说来,来人必然是逍遥谷的人了。她也好奇望去,只见半空中的两道身影越来越近,而且是一道抱着一道,直到看清楚他们的相貌后,她猛然惊讶的合不拢嘴。

    来人为一男一女,男人抱着男人,而两人看上去皆三十来岁。

    男子身高一米八多,穿着一身深青色劲装,勾勒出他矫健的身姿。而他五官也挺拔俊逸,就好似刀刻的一般,那古铜色的皮肤,浓黑的眉宇,尽显出他盖世豪侠、中年美大叔的魅力。此时,他那如鹰一般尖利的视线正落在曲洋身上,毫不掩饰眸中浓浓杀意。

    女子娇小可人,这仅仅是相对于男子而言。事实上,她的身高在华夏女子身高中算比较高的。她穿着紫色裙纱,身材凹凸有致,外露的皮肤也细腻的仿佛能掐出水来。更让人惊艳的是她的五官,精致而有韵味,美得如那珍藏了许久的葡萄酒,甜美而芳香。她倒是没看曲洋,反倒是目光灼灼地盯着楚央央看,那眼神灼热的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男人俊美,女人美得让人惊艳。

    这些都不是楚央央惊讶失态的原因,她真正诧异的是,那女人的脸她在照片上见过,京城聂老首长失踪的大女儿不正是眼前这女人吗?凭着她犀利的眼神,绝对可以肯定,眼前这女人就是聂老之女聂小娴。再来,诡异的是,当男人和女人的脸结合起来时,俨然能与她家墨墨的脸重合。

    楚央央觉得,就是傻子也能看出,墨墨是这两人的种啊!而且,刚刚那个女人貌似唤了她一声‘儿媳妇’?她脑袋有些混乱,扶着晕乎乎的额头,心想,脑袋里的经脉是不是打结了?不然她怎么一思考就越发有种晕眩感呢!

    聂小娴站稳后,她一脸兴奋,想要朝楚央央奔去,可是却被身边的男人按住了。

    “干嘛?我去和我儿媳妇说说话,你也拦着?”她气鼓了脸,如悍妇一般朝着男人吼道。

    男人不自然咳嗽一声,然后一改硬汉形象,轻声细语道:“咳咳,阿娴,你这样冒然过去,会吓着她的,给她点时间缓一缓。”

    聂小娴想了下,觉得自己男人说的很有道理。可事实上,是男人埋着小心思,他可不想自己老婆离开自己身边一分一秒。不过,夫妻两很有默契,视线齐齐落在曲洋身上。

    曲洋身子一颤,脸上一抖,他撑着头皮道:“黎天,你居然离开了逍遥谷?”虽然知道逍遥谷对他下了追杀令,可是他没想到,黎天居然会亲自出谷,而且还会在这么短的时间来追查到他的下落。

    “嗤,你不想自绝,那我只好亲手来杀你。”男子就是黎天,他冷冷嗤笑。

    曲洋一听,差点没憋过气去,他大声说道:“黎天,你他妈是个疯子,我已经说过了,我只对谷主之位有兴趣,对你老婆没有半分念想。那天晚上的事,全都是误会,是你女人设计陷害我的。”

    “阿娴陷害你?理由呢!”黎天哼了声,问得一本正经。他才不相信呢,自己的老婆美得冒泡,刚进逍遥谷时,曲洋看自己老婆的眼神就带着彩色了,这会儿跟他说对阿娴没念想,别跟他扯淡了,好吗!

    “鬼才知道!你该问她!”曲洋扯了扯自己的头发,他觉得自己要发疯了,他指着聂小娴恶狠狠道。

    若说聂小娴是为了谷主之位来设计他,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老谷主传位给黎天时,聂小娴拒绝了很多次,事后更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威胁黎天不许接谷主之位。而且也三番四次找过他,说什么他曲洋才是逍遥谷的主人,他发动那么多次的叛变,有很多原因是这个女人蛊惑的。可是,怎么后面就发生了那样让他郁闷且措手不及的事呢!

    聂小娴被指后,她灿灿摸了摸鼻子,美丽的眼眸里尽是狡黠。她屁颠屁颠走到黎天身边,然后拉着她的胳膊,拼命的挤出两地眼泪,撒娇道:“老公,他胡说的,你一定不能放过这个色狼,一定要为我报仇哦。呜呜,那晚真是太可怕了…”

    “阿娴,你别哭,我一定替你讨回公道。”黎天看着聂小娴那小的不成滴的眼泪,心疼的都快碎了,看着曲洋的眼神越发阴狠,越发觉得曲洋这狗杂碎不是个东西,居然害得他的阿娴如此伤心,如此有心里阴影,他要是不杀了他,他就枉为人夫。接着,一个跃身,气势汹汹朝着曲洋而去。“曲洋,废话少说,受死吧!”

    曲洋大惊,连忙转身想逃,陆天山下达杀楚央央的命令早就抛到脑后了。他一边逃,一边嘴里还大声啐骂。“黎天,你和你老婆都是神经病!”

    “哼。”回答他的是黎天的冷哼。

    聂小娴见黎天追曲洋去了,她眯着眼笑了,如同一只阴谋得逞的狐狸。“小样,敢跟老娘斗!找死!”

    众人不可置信看着女人的表演,只觉得头皮发麻,浑身不寒而栗。

    楚央央也嘴角抽了抽,头顶飞过一群乱鸦。那个叫黎天的大叔是瞎子么,亦或是智商不高?明眼人一眼就能瞧出聂小娴那哭是装出来的。关键是,暗处她还给了曲洋一个‘我就诬赖你,怎么着?’的表情,让曲洋差点没吐血三升就地而亡。她皱眉,或许曲洋没准真是被冤枉的,可是聂小娴为什么要这么做?来不及多想,人就已经朝他们走来。

    百里战海立马上前,他古怪询问。“这位夫人是?”

    “呵呵,百里老祖,我是逍遥谷现任谷主黎天的妻子。”聂小娴笑着礼貌回答,言外之意,她就是逍遥谷的当家主母。

    “黎夫人,你们此次来归勒崖是为了曲洋?”百里战海看了被黎天打得毫无无力还手的曲洋一眼。他神经没有松懈,反倒是越绷越紧,因为他总觉得,眼前这女人肚子里的花花肠子太斑斓,斑斓的让人不得不提防。

    “您老只说对了一半。”聂小娴笑意不离嘴角,她越过百里战海,视线落在了楚央央身上。“另一半是,我们得知儿媳妇有危险,所以也是来保护她的。”

    百里战海一头雾水,顺着聂小娴视线看去,她口中的儿媳妇是央央?可是央央不是黎墨那小子的媳妇吗?还是眼前这对夫妻看上了央央,想将央央抢回去给他们儿子做媳妇?老人家脑袋里乱成一片浆糊,越发觉得脑袋不够用了。

    百里霜则一脸警惕看着聂小娴,若是黎墨娶了央央,他会忍痛成全他们。可若是别人肖想央央,他是绝对不会妥协的。

    其余几位老祖相互看了看,然后一脸就是了。再来,他对老谷主救他们夫妻之命感恩在心,秉着报恩的心思,咬牙留在了谷中。而逍遥谷又有不得出谷的规矩,曲洋也一直不安分,三番四次对他夫妻下杀手,让他根本无暇分心,又担心聂小娴一人外出会有安危,才在谷中一待就是这么多年。

    这期间,夫妻两不敢跟外界亲人联系,就怕曲洋会把坏心思打到他们身上。

    聂小娴没少和黎天吵架,她是又想儿子又惦记病中的老父亲。

    黎天为了哄聂小娴,也经常告知他一些黎墨和聂老的消息,当然这几年也包括楚央央的一些信息。

    聂小娴觉得,信息再好,哪有亲眼所见的好。于是,想尽法子要出谷。比如她支持曲洋叛变的想法,她打算趁谷中混乱逃出去,可是却被黎天看得死死的。最后,她设计曲洋对她意图不轨,在黎天发飙时,又偷偷放走了曲洋。凭着黎天爱妻成命性子,又得知儿媳妇有危险,才破了谷中规矩,带着聂小娴与一众弟子出谷。

    “央央啊,事情就是这样的。”聂小娴说完,抹了一把眼泪,这次她是真的伤心了,为这么多年没有见到自己的孩子而伤心。哎,也不知道小墨会不会认她这个不靠谱的妈。

    楚央央听完后,瞬间石化。

    这就是他家墨墨被抛弃的理由?好吧,她能够接受。可是这对奇葩父母,原谅她想抽他们几耳光的冲动,明明知道自己的孩子在哪儿,可就是不去看看。哼,去他妈的为墨墨好,去他妈的遵守那什么破谷规,天杀的,规矩不就被人破的吗?另外,她心里总有一个古怪的想法,与其说黎天想报老谷主的恩,还不如说想和聂小娴过二人世界呢。

    这些年,她没少在墨墨面前提他身世的事,可是他却一点也不在乎,只是温和地和她说了句‘央央喜欢就好,一切由你做主。’哎,也不知道她家墨墨能不能接受这样的故事和这对父母。

    当然,聂小娴的话也解开了一些困惑她许久的问题。

    比如,她十二岁那年初去青市,聂老给了她一张‘梦都’大酒店铂金卡,那卡上有个‘聂’子,她那会儿还认为酒店是聂老家的产业,然而不是,那是逍遥谷在外的产业,只不过黎天记在了聂小娴名下,而铂金卡也是黎天间接给她的。还有,未央集团创立之初,业务能发展那么好,其中黎天有让逍遥谷在外经商的门外弟子帮忙。

    种种,都让楚央央明白,这夫妻俩暗中没少费心思关照他们。她心头复杂,需要点时间好好理一理心绪。

    聂小娴见自己儿媳妇迟迟未开口,心里想着,自己肯定是被嫌弃了。她转身对着黎天大吼。“黎天,都怪你,央央和小墨要是不愿意认我,我这辈子和你没完,我也不回那屁逍遥谷了。”

    那边,黎天已经将曲洋就地正法。他屁颠跑过去,哭丧着脸看着聂女王。“老婆,不要啊。”

    “我不管,除非你有法子让央央和小墨叫我一声妈!”

    ……

    于是,一个生气,一个哄,完全不管眼下战势如何。

    楚央央无奈叹息,就这对夫妻闹腾的性格,她家墨墨绝对不会给两个一个正眼。

    那边,望天山十一位虚境长老本想护着门内弟子撤走,可是后头又被逍遥谷的弟子堵住。放眼望去,整整四千名弟子,活着的人五百都不到了。而且,更为恼火的是,那些诡异的骷髅军明明被他们打散了,结果又汇聚在一起,根本不死不灭!百里家的化境弟子们也狡猾极了,瞧见他们后,都躲得远远的,他们就像是捉小鸡的老鹰,折腾久了,力气耗费了不少,人却没杀几个。

    “掌门,逍遥谷的人将归勒崖口堵得死死的,本门弟子根本无法逃出去,我们留下越久就越危险,不如…”

    一名虚境武者对着脸色阴沉的陆天山气喘吁吁道。他远远瞧见,有好几个弟子顺利爬上了归勒崖,结果脚还没站稳,就被打下来,硬生生摔死。

    “没错。这些骷髅军太邪门了,这样打下去根本不是办法。我们先离开,等过几日再来教训他们。”另外一人也打算放弃了四千化境弟子。

    “不行!”陆天山果断拒绝。

    其余虚境武者猜不透掌门的心思,等待陆天山接下来的话。

    陆天山阴阴看着楚央央,怒气翻涌。“骷髅军这么厉害,对望天山来说是个威胁。恐怕我们还没攻打琉璃岛,咱们的人就被这些东西屠杀殆尽了。”他们的主力为化境武者,而骷髅军专杀化境及以下武者,这绝对是个恐怖的认知。

    “掌门,这些邪门之物只听那小丫头的吩咐,你的意思是今日必须杀了那丫头?”

    “没错,只有杀了她,毁了那小幡子,才能除去这些骷髅军。”陆天山原本还大发慈悲地让这小丫头多活几天,可是了解到骷髅军的属性后,这个想法立马被他推翻,他恨不得立马将人千刀万剐了。还有,看到曲洋不仅没将人杀了,还弄得身死,顿时觉得他是个废物。

    “可是,凭我们几人之力…门内的那些虚境武者一时半会都来不了。”有人迟疑。

    毕竟,除了百里家的六名虚境武者外,逍遥谷又来了几位,而且都实力不俗,他们就是用脚趾头想想,也不是人家的对手。

    “只能用玉符。”陆天山沉思了会儿,咬牙道。

    “这…”众人犹豫。玉符不到万不得已、或者是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他们都不想用。

    “哼,各位长老已经知道那小丫头的身份,琉璃岛岛主怎么可能不派人过来救她?我猜恐怕就这几天到,局时琉璃岛、逍遥谷、归勒崖、不死不灭的骷髅军,他们一起攻来望天山,我们就是强者再多,也没有活命的机会。不如趁他们实力没有凝聚前,先杀了那丫头,毁了骷髅军,然后再回去编排弟子,连夜杀归勒崖和逍遥谷一个片甲不留。”陆天山冷哼,鄙夷看着众人,他的计划是如此美妙,有什么好反对的。

    “好,听掌门吩咐。”这分析,让众人赞同了。骷髅军不除,他们望天山没有丝毫胜利的机会。

    “恩,我们还有多少枚玉符了?”陆天山满意点头。

    “只剩下十五枚了。”

    几人将通透的白色玉简拿出来数了数,这些玉简数量有限,用过就不能再用了。

    “全部用了。”陆天山下血本道。

    于是,那些虚境武者嘴皮动了动。

    顷刻间,陆天山身边凭空出现了十五人。

    这十五人个个都是老者,身上沉淀着岁月的印记,他们穿着青色长泡,看着眼前厮杀的场面,不悦的皱起了眉头,也等待陆天山说出唤他们来的理由。

    望天山众人大喜,上天待他们不薄,这次来的异界之人都是虚境八阶或九阶巅峰的武者,其中有一位的威压居然远远强过虚境武者,实力深不可测。他们暗想,这次肯定能一举灭了归勒崖和逍遥谷,更别说杀一个虚境低阶的小丫头了。

    “弟子恳请老祖们杀了那个小丫头和那些虚境武者们,为我门内死去的弟子报仇,局时必将玉符送上。”包括陆天山在内的十位虚境武者,他们恭敬地对老者们说道,而视线也落在了楚央央身上。没错,他们最关键的目标杀了楚央央。

    十五位老者并未多言,一双双精光的老眼齐齐看向楚央央,嗤,仅仅是一个毛没长齐的丫头片子。

    楚央央看着凭空多出来的虚境高阶武者,心里讶异,但也知道他们必定是用了穿梭两界的玉符。因为几年前,她和黎墨在通天教主的墓下遇到过一位异界来的武者,他们杀了他后夺走了他的玉符,现在想来,那异界之人应该也是望天山的人召来的吧。又见这些老者全都杀意腾腾盯着她看,她并没有恐慌,反倒是板着一张镇定的小脸,思索着什么。

    黎天与聂小娴停止了闹腾,慎重起来。

    “老公,情况似乎不乐观。”聂小娴瞄了瞄。

    “恩。”黎天应了声,然后仅仅握住聂小娴的手。

    百里战海一脸诧异,咬牙道:“没想到啊,望天山的人藏得真够深,居然留下了这么多玉符。”

    楚央央听后,眉头皱了皱眉。

    百里霜一头雾水。“爷爷,什么玉符?还有,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

    黎天夫妇也认真听了起来。

    “这些人来自于异界,玉符是穿越于异界的一次性钥匙。”百里战海皱的眉头都能打结,他盯着那十五名异界之人,幽幽道来。“在数百年前,四大秘境的人在海外一座孤岛上发现了一座上古遗迹,这片遗迹并不是这个时空的产物。他们在遗迹中找到了不少好东西,以及一扇虚空之门。后来,那些东西全都被四秘境的人抓阄分走了,我们百里家得到了是符咒,逍遥谷得到的是一本阵法书,琉璃岛拿走了一本养生秘籍,望天山得到的便是玉符,一堆不知道什么作用的玉符。”

    楚央央听后,眉头微锁,当年归勒崖给的张解开黎墨身上禁制的符咒就是从遗迹中找到的?而逍遥谷的阵法也确实厉害,这数百年来也就只有黎天夫妇意外闯进谷内呢。至于琉璃岛的养生秘籍,这个鸡肋,若是有机会一定拜读一下。

    “东西分完后,众人的心思便落在了虚空之门上。四秘境的人觉得,虚空之门后肯定还有不少宝贝,于是便从各秘境中抽走两百位武者进入虚空之门,可惜这些人有去无回。各门弟子在遗迹中守了很多天,有一位望天山弟子的父亲也进入了虚空之门,他无聊之际,对着手中的玉符说了句‘父亲,回来吧’,这话刚说完,他父亲就凭空出现在了遗迹中,也让众人知道了玉符有往返异界的作用,以及虚空之门内究竟是什么。”

    “里面是什么?”百里霜一脸好奇。

    “是一片异界,美丽与危险并存的异界。据说,里面有各种异兽,也有不少灵丹妙药,而且异界中的人实力也惊人强悍。这些信息打消了一部分想进虚空之门的人的想法,但也有一些人走了进去。不过,四大秘境很有默契,离开的弟子数目相等,有意让四秘境的实力保持平衡。可是,望天山手中有玉符,可以随时召唤许多虚境强者,这对任何一个秘境来说都是潜在威胁。”百里战海脸色凝重说完。

    楚央央眯起眼眸。“然后呢?”

    百里战海面色黑了黑,沉声道:“望天山的人倒也识相,主动当着其他秘境弟子的面捏碎了玉符。我师傅和我说,那时他们三秘境还拿了不少好东西给他们,当做失了玉符的赔偿。”

    “只可惜,他们没有全部丢尽,偷偷留下了一些。”楚央央顺着陈述。

    “没错,这班老匹夫藏得可真紧,真是死不要脸的!”百里战海啐了一口,一脸鄙夷。

    百里霜急急询问。“老祖宗,那虚空之门呢?”

    百里战海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总之,那座小岛不见了,虚空之门也找不到了。几百年了,有人说小岛沉到了海底,也有人说那本就是异界的岛屿,因为两界磁场交错,才让小岛突然出现在这片大陆,现在已经回异界去了。”

    “真是可惜。”百里霜一脸舍不得,他还想着今天若是能活命,就去探索一番呢。

    楚央央也被这二货抽风的思维雷到了,正常人不是都该想着怎么应对眼前这突如其来的十几位强者吗?

    倒是聂小娴,她听完后,发挥女王气场,将众人的心思扯归正题。“好了,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现在想想怎么对付那么虚境武者吧!”然后又握着楚央央的手,一脸决绝道:“央央啊,你放心,妈一定会保护你的。”

    楚央央听后,嘴角抽了抽。好吧,聂小娴居然说了正常人该说的话,她收回那句‘这对夫妻是奇葩’的话行吗。

    黎天将聂小娴扯到自己身边,黑着脸道:“少捣乱,央央是虚境武者,哪用你保护,你不给她添乱就万事大吉了。”

    聂小娴想反驳两句的,她就这么没用吗?想了想自己还是化境武者,最后没开口了。

    黎天满意后,转而对楚央央道:“小丫头,你有什么招儿?”

    “逐一突破。”楚央央看了看骷髅军,严肃回答。

    “也只能这样了。”黎天眼睛一亮,一脸赞同。

    百里战海看得一头雾水。“说清楚点,老人家跟不上你们思维。”

    “百里家有六位虚境武者,逍遥谷有八位,加上我和黎谷主,一共有十六位。而望天山现在有二十六位,整整多了我们十人。”楚央央一脸深沉。“这样算,我们确实处于弱势,但是我们有骷髅军,运用的好,不见得会输。”

    “小丫头,继续说。”百里战海老眼铮亮。

    “骷髅军不死不灭,虽说杀不死那些高阶的虚境武者,可是能拖住他们的步伐。等我们解决那些低阶武者后,再逐一将他们击杀。”楚央央分析。她之前也不知道骷髅军那么逆天,居然不死不灭,难怪有那么多人想得到招魂幡。

    “这是个好法子。”百里战海脑袋直点。

    “恩,要是一个人打不过,可以两个人一起上,两个人打不过,那就三个。”楚央央继续建议。

    “好啊,妙!”百里战海竖起了大拇指,他就说天无绝人之路,他归勒家百里家的命数不该结。

    当下,楚央央也挥动起手上招魂幡。

    骷髅将军们像是有感应,一部分留下继续狙杀望天山化境弟子,一部分则转向十五名异界武者,以及陆天山等人。

    “这些骷髅军想干嘛?”望天山的虚境低阶武者被看得毛骨悚然。虽然他们并不惧怕这些骷髅军,但是难保不大意被它们砍上一两刀。

    “是那小丫头在控制他们。”陆天山阴鸷地看着挥动招魂幡的楚央央。

    那十五位异界武者也面面相觑。

    其实,他们心里鄙夷这些望天山的弟子,居然连一个小丫头都杀不了,还请来他们这么多人,不过鉴于他们曾经也是望天山的人,且手上又有让他们返程的玉符,才不得不答应他们的条件。要知道,这些人若捏碎了玉符,那他们一辈子都回不去了,而去过异界的人是绝对看不上这片乌烟瘴气的大陆的。

    这边,在招魂幡的控制下,骷髅军们两百个为一组,将十名异界虚境高阶武者一一团团围住。

    “笑话,凭着这些东西就想困住我们!”

    那些被围住的异界武者高傲冷笑,手下汇聚内劲,猛地朝骷髅军击去,而骷髅军们也很给面子,一大片连人带马瞬间化为烟灰。

    异界武者们刚想嘲笑出声,下一刻诡异的事儿发生了,那些被击散的骷髅军们连带着骷髅马瞬间恢复过来,像个没事人继续步步紧逼异界武者,包围个水泄不漏。他们打灭一批,下一批立马涌上,就这样周而复始,一时寻不着法子解决这难缠的东西。

    “这是怎么回事?”异界里最强的一个老者被围住后,他传音质问远处的陆天山。

    “老祖有所不知,这些邪物不死不灭,只有杀了那小丫头,毁了她手中的幡子,才能除了它们。眼下来看,那小丫头是想散开老祖们。”陆天山老眼里尽是阴冷,他猜得很准,可惜楚央央没糖奖励他。

    那边,百里战海等人速战速决,因为谁都知道用骷髅军困住他们不是长久之计。瞄准好各自目标后,便朝那十一位望天山弟子和五名异界武者而去,瞬间纠打在一起。

    百里战海和几位逍遥谷长老,作为他们当中实力最强的,自然对付异界高阶武者。而百里家的几位长老和黎天,对付的则是望天山的武者。

    至于楚央央,她的目标是望天山掌门陆天山。

    陆天山还担心会和百里战海,或是逍遥谷的几位长老对上,可结果是,那小丫头居然主动找上他,这让他老脸有多阴沉。

    远处,聂小娴急得跳脚。“不行,我要过去帮央央。”

    “不可以,你不能去。”百里霜也担心,但他理智地抓住了聂小娴。以他们两个人的实力过去,完全是找死的份,而他也无比厌恶自己以前怎么没好好练功。

    白银僵尸见自己主人受伤,它低吼了两声,如一座小山朝陆天山撞去。

    小白狐不甘示弱,伸着爪子,朝陆天山的脑袋挠去。

    陆天山不慌不忙闪开,他一拳一脚重重打在白银身上。

    白银皮糙肉厚,哼都没哼一下,出拳也不马虎,居然有好几次要打中。

    小白狐身子小,行动灵活,虽然伤不了陆天山,但总在他眼前晃,而他想抓又抓不到,别提多恼火。

    楚央央就等着陆天山心烦意乱。她冷笑一声后,内劲注入圣剑,圣剑配合的发出一阵阵剑鸣,那声音嘹亮的好似雷霆之怒。她身子一越,朝着陆天山攻去。

    陆天山不仅要应付楚央央和白银,还要提防那小狐狸偷袭,双目中燃烧的火焰几乎要泻出眼眶,原本稳妥的打法在一心三用中失了分寸,掌劲也不如先前勇猛雄厚。

    楚央央见陆天山一掌击向她的肩膀。她原本是能躲开的,但心里忽生一计,硬生生挨了一下。那一掌并没有使用全力,但足以将她打出三米开外,重重摔落在地,而她的肩膀也疼入心扉。

    “呜…”她捂着肩膀,呻吟出声。该死的,居然这么痛!

    陆天山见打伤了小丫头,而且还伤的厉害,心下一喜,也没怀疑其中有鬼,可见对自己的实力自负的很。他一门心思攻击起白银和小白狐,心想杀了这两个东西后,再杀那小丫头。

    楚央央美眸里闪过精光,暗中爬起,身子猛地跃到半空之中,手中圣剑朝着大地倾垂而下,目标锁定陆天山天灵盖,那凌空倒惯的招式划破长空,她目光一凛,冷然道:“陆天山,你伤我一下,那便以死奉还!”

    她楚央央想来睚眦必报。

    陆天山闻声,暗道不妙,抬头后,只见那金光闪闪的剑身直接从他的额头穿过后脑,而他瞪着双眼,眼睛里尽是不可置信。怎么会?他死也没想到这小丫头是诈伤!

    “啧,可惜刺偏了。”楚央央嫌弃的皱眉,踩着陆天山的头颅,拔出了染血的圣剑。

    “吼吼!”白银僵尸不管人死了没,它扑了上去,一阵撕扯吞噬,瞬间让陆天山面目全非,落不得全尸。

    小狐狸也不甘示弱,它的毒让陆天山的肉漆黑一片,让人根本人出去那是人肉。

    明明是让人作呕的血腥场面,可百里家和逍遥谷长老们看得两眼放光,那小丫头居然率先打赢了,真是后生可畏啊。他们心里一阵激动,下手也越发狠戾,暗道,小辈都如此厉害了,老辈可不能轻了去。

    聂小娴和百里霜也松了口气,还好儿媳妇(央央)没事。

    “掌门被打死了!”

    那些个望天山虚境武者们,瞧见掌门死了,顿时脸色发白,手下越发无力。而那些处在水深火热中的化境弟子们,就连出手自卫的欲望都没有了。

    那异界中实力最强的老者也愣愣看着眼前一幕。“这,这怎么可能?”一个虚境八阶巅峰的武者就这么被一个虚境二阶的小丫头斩杀了?

    老者一直没动手,并不是真的被骷髅军困住了,而是觉得陆天山应该能轻而易举杀了那小丫头,可结果居然…他阴狠地捏碎一个骷髅军的头骨,长袍袖子一挥,强风居然扫到了几百了个骷髅军。他一个闪身,人便出现在楚央央五米之外处,他阴森道:“小丫头,老夫倒是小瞧了你!”

    那饱含威压的嗓音,让本就受了伤的楚央央立马气血翻腾,猛地喷了口血。而其余人也被这声音震得头皮发麻,出了一身冷汗。

    老者什么也没做,他沉着脸,挥了挥手下衣袖,仿佛那样那就杀了楚央央。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袖下卷起飓风,将靠的近的武者和骷髅军们全部掀飞,而最厉害的一击直逼楚央央面门,速度快得让人咋舌。

    “央央,快躲开!”

    “闪开,快!”

    不止聂小娴和百里霜急得大喊,就是百里家和逍遥谷的长老们也齐齐唤道。奈何他们距离太远,且又被手上之人缠住,根本无暇分身救小丫头。

    这一刻,楚央央根本躲不了。她捂着胸口,呆呆站着,眼神灰蒙蒙的,几乎没有焦距,她仿佛能够看见远处一道死亡的曙光朝她移来,明亮的刺眼,她想将这碍眼的光芒挥去,亦或是躲得远远的,可是却挥不去斩不断。她脑海里尽是,若是她死了,她的墨墨怎么办?难道又要延续上一世的悲剧与他阴阳两隔?亦或是他还有本事让她重活一世?不可能了,墨墨说过,重生之法只能用一次。

    不!

    她不想死,也不能死。

    她猛地闭上了眼睛,仿佛这样就能赶走那讨厌的光芒,让她觉得自己是安全的。可心里又有个声音再告诉她,一切都是她自欺欺人,掩耳盗铃,她终是躲不了死神的召唤的。

    朝霞下,光芒笼罩在她瘦小的脊背上,那红色的霞光非但没染红她精致的小脸,反倒是让它更加苍白,她眼角滑下两滴清泪,轻声唤道:“墨墨。”

    这一声,寄托了太多,包含了太多,但更多的是不舍。

    她舍不得离开墨墨,舍不得他对她笑,舍不得他看她时的宠溺眼神,舍不得他对她的轻声细语,舍不得他温柔缱卷的细吻,舍不得他温暖安全的怀抱,有太多太多的舍不得,但最重要的是,她舍不得留下墨墨一人在世,面对那无尽的孤独,无边的黑暗,亦或是舍不得墨墨随她而去,终是醉生梦死。

    然而,死亡钟声迟迟没有响起,死神的利爪也迟迟没有伸向她。

    她鼻息间传来一股熟悉的淡香味,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让她眷恋的怀抱,她觉得整个人轻飘飘的,又轻轻唤了一声。“墨墨。”

    “傻丫头,我说过,只要你唤我的名字,我就会出现在你身边。”这声音沙哑极了,饱含了浓浓思念及后怕。

    楚央央听着熟悉,而圈住她身子的手也越来越近,似乎想将她那人他的骨血中。“墨墨?”她闭着眼眸,试探问了句。

    “央央,是我,睁开眼看看,你的墨墨来了。”黎墨心疼的在楚央央挂着眼泪的眼角轻轻吻了一下,他的声音仿佛让人觉得他在呵护一具易碎娃娃。

    楚央央听话的睁开的双眼,她想,就是能在幻觉中看到墨墨也是好的呀。果然,她的墨墨就在她的眼前,他抱着她,让她触手可及,她甜甜笑了。

    “我是真的。”黎墨提醒某个神经错乱的小丫头。又见她胸口衣襟和袖子上血迹斑斑,那深邃的眼神暗了暗。

    “真的?”楚央央捏了捏自己的脸一下,她疼得吸了口冷气,果然是真的,她猛地抱住了他,眼泪不要钱似的,大把大把往下落。“墨墨,我好想你,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傻丫头,告诉我,刚刚为什么不躲开?”黎墨严肃将人拉开自己怀抱,一脸生气道。

    这两日,他一刻不歇赶来归勒崖,瞧见崖下处处残肢断臂,便知道这里发生了大战。在杂乱的人群中,他顺利找到了央央的身影,可是她的处境非但没让他放下悬了几日的心,反倒是更让他的心窜到了嗓子眼。他来不多想,袖下一挥,将那老者击向央央的气刃打偏,然后将这她护在了怀里。

    “我躲不了。”楚央央闷闷说了一声,毕竟她和那老者的实力相差太多了。

    “你没有试过,又怎么知道躲不了?”黎墨冷声,他头一次斥责了她。

    这话让楚央央一愣。

    是啊,她没试过,又怎么会知道躲不了呢?似乎当时她心里只就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老者太厉害,她根本就无力反抗,甚至不想去反抗。她有些自责,心里后悔,她低着头,该死的,她就是为了墨墨也要拼命躲开的。

    “对不起,墨墨,我错了。”她声音里带着悔意的哭腔。

    “央央,答应我,没有下一次。这里…”黎墨眼眶有些微红,他牵着她的手按在了他的胸膛上,他盯着她的眼眸,前所未有的认真。“这里再也承受不了一次生离死别了。”

    “恩恩,墨墨,相信我,我保证没有下次了。”楚央央眼泪如断了线的玉珠,她一边急切保证,一边脑袋直点。这样的墨墨,让她心疼的快发疯了。

    黎墨听到保证后,那张绝美的脸上泛出笑意,他轻轻揉了揉她的发丝,在她嘴角印下一吻。“央央,乖乖睡上一觉,这里交给我。”

    楚央央不想睡的,可是她承受不了精神和身体的双重创伤,晕倒在黎墨的怀里,而她的脸上却带着安心的笑意。有墨墨在,就算世界末日了,她也不怕。

    那边,百里战海和黎天等人松了口气。娘的,吓死他们了,这小子出现的真及时。

    聂小娴是看不见了,因为在楚央央被击中前,焦急加惊恐地晕了过去。

    百里霜扶着聂小娴,看着黎墨抱着楚央央,牙酸的想咬袖子。好吧,他承认他输给这个男人了,他终是没本事第一个冲到央央面前,甚至自身的速度让他做不到以身子替央央挡那一击。

    而在黎墨和楚央央不远处,同样赶来的莫倾城也黯然神伤。哎,他的武功还是差了墨岛主一截,不仅在路上赶不上人家,现在还抱不到美人归,看来以后还是把心思放在古武上吧。而他输了黎墨的闷气,也尽让他发泄到了望天山弟子的身上。

    黎墨幽幽盯着那出手攻击央央的异界强者,眼里杀意凛然,他冷冷开口。“八部长老。”

    倏地,四面八方飞来八位苍发老者,他们恭敬半跪。“少主!”

    “给我杀,一个不留。”黎墨冷森开口。

    “是。”八部长老很自觉,一一对上那些异界来的武者。

    黎墨那威压气息让老者惊讶不已,若是楚央央醒着,也讶异,似乎墨墨的古武又精进了呢!

    老者摇头,不敢置信。“不可能的,这个界面的人古武怎么可能会高过…”

    至于老者想说什么,黎墨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并没有给他说完的机会,而是以实际行动告诉他,欺负央央的人都得死,没有任何理由。

    因为有黎墨、八部长老和莫倾城的加入,异界武者瞬间溃不成军,最后连望天山的虚境武者们都一一被击杀。

    望天山与归勒崖一战在隐世中注定是个传奇。

    这些传奇无不围绕招魂幡、骷髅军,小姑娘击杀陆天山,以及琉璃岛岛主的惊采绝艳和强大。

    三日后,知秋带着琉璃岛弟子风尘仆仆赶来了。停歇了一日后,正如陆天山所想,琉璃岛、逍遥谷、归勒崖,三秘境弟子合攻望天山。望天山在历经几千年,终究如一个朝代一般,从崛起到兴盛,从兴盛要衰落,再从衰落到灭亡。而与望天山一丘之貉的巫家、北派,以及其他一些依附于望天山的隐世家族和门派,也一并被斩草除根,淹没在了历史的尘埃中。

    望天山被灭以及从四秘境除名的事,楚央央也是在几天后知道的,因为她这一睡就是五天。不仅黎墨隐隐担心,也让担心儿媳妇的聂小娴急白了好几根头发。

    犹记得,那一日清晨。

    楚央央睁开时,第一个看到的就是黎墨,那是他清晨时的睡颜,他和着衣服安静的躺在她身边,静谧的诱人。她在他唇边偷了一个香,他便如睡美人一般醒来了。

    “墨墨,来了归勒崖这么久,我都没有好好欣赏这里的风景,不如你带我去崖上看日出吧,听说这里的日出是最美的。”

    “好。”黎墨温和点头,他对她向来有求必应。只不过他可不认同她的话,因为这世上最美的日出在琉璃岛。他抱着她,没让任何人发现悄悄离开了百里家,他抱着她坐在崖上,看着那缓缓从东边升起的日出。

    红彤彤的阳光下,两人偎依而作。

    “央央,伤口还疼吗?”黎墨的手不敢搭在她手上的胳膊上。

    “好疼,疼得很厉害。”楚央央嘴角勾出狡黠笑意,脸上却是一脸痛苦。

    “我看看。”爱妻成命的黎墨自然相信,他看完了楚央央胳膊上的伤口后,又要掀开她的衣服看看肩膀上的伤。发现没什么大碍了后,松了口气。而他看向楚央央时,却发现这个小丫头正笑眯眯地看着她,如一只可爱的小猫咪,亦或是一只小狐狸?

    “我骗你的!”

    “你这丫头。”他无奈摇头。

    楚央央才不管,她就是喜欢被墨墨关心疼爱的感觉。她扑腾到他怀里,拿着他柔顺的银发把玩,糯糯道:“对了,墨墨,我们的订婚宴似乎只办了一半。”

    “恩,不补办了。”一天不成为自己老婆,他一天不放心。

    “为什么?你不想娶我了?”哭丧脸。

    “怎么会,我们去琉璃岛直接办婚宴。”他连忙解释。他的小算盘打得可响了,琉璃岛可是自己的地盘,谁也抢不走他的央央。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说来,她都一次没去过琉璃岛呢!还有那本从上古遗迹中得到的养生秘籍,她也想看看呢!

    “现在去如何?”他自然是希望越快越好。

    “真的?”

    “真的。”

    “那好,咱们现在就走。”

    “如你所愿。”

    于是,黎墨说走就走,抱着自己的小娇妻飞离归勒崖,目标琉璃岛。

    “哎哎,先别急,墨墨,你见过黎谷主和他夫人了吧?他们是…”楚央央被猛然抱起,她一个惊慌,也突然想到黎天和聂小娴。

    “不用管他们,八日后便能到琉璃岛,翌日我们就举行婚礼。”黎墨的手都没顿一下,脸上也没有一点波澜,他心里最急切的就是想着快点娶这丫头过门。不过他的神色却告诉楚央央,他已经知道了。

    好吧。楚央央嘴角抽了抽,黎墨这儿子也不靠谱,也是一奇葩。她发现不是一家人还真不进一家门,他似乎和黎天一个德行,永远是妻子第一位,其他靠边站。而在他们身后,似乎还能听到聂小娴的咆哮声。

    “黎天,要是央央和小墨不叫一声妈,我这辈子跟你没完。”

    话说,小娴女王,您能换一句威胁你老公黎天的话吗?还有,您家儿子和儿媳妇早就飞走啦!赶紧骑着黎天去追吧!

    【全文终】

    正文完结了,想看什么番外,都能一一满足哦。

    另外,新文《蜜爱毒妃》今日开始更新,古言宠文,亲耐滴们支持一下,没错,就是求收藏,么么哒。

    这是一个夫妻同心,其利断金的热血故事。

    这是一个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溺宠故事。

    这是一对‘弱弱’夫妻,在乱世中共同打造辉煌盛世的故事。

    秦月:华夏国国安组7处队长,异能者,以风为刃,代号‘风神’。她亦是密香传人,更有‘修罗医’之称。以一人之力绞杀国百名异能者,最后穿越成相府嫡女欧阳明月。

    欧阳明月,行奢华,好胭脂,性嚣张,慕定王。经常骑着小红马,拿着蛇皮鞭抽挞京中百姓,更与一众官家贵族子弟结仇,一时间恶名昭著整个大燕。一朝身死,‘风神’取而代之后,又将绽放怎样的风华?--------《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重生之名门商女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9-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