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毒妃之废物大小姐-正文 番外:完美生活

类别: 作者:乞丐女王 书名:神医毒妃之废物大小姐
    --------《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b章节名:番外:完美生活/b

    一年后

    北漠,被黄沙覆盖的城市,几乎连道路都是沙路,狂风呼啸时,漫天呜咽,别有一派壮丽风景。ziyou 紫幽阁

    慕容钰、夏清歌二人这一年里四处游历,去过山川。

    在年关时,他们一起赶到了嘉峪关平安王府,见到了传闻中骁勇善战的荣王,第一次见面,夏清歌在一群身着铠甲的将领里一眼便认出了他,从外貌上说,荣王的长相和慕容钰有五分相似,不过也许是常年在漠北之地的缘由,他的肤色是健康的古铜色。

    初见他们时,荣王二话不说,上前就对慕容钰一顿训斥“你小子想媳妇想疯了是吧,老子派给给你捎过去多少封信催你回来,你都当作耳旁风了!”

    慕容钰浅笑着侧脸看向夏清歌,拉过她的手对向荣王道:“如今已经把媳妇给您带回来了,今后您也不必为此担心不是!”

    荣王低头朝夏清歌看来,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审视了一番“倒是和你娘有几分相似。”

    夏清歌淡然一笑“我们是母女自然相似,就如父王和慕容钰是亲生父子一般,清歌第一眼就认出了您!”

    “哈哈!”荣王爽朗大笑“不错,机灵的丫头!”

    原本二人只打算在漠北待几日就走的,可荣王好不容易抓住儿子,自然不舍得让他们这么快就离开,且听说他们一年前举办的婚事太过草率简单,又没有拜他这位高堂,说什么都要在荣王府重新成一次亲。

    慕容钰说与夏清歌时,后者颇能理解荣王的心思,自然也就欣然答应下来。

    婚事全全交给了荣王妃打理,虽她不是慕容钰的生母,在面子上却还是对他们不错的,婚礼举办的甚是热闹,夏清歌在洞房花烛夜时还冲着慕容钰感叹道:“没想到我们二人还要拜两次天地才可成为真正的夫妻!”

    后者只是微笑,将千言万语都用一个深吻代替“上一次身体不适,没能好好进行夫妻之实,这一次,你可要依我。”

    夏清歌撇了他一眼,眼神里满是哀怨“这一年你哪一夜放过我了?如今虽说是洞房花烛,却也和平日无异,早些洗洗睡吧!”一大早起就要起身打扮,如今她倒是真的困了。

    慕容钰不依,上前主动去解她的衣衫“你似乎忘记咱们还有任务没有完成吧!”

    夏清歌皱眉“什么任务?”

    “你不是说在梦里遇到的那位冥神让你早些生子,如今咱们是该考虑考虑了!”

    夏清歌脸上一阵黑白交替“慕容钰,你可扯得真远!”

    本想推开他不安分的手,却早已在他强势的吻下丢盔弃甲!

    整整折腾到半夜,夏清歌累的昏睡过去,慕容钰方才满足的停了下来,伸手拉过棉被盖在二人身上,低头看着脸色潮红的女子,爱恋的低头在她红唇上吻了一下,方才满意的将她搂在怀里安睡过去。

    大婚之后,慕容钰和夏清歌二人又在嘉峪关逗留了一个多月,这段时间,二人每日闲来无事都会出去遛马,四处看看,日子也着实过的安逸。

    离开漠北时,荣王一再交代,无论去哪儿都要一年回来一次,自己的儿子被皇帝关在京城十几年,他从心里觉得亏欠了这个儿子,相比较下来,荣王对待慕容钰要比府里的次子慕容宪亲近的多,慕容钰对荣王也是敬重有加,走之前也对荣王承若,今后只要有时间,他们就会一起回来。

    离开了北漠,二人一路又游山玩水了一段时日,直到二人到达兰州时,夏清歌总是贪睡,懒得动弹方才停下行程。

    慕容钰见她总是没什么精神,便亲自帮她把脉观看,诊断下来,他良久都未曾说话,脸上一阵怪异神色,不时盯着夏清歌的腹部瞧。

    夏清歌被他看的浑身不舒服“我到底怎么了?”

    慕容钰对上她气鼓鼓的小脸,伸手拉过她拥入怀里“接下来咱们不能在四处乱跑了,如今就姑且在兰州安顿下来吧!”

    夏清歌挑眉,随即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你是说我怀孕了?”

    “嗯!的确是有了!”

    得到了慕容钰确定的话,夏清歌忍不住伸手抚上自己的肚子,心里想着,肚子里的这位想必就是那位神仙转世吧?想到此她在心里提醒自己一句,的确是该悠着点才是!

    “也好,兰州这地方我很喜欢,住上一阵也不错!”

    “嗯,明日我就去寻座清静点的宅子,争取三日之内就搬过去。顺便也将巧兰她们叫过来吧,你今后身子笨重了定要有人照顾,随便在城里买的人我也不放心!”

    巧兰、无双他们一年前去了京城,那时正在夏清歌和慕容钰都昏睡不醒的时候,等他二人醒来后就想四处走走,便让巧兰他们一行人先回药王谷,如今无双也出生了个大胖儿子,一群人过来了倒是热闹!

    “好,你做主便是!”

    第二日一早

    慕容钰就出去忙活宅院的事情,前三个月孕妇不易下床,再加上她肚子里这个的确是重量级人物,夏清歌也着实听话的躺在床上一日,慕容钰走时交代了客栈老板娘替他照看夏清歌,可心里还是不放心,出去半日便匆匆赶了回来!

    “用过午膳了么?”

    一进门见夏清歌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他含笑走了过来,伸手将她搀扶着坐起。

    “没呢,不想吃,没胃口!”如今不过怀孕一月,她就感觉自己浑身都不舒服起来,除了想吐就是想睡觉,丝毫没有食欲,更没什么精神。

    慕容钰皱眉“今个儿又吐了?”

    站在一旁的妇人点了点头“夫人的身子骨弱,孕呕的迹象比较明显,熬过这一个多月就好了!”

    慕容钰秀眉皱的更紧了“李婶,麻烦您帮她准备一些清淡的饭菜过来吧!”

    妇人赶忙点头应下“好的好的,公子稍等!”

    待李婶走了之后,慕容钰褪下鞋子坐在床上,伸手挥出一道内力输入了夏清歌的身体里,一炷香后,他方才收手,夏清歌感觉自己身体发热,出了一身的细汗,软绵绵的倒在了他怀里,嘴里嘟囔一句“怀孕可真是麻烦,若你能帮我生就好了!”

    本是一句抱怨却让慕容钰忍不住笑出声来“若我能生,也不必你这么受苦了!”

    夏清歌被他这句话说的一阵心暖,舒服的窝在他怀里,闻着属于他的淡淡香味“房子可找到了?”

    “我吩咐了人去办理此事,明日想必就有着落了!”

    夏清歌昂头看了他一眼“你背地里的势力究竟有多大?怎么到哪儿都有你的人?”

    慕容钰淡笑一声“想要在皇家站住脚跟,从我很小开始就培养了不少暗地势力,如今究竟有多大倒是从未衡量过,遍及每个州郡倒是有的。”

    夏清歌震惊,见他笑的无畏,她愕然“遍及州郡?如此大的势力,若让凤云璃或者慕容逸知晓,第一个办的就是你,这样的势力可是要动摇国本呢,你却说的这般云淡风轻!”

    慕容钰不以为然“所以我从不显露什么,暗地里的东西是永远不适合抬到名面上的,凤云璃知晓、慕容逸又何尝犯傻,若他们真敢动我,我倒是不介意让整个大陆国本来一场大地震。”

    夏清歌眼神里冒着星星,上前主动吻了他一口“我的夫君可真是厉害,小女子,还有小女子肚子里的孩子,今后可就全部仰仗夫君了,吃吃喝喝、游山玩水,外加闯祸惹是生非,都有夫君你一人承担好不好?”

    这一声声夫君叫的人酥到了骨子里,慕容钰心里一阵荡漾却并未忽略她话里的狡诈“孩子还没出世,你这做母亲的就已经想好如何让他闯祸可还了得?若是女儿宠着也就罢了,可若是男孩,从小就要让他学会如何独立才是,他父亲可是九岁起就脱离了父母身边的。”

    夏清歌轻笑一声,撇了他一眼“可真是重男轻女呢!”

    “自然!若是女儿我必定要宠着,和你一样,母女二人都要好生保护!”他相信,若是女儿的话定然会长得像她,这样一大一小的在他身边,此生福气足已!

    二人闲聊一会儿,李婶端着几样清淡小菜走了进来。

    慕容钰将夏清歌搀扶着下了床,看到桌子上摆着的清粥小菜,倒是没什么呕吐的感觉。

    “多谢李婶子!”夏清歌含着一抹微笑朝身旁妇人看去。

    他们在这家客栈住的这些时日,和这位客栈老板娘多有往来,李婶心眼很好,热与助人,慕容钰毕竟是男人,怀孕的女人有何忌讳他也没什么经验,多亏李婶在身旁帮衬着。

    “夫人不必客气,您好生调养着,争取给您家相公生一个大胖儿子,这才是福气啊!”

    李婶说笑一句,夏清歌只是淡淡一笑,心里暗道,只怕慕容钰更希望是个女儿吧!撇了慕容钰一眼,只见他正帮她盛了一碗白粥,用汤匙缓缓搅着,面色没有过多情绪。

    李婶又叮嘱了夏清歌几句便起身离开了,慕容钰端着碗碟递到她面前“先喝些粥食垫垫肚子!”

    夏清歌见他忙活了半天,虽然没什么胃口却不想拨了他的好意,张口喝下,慕容钰见此满意的继续喂着她,片刻的功夫一小碗的白粥都被她喝了个精光。

    随后吃了几筷子青菜,她实在不想再吃,慕容钰也不再劝说,搀扶着她躺在床上,不过一会儿,夏清歌便再次熟睡了过去。

    第二日一早,慕容钰起身未曾惊动夏清歌,下楼朝李婶交代了一句便出了门,待回来时已经过了晌午。

    回到房间见夏清歌和李婶坐在房间里有说有笑,二人手中还各自拿着一件未完成的针线活,听到门边有声响,夏清歌抬头朝这边看来,二人四目相对均是一笑。

    “回来了!可吃过饭了?”

    “还没!”他走到床榻边上坐下,朝夏清歌手里的一件月牙白的袍子看去,明知故问的道:“在做什么?”

    “眼看快开春了,给你做了一件单衣。”夏清歌边说话边拉过针线,插在衣服上放在了一旁的篓子里,李婶也将手里做下的小衣服收了起来。

    “你们小夫妻好生聊着,我出去给你们做些饭菜来!”

    慕容钰冲李婶子点头致谢“有劳婶婶了!”

    李婶憨憨一笑,就转身走了出去,慕容钰将竹篓拉近跟前,拿起里面那件小衣服细细观看“可真是做的急了,也不知是男孩还是女孩就做下了,若是女孩的话,岂不是就浪费了。”

    夏清歌轻笑一声“谁说是为咱们的孩子做的?这一件大点的是为景铭、无双他们家那大胖小子做的,如今都两岁了,也不知身高如何,这小衣服就做的偏大了一些,这件小的是给巧兰刚刚出声的婴儿的,想来穿着正合适,本想着自己做的,李婶子活计好,便好心帮忙做了!”

    慕容钰听后点了点头“如今你怀孕了这些事情还是不要做了,今个儿多亏有李婶子帮忙,等咱们明日走时,我定会好生谢她!”

    “可是找到宅院了?”夏清歌边说话边整理着身前的针线,慕容钰帮忙收到篓子里“嗯,距离这里不远,是一套三进三出的院子,虽居所不大倒很是别致,如今我已经买下来了,吩咐了他们,明日便可搬过去!”

    夏清歌点了点头“也好,早些搬过去等巧兰他们来了也有个落脚的地方!”

    第二日傍晚

    慕容钰和夏清歌二人整顿了行礼便搬来了这座宅院内,里面花池水榭、树荫婆娑倒是极其秀丽,刚入院子时就有四名上了年纪的老仆恭候在外“见过夫人!”

    夏清歌看向四人朝慕容钰询问一眼,后者解释道:“巧兰她们如今一时半会的也赶不来,我便将绣房内相识的管事嬷嬷招了来暂时帮衬着。”

    从慕容钰的口中夏清歌得知,兰州最大的秀坊便是他旗下的产业,如今从那里找来几人暂时伺候着也是最好的办法。

    入了宅院后夏清歌并未仔细观看宅院的情形,只是听慕容钰在身边介绍了一些,一进的院子里是迎客所有,一般外来客人可居住在此,二进的院子是下人们所居住的,最后一进就是他们夫妻平日居所。

    夏清歌跟随着他一路走到了他们的房间,当看到床榻前那张红木制作的摇篮,不由一喜“你竟然连这个都准备下了?如今才一个多月,等他出世还有很久呢!”

    “先摆上吧,总是要用的!”

    虽然慕容钰从未说过,可夏清歌却知晓他比自己都渴望这个孩子的出生,温柔一笑,拉过他的手“今年怕是不能四处走了,你在兰州打算做些什么?”慕容钰低头看向她低声询问“为何这样问?”

    “我不是害怕你无趣么?”

    “呵呵,守着你们母子就是我最大的事情,哪里还有时间无趣,而且兰州也有我不少生意,平日闲时倒也可以去看看!”

    夏清歌听后安心不少,这一年里他几乎什么事情都不做,只是陪着她四处游走,有时候她会害怕他不适应如今的生活,毕竟从前是尊贵无比的小王爷,掌握兵权,一呼万应,而如今他的身边就只有她一个人。

    慕容钰一眼就瞧出她心里的想法,伸手将她揽在怀里,低头轻吻着她的额头“你不要多想什么,我这一生并不求什么江山霸业,人生短短数十年,我只想用这有限的时间好生陪伴着你,这便是我最大的心愿,所以,只要有你在的地方,我满心都是欢愉又哪来的无趣?”

    夏清歌心中温软,伸手揽过他的腰身“等孩子大些了咱们就去草原上居住如何?”

    慕容钰低头轻笑,伸手抚摸上她的脸颊“难不成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为何我想什么你就会想到什么?”

    夏清歌挑眉“你也是这么想的?”

    “嗯!这一年里我们去过不少地方,可如今真正让我怀念的仍旧是那片净土!”

    夏清歌嘴角的笑意加深了不少,伸手抚摸向自己的腹部,心里暗自祈祷,希望里面的小家伙早些来临。

    随后的日子,慕容钰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府中陪伴夏清歌,除非偶有生意上的事情需要处理,他方才会离府出去。

    而夏清歌则清闲的多,慕容钰一般是不让她在前三个月轻易下床的,若实在闷得狠了,他方才带着她出门晒晒太阳,或者将李婶子叫来和她说会子话,有时候找来伺候的几位婆娘一起刺绣,说起刺绣,这几日夏清歌无意之下倒是给慕容钰的秀坊招揽了不少生意。

    平日闲来无事时,她喜欢在屋子里画些花鸟图,偶然间被身边伺候的嬷嬷瞧了去,便寻着要了一张回去做花样,不曾想,夏清歌绘制的花样很是新颖,一经问世便招来了很多生意。

    夏清歌实在是太闲了一些,听到自己绘制的花鸟图热卖,心里也着实高兴,最主要的是,总算是找到了一点事情可做,也不至于闲着每日发呆的好。

    日子就这样一转眼过了半个多月,一日早上,慕容钰刚刚醒来,见怀里的小女人正睡的憨实,他不忍吵醒她便瞧瞧起身穿上外衫走了出去。

    正在打扫院落的嬷嬷见慕容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立刻上前“主子起身了?老奴这就伺候您梳洗!”

    “不必了,我自己来就可以,夫人如今还正睡着,待会儿想必会有人来府里,你去门口迎一下吧!”如今算算时日,景铭他们的确是该到了!

    “好的,老奴这就去!”

    魏嬷嬷领命转身离去,慕容钰方才打了水,洗漱一番又重新折回了房间。

    “怎么这么早就醒了?”一入屋内便见夏清歌坐在镜台前,他含笑走了过去。

    夏清歌拿起手中木梳递给身后走来的慕容钰,后者接过来帮她缓缓梳理一头青丝,夏清歌对着镜子里的身影道:“每日吃了便睡,如今看看自己都快胖了一圈了,在这么下去,还不等肚子里的孩子出来我都成了胖子了!”

    慕容钰忍不住笑了一声“哪个女人怀孕不是如此,却也不能因为身材变得丰盈了就不调养了!”

    “待会儿陪我去外面走走吧,总是守在屋子里着实烦闷!”

    “待会儿你就不觉得闷了!”慕容钰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夏清歌撇了他一眼“有事瞒着我!”

    “呵呵,等会儿便知!”

    熟练的帮夏清歌梳理了一个发髻,随后又帮她穿戴好衣衫,梳洗过后,慕容钰方才带着她出了房门,刚走到前院便有一行人迎了上来。

    “小姐!”

    夏清歌循声看去,身子猛地一颤“你们来了!”

    只见对面几位年轻女子快步跑了上前,两名妇人怀里各抱着一名婴儿“小姐好狠的心,这一年多来,你随着小王爷四处游玩将奴婢们扔在了药王谷不管不顾的!”

    听到无双上前第一句就是抱怨,夏清歌不怒反笑“你当时挺着大肚子,能带你去哪儿?即便我有心带你去,景铭怕是也不乐意吧!”

    夏清歌朝身边几人一一看去,见巧兰气色红润,身子丰盈,想必是刚刚生下孩子不久,如今还在恢复阶段,而木槿,夏清歌看向她,心里着实替她担心,和李昭纠缠着这么几年,二人竟然一直都是忽冷忽热,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修成正果。

    “我看看孩子们!”她走进巧兰、无双二人身边,无双的孩子如今两岁,取名景箫,模样有七分景铭的模样,那一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着实像极了他。

    巧兰的孩子是个刚出声的女婴,如今刚刚两个多月,模样还未张开,不过看着倒是和她母亲相像一些。

    逗了会儿两个小娃娃,随后景铭、景泓、景墨、景天四人走了过来,他们朝慕容钰、夏清歌行了一礼,景铭嬉笑着对夏清歌道:“小姐这话说的可就错了,无双若做了决定,我哪敢不从啊!”

    他一句玩笑惹得众人都笑了起来。

    “巧兰,姜成大哥呢?”

    这时她方才注意到不见姜成的身影,巧兰朝门外看了一眼,轻笑道:“小姐稍等片刻,待会儿您看看是谁来了!”

    巧兰话落不多时,门外便走来了三人,当夏清歌看到来人之后,欣喜的也顾不得自己的身子,立刻疾步上前,害的慕容钰着实担心了一把,急忙上前搀扶着她。

    “姜嬷嬷、夙壑!你们也来了!”

    “姐姐!”夙壑一见到夏清歌,兴奋的跑了上前,本想一把抱住夏清歌,却撇了一眼旁边的慕容钰,方才收手呵呵一笑“差些忘记了姐姐肚子里还有我小侄女呢!”

    姜嬷嬷一听急忙插了一句“小少爷怎么能说小姐肚子里怀的是女娃子?说不准是个小少爷呢!”

    夙壑不以为然,朝慕容钰扫了一眼道:“只怕在姐夫心里,更希望姐姐怀的是个女娃子才对!”

    慕容钰听后脸上的确带着一抹喜色,姜嬷嬷看到后方才摇了摇头,别家的娘子,最害怕的就是肚子不争气生下个女娃子受夫君埋怨,不曾想自家姑爷竟更希望姑娘生个女娃,真是爱屋及乌的表现啊!

    夏清歌含笑朝夙壑看来“一年多不见,你小子又长高了,在这么长下去,怕是不出三年就要超过姐姐了呢!”她温柔的上前帮夙壑整理这衣衫,仔细端详。

    如今的夙壑已经是十一岁的少年,原本就是精雕玉镯的娃子,如今长得越发精致,如玉的面容上颇有几分慕容钰的神色,有时恍惚,夏清歌总觉得夙壑该是慕容钰的弟弟才对!

    夙壑眨巴着烁石一般耀眼的双眼,嘴角翘起“夙壑每日都盼着能早些长大呢,这样夙壑就能保护姐姐了!”

    夏清歌心里一阵温暖,感叹道:“本想着住在兰州人生地不熟的,如今可好了,你们都过来了,我也不会感觉无聊了!”

    这时,扶在她腰间的手稍一用力,吸引了她的视线,慕容钰朝她温柔看来“出来转了一圈,如今该回去了!”

    夏清歌嘟嘴“总是在床上躺着会发霉的!”

    无双、巧兰急忙道:“小姐,小王爷这是关心你,孕妇前三月定是要躺在床上好生养着的!”

    “是啊大姑娘,你本就身子羸弱,更是要多听姑爷的话了!”

    夏清歌假装不悦的扫了众人一眼“你们这一个个的,怎么总是向着他说话!”

    “她们是帮理不帮亲!”

    夏清歌越发不满,众人呵呵一笑。簇拥着她回到了房间里。

    几个丫鬟来了之后,整个院子里便也开始热闹起来,夙壑整日缠着慕容钰教授他武功,慕容钰也不推脱,每日早起两个时辰都会待在院子里练习,景铭、景墨、景天、景泓四人在旁观摩,夏清歌看在眼里也开心不已,虽然慕容钰一心守着她毫无半句怨言,可他毕竟是男人,不能成日守着她一个女人,如今夙壑来了给他找些事情做也是极好的,在加上景铭几人,毕竟是男人,平日一行出去打猎喝酒,也过的着实潇洒。

    有人在一起,这日子方才过的有声有色,一晃眼,夏清歌即将到了临盆的时日,自己身为医者很明白孕妇生产时的过程,心里到没什么可紧张的,相反的,倒是慕容钰,自从一月之前便将稳生的婆娘接到了府里,一个不行,他还一次性请了三个。

    夙壑还曾为此跑到夏清歌跟前取笑了他一番“姐夫这真是慌不择路的模样,他只怕早就忘记自己是一代医圣的徒弟,总是害怕姐姐你出什么不测,如今这心情只怕比你还紧张!”

    夏清歌淡笑不语,心里却满满的都是幸福。

    有这么一个男人真心疼爱着,只怕是全天下女人梦寐以求之事,她何德何能有这个福分!

    良久,她方才意味深长的对夙壑进行了一番说教“今后要以你姐夫为榜样,若娶了妻定要好生待她!知道吗?”

    夙壑似懂非懂,却也十分郑重的点头,若干年之后,夏清歌在想起她和夙壑这番话,心中不免感叹,没想到她当时随口提醒夙壑的一句却是为她肚子里的女儿铺了一条幸福之路。

    晚上

    夏清歌梳洗过后巧兰便搀扶着她躺下休息“小姐,待会姑爷就回来了,你先早些睡吧!”

    夏清歌点了点头“你回房休息吧,如今婴儿还在哺乳期,你总不能为了我不顾及自己的孩子了!”

    巧兰轻笑一声“不碍事的,那丫头安静的很,奴婢刚喂了她,如今跟着姑母早就睡下了!”

    一旁的木槿走了上前“还是让我伺候着吧,你和无双都回去休息便是!”

    夏清歌也点头赞同“巧兰、无双,你们先回去吧,木槿留下来就可以了!”

    无双也着实不放心“木槿她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还是奴婢留下吧。”

    木槿脸上闪过一道可疑的红晕辩解道:“谁说我不了解?别忘记了,我可是从药王谷出来的,做为大夫最适合守护小姐了!”

    巧兰见木槿恼羞,急忙拉了无双一把“好了,咱们听木槿的,先回房休息吧,姑爷不过会儿就回来了!”

    随即,无双被巧兰拉了出去,待屋子里就只有主仆二人后,夏清歌抬头朝木槿看去“坐下来和我说会儿话吧!”

    木槿也看出夏清歌有话要问,老实的坐在床边“小姐有何要问的?”

    夏清歌也不转弯抹角,直言道:“我看着巧兰、无双都嫁的如意郎君,着实为她们高兴,如今就落下你了,你和李昭究竟有没有这个意思?”

    木槿眼神内划过一抹哀愁“奴婢和他不可能的!”

    “为何不可?”

    木槿苦笑“他是李国公家里的贵公子,如今李家得到平反,沉冤昭雪,他已经是身份尊贵的国公府世子,而奴婢只是一个闲散的江湖人士,哪里能和他般配的!”

    夏清歌秀眉微皱,李昭的身份自然不必多说,如今慕容逸又着实器重他,在秦武,他如今的确算得上是赤手可热的人物,木槿有所担心是必然的。

    “两人合不合适有时并非只看家世背景如何,最重要的还是要看心灵上的沟通,和这个人究竟有多么爱你,如果这两样他都有,你何不去尝试一番?”

    木槿沉默不语,夏清歌见此刚想在劝说两句,小腹却传来一阵下坠般的绞痛,她闷哼一声,双手紧紧抓住被角。

    “小姐,你你是不是快要生了?”

    见夏清歌这模样,木槿急忙起身揭开被子查看了一番,立刻便跑到门外大喊一声“快来人,夫人要生了!”

    刚刚回房的巧兰、木槿闻讯赶来,睡下的姜嬷嬷、夙壑等人也不耽搁,陆续赶了过来。

    “啊!。”房间里,三个稳生的婆娘各自忙活着。

    “夫人,在用力一些,羊水已经破了,孩子快出来了!”

    夏清歌疼得皱紧了小脸,双腿被高高架起,心中咒骂一声,谁都不曾告诉她,生孩子竟然会这么难受,只怕真不如挨上一刀子来的痛快,难怪后世的女人都喜欢去做剖腹产了,心里暗道,等她好了定要把剖腹产的理念传输开来不可!

    当慕容钰赶来时就是听到房间里一声高过一声的痛呼,他面露焦急,疾步就想要闯入房间,却被门外的姜嬷嬷和巧兰一行人拦了下来。

    “姑爷在耐心等候片刻吧,哪个妇人生产都是要经历这个过程的!”

    夏清歌的痛呼声让站在门外的慕容钰跟着一阵阵抽痛,那种担惊受怕的感觉让他觉得分分秒秒都是煎熬。

    突然,一道孩提的痛苦声响彻整个房间,接生的婆子将赤身的娃子用锦被包裹,低头一看庆贺道:“夫人好福气,生的第一胎是位千金!”

    夏清歌脸上沾满了汗水,她缓缓睁开眼朝接生婆娘怀里望去“怎么会这样?”不应该是个男孩吗?难道冥神搞错了?

    正在她不解时,肚子内又一阵下坠般的疼,一旁的婆娘见此急忙低下头观看“哎呀,还有一个小的呢!”

    听到这里,夏清歌安稳的闭上了眼睛,心里也松了一口气,生孩子着实痛苦,如今一次性将那位大仙请来也算是聊了一桩心事。

    门外姜嬷嬷、巧兰一行人听后个个欢喜“姑爷,听到了吗,小姐生的是一对!”

    慕容钰秀眉却未曾松开,等房门打开,婆娘们抱着一对儿女走上前来报喜时,慕容钰顾不得多看孩子一眼,立刻冲进了房间。

    “还疼不疼?”看到床上满是鲜血,他更是心疼。

    “姑爷,这地您不易待着,等奴婢们将屋子里收拾了您在来吧!”

    夏清歌朝身边围着的人看去,慕容钰紧拉着她的手不放,她宽慰一句“听说男子不易见产血,不吉利,你还是出去吧!”

    “你可忌讳这些?”慕容钰反问,倒是一下子把夏清歌问住了,她自然是不信古代这些说法,在那个时代里,男子不但能见血,有的人还亲自进产房用摄像机亲自录下老婆生产全过程。

    见夏清歌的神色,慕容钰便已有了答案,朝身后的姜嬷嬷、巧兰等人道:“你们伺候着那两小的吧,我伺候大的!”

    姜嬷嬷见慕容钰丝毫未曾嫌弃屋子里的腥味,反而主动要伺候自家姑娘,虽觉得于理不合却也心中欢喜不已。

    “好的,老奴这就将小少爷和小小姐带下去让奶娘喂奶。”

    巧兰、无双均是有过经验的,在身旁叮嘱慕容钰一些常识,随后将脏了的被褥换了下来,这才折身出去。

    待屋子里只有二人后,慕容钰用温热的帕子帮夏清歌擦了擦身子,换上了干净的中衣,方才坐在一旁暗自傻乐。

    “你笑什么?”夏清歌见他脸上的笑意丝毫不减,好奇的盯着他看来。

    “呵呵,我在高兴你一次性生了两个,今后也不必在受累了,生孩子着实危险,今后少生为妙。”

    夏清歌见他的神色不像开玩笑的,心里不由觉得好笑,如今的他到真心像是个孩子一般“为何不去看看那两个小家伙?”

    “等你好了咱们一起看吧!”今日虽只是等在门外,可经受这个过程也着实让他心惊胆战,如今实在是没什么心思去看孩子!

    虽然慕容钰不想去看孩子,可夏清歌心里却升起一丝开心,因为她知道,在他心里她才是第一位的!

    接下来的一个月,夏清歌要经历所为的坐月子,身子不能洗,床不能下,着实快将她闷坏了,还好慕容钰寸步不离的守在身边,偶尔实在熬不过去了,他会用泡过药材的温水帮她擦擦身子,虽然日子难挨,也总算是晃眼的功夫过去了。

    这一个月里,夏清歌闲来无事就将那一对姐弟接到身边来,细细的观看着他们的眉眼,有时候不自觉的就乐的合不拢嘴,到这时她方才明白父母的滋味原来是这种感受,为此,慕容钰还时常生闷气,觉得她的视线里都是两个孩子没有了他,夏清歌晚上时便好生伺候着他,轻声安慰,告诉他这叫爱屋及乌,每到这时方才见他重新露出笑容。

    慕容钰为两个孩子起了名字,姐姐叫慕容嫣、弟弟叫慕容贤。夏清歌觉得名字起的不错可叫起来有点麻烦,便也一时兴起给两个孩子起了两个乳名,姐姐喜欢眯眼,看到吃的嘴角总是流口水,让她想到了馋嘴的小猫,于是就给她起了一个猫儿的小名。

    弟弟呢,这段时间也是夏清歌观察他最多的时候,他很少哭,自出声那一日就不曾哭过,所以产婆到她感觉下腹坠疼时方才发现肚子里还有一个小的,姜嬷嬷还曾为此担心,生怕他身体有什么问题,听老人说刚出生的孩子一定要在小屁股上打一巴掌,若孩子哭了便说明正常,若不哭,等孩子大一点了很有可能身体会比较羸弱或有先天不足的地方,虽然说他们都确定这小子身体正常,可他的一些行为着实让夏清歌担忧,他似乎很不喜欢慕容钰,只要是慕容钰要伸手抱他,他就一脸的不悦,时不时的小家伙还拿白眼去撇他一眼,更捣蛋的时候,竟然一泡尿湿了慕容钰满身都是。

    这无疑是在太岁头上动土,每每如此,夏清歌眼看慕容钰面色大变,她便急忙上前解救那哈哈大笑的小家伙,小家伙被她抱着时又是另外一个模样,亲昵的窝在她怀里,小脑袋在她胸前摇来晃去,无比享受的模样。

    慕容钰见此一把上前将小家伙从夏清歌怀里夺了过去,将他高高举起,父子二人大眼瞪小眼,谁都不肯退让,让站在一旁的夏清歌只能摇头叹息,真是前世的冤家来讨债了!

    夏清歌和慕容钰均是医术高明之人,也曾仔细给这小子把脉看诊,确定他的确没事,只是比较处事不惊而已,他总是喜欢睁着一双水亮分明的大眼睛默默看着周围的一切,可每当有大人拿着类似拨浪鼓一类的小玩具在他跟前显摆逗弄时,他的眼神却懒得多看一眼,所幸无趣的闭上了眼睛。

    夏清歌越看越是觉得这小子不简单,更确定他很有可能就是冥神所说的这位投胎转世的上仙。于是小名便给他起名仙儿。

    慕容钰曾嫌这名字女孩子气息太重,可拗不过夏清歌,硬是这么定了下来。

    猫儿和仙儿姐弟二人在父母周到的伺候下渐渐长大了。

    一转眼孩子到了一周岁,徐子煜、宋莜玉还有云峥、杨子月带着他们家的胖小子一同来到兰州,转成为这姐弟二人庆贺周岁,当日大家伙准备了不少送给两个小家伙的贺礼,一群大人围着桌子,夏清歌和慕容钰二人各自抱着一个上前,两个小家伙睁着好奇的眼睛在桌子上蹲着挑选。

    姐姐猫儿性子活泼好动,一上了桌子便又蹦又跳起来,看到小疯子一般的女儿,夏清歌也纳闷她和慕容钰都不是这性子,这丫头究竟随谁了?犹记得十个月时,两个小家伙刚刚学会走路,猫儿布丁点的小人,每日拿着个小木棍在院子里跑来跑去,见慕容钰和夙壑二人在院子里晨练习武,她就恨不得上去和二人干上一架,夏清歌算是发现了,这丫头得了幻想症,总觉得自己是天下无敌,武林高手。

    这一点倒是颇得白老头喜爱,百日宴时老头来了一次,之后便成了这里的常客,恨不得将这丫头给拐了去,天天囔囔着猫儿像他,夏清歌无语,时不时反击一句“想要孩子回玉女峰找云姑师父商量商量,每到此时,白老头脸上方才有了一丝尴尬。

    在看仙儿,这小子站在桌子上,低下头似乎在斟酌究竟自己要拿什么,正在这时,一旁的猫儿小跑着来到仙儿身边,用眼神示意让他先选,大姐大的派头着实不小。

    仙儿冷冷的撇了她一眼,移动着小碎步,距离她尽量远了一些。

    周围大人们见此均是啧啧摇头,这小子真心不好接触,这一年多来,除了他娘之外,谁抱就冲谁撒尿,无奈之下,这孩子也算是夏清歌一把拉扯大的,相对来说猫儿就好很多,慕容钰本就喜欢女孩,更是将猫儿宠的上了天去。

    “仙儿,你快看看喜欢什么,自己选一个,你不选,你姐姐也不会选的!”

    夏清歌在旁边催促一句,仙儿这才不吭一声的蹲下小身子,伸出肉嘟嘟的小手从桌子上选择了一把翡翠玉制作而成的玉箫,这只玉箫是慕容钰专门为孩子制作的,不曾想一向和他做对的儿子竟然选择了自己的东西,这让慕容钰脸上总算有了一抹满意之色。

    猫儿见弟弟选了一样,也不拉下,立刻蹲下身子捡起一把木制小短剑,在手中一阵挥舞,过后哈哈大笑起来,也不知她究竟在笑什么。

    仙儿撇了她一眼,眼神中颇有些嫌弃,越过她跑到夏清歌跟前,伸开双手讨抱,慕容钰见此,二话不说的将夏清歌揽在怀里,用对待情敌一般的眼神盯着自己的儿子道:“她是我媳妇,你要想找人抱,就娶一个媳妇去吧!”见仙儿怔愣的盯着他,随即小眼神里变成了气愤,慕容钰心里那个暗爽,臭小子,敢和老子我斗,你还嫩了些!

    夏清歌苦笑不得,自己被慕容钰抱的死死的,儿子可怜巴巴的站在桌边上,伸着小胳膊要抱抱,她真是恨不得松开慕容钰的手臂过去将小家伙揽在怀里,奈何,她似乎更想让身边这个大的高兴。

    杨子月见此急忙上前将仙儿抱起来,忍不住在他粉雕玉琢的小脸上猛亲了两下,方才撇了夏清歌和慕容钰一眼“这么漂亮的娃子,你们也真舍得这么对待他!仙儿乖乖,爹娘若不疼你,你跟着舅母回福州好了!”

    仙儿不语,不哭不闹,只是那小眼神太过哀怨了一些,徐子煜见此也不由惊叹“可不是前世仙儿才是你的恋人,如今见紫玉横插在你们中间,他这是表示不满呢!”

    夏清歌眼皮猛地一条,她似乎从未听冥神说起这位转世的大仙究竟是什么身份,也不知他们前世和这位仙人的关系如何,不过从如今的情况来看,慕容钰和这位大仙的关系一定不好就对了!

    晚上

    哄睡了两个孩子,夏清歌、慕容钰二人便在前厅又摆了晚宴,和云峥、徐子煜、宋莜玉、杨子月一共六人围坐在一起。

    夏清歌朝面前一对上好的环佩看去,微微一笑“哥哥等回福州了替我好生向云璃问好,他送给两个孩子的礼物我收下了!”

    云峥点头“嗯,等回去我定然将你的话带到!”

    慕容钰朝夏清歌看了一眼并未答话,这些年她虽然从未提起这个人,可他知道,她的心里始终觉得亏欠的凤云璃,他做为她的丈夫,自然不能多问什么,却也算不得吃醋,只要他心里明白,眼前这个女人为了他放下了太多太多,所有的一切外在因素都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了。

    “小师叔,你们今后作何打算?如今凤云璃和慕容逸虽还未曾开战,明里的太平不过是为了两军休养生息罢了,若我估摸的不错的话,不出五年,凤云璃必然会重新开战!”

    徐子煜抿了一口温酒,如玉般精致的面容上闪过淡漠“我和莜玉已经想好了,西宁郡王的世袭我会退让出去,我们将退离京城,隐居山野,也许会去药王谷,也许会像你们一样游历山河,总之这天下是谁的不再我们关心之内!”

    慕容钰举杯与徐子煜道:“为我们能脱离苦海干一杯!”

    杯盏交碰,二人各自昂头喝下。

    夏清歌想起了叶檀不由叹道:“如今叶檀仍旧镇守边关,他和李昭二人各自把守南北二关,今后事毕要和凤家交手,他二人都不是云璃的对手,只怕今后路途忐忑!”

    慕容钰低声劝慰“叶檀并非一无是处之辈,且他和凤云璃曾还是故交好友,即便秦武真要亡国,凤云璃也不会对叶檀如何的!”

    “希望如此吧!”

    几人谈论到深夜方才各自回房,夏清歌和慕容钰一同沐浴后,慕容钰拉过一条雪缎袍子将她包裹着走向床榻之上,将夏清歌安放在床上,他随后俯身压在她的身上,醉酒的熏香在二人周围弥漫,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魅惑之感。

    看着身下肌肤如玉般美好的女子,慕容钰迷离的双眼透露着痴迷,低垂下头去深深吻上那如蜜般甜美的红唇。

    ,他不敢一人在房间里睡,晚上死命抱着夏清歌,就是不让她离开,后者母爱发挥,见自己儿子如此可怜,自然舍不得离开,便也只好抱着他睡了下来,只可怜了另外一间房里的大的,孤枕难眠。

    第二日仙儿最可气的便是,总是在出门之际,拉着夏清歌的手到慕容钰的跟前炫耀一番,那眼神,恨不得说出来,瞧见没,还是我厉害,你的女人怎么了?还不是和我睡在了一起?

    每次看到这道目光,慕容钰就恨不得将这死小子拎起来好生教训一顿方才压下心头怒火。

    夏清歌这个香饽饽自然谁都不得罪,等第二日晚上和慕容钰睡在一起时,随他欲取欲求,软语厮磨,让他彻底化在自己的温柔乡里。这样一来,才能维持这个家里的平衡,如此想来,她还真是伟大的很!

    这日晚上,刚和身边的男人一阵云雨,过后便累得爬在慕容钰的怀里,柔软的身子紧紧贴合着他,闭上眼喘息片刻便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梦里

    白雾渐渐笼罩在她周围,又是相同的场景,相同的画面,这一次她不再害怕,抬脚便朝前方跑去,那处断崖近在眼前,但见一紫衣女子含笑坐在树下的秋千架上,身后有一位陌生的男子含笑推着她“芙儿,好玩吗?”

    “嗯,好玩!玉恒都不让我搭秋千呢,还是雪龙你好!”

    身后的男子微微一笑,带着一抹梨花般绚丽的神采“那是自然,玉恒整日闷闷的,你性子这么活泼,和他待得久了定然很沉闷吧?”

    女子沉思片刻,痴痴笑了一声并未答话,更想让身后的男子在推她一把,荡的更高时,不巧看见不远处站着的白色身影。

    “玉恒,你回来啦!”她顾不得多想,一把从荡起的秋千架上跳跃而下,玉恒和身后的蓝衣男子急忙同时飞身上前,玉恒抢先一步将紫衣女子揽在怀里。

    一落在地上便皱眉斥责道:“为何这么不小心?”

    “呵呵,人家是见到你开心嘛,都走了这么些天了,你都不回来!”

    玉恒朝一旁的蓝衣男子看了一眼,心口的火气难以压制,随手松开她“是吗?可我见你玩的很开心呢!”

    “哪有?我不玩的时候都在想你,所以才想着玩些别的转移心思嘛!”

    玉恒听后脸上方才缓和了下来,身后的蓝衣男子却大为受伤,见紫衣女子眼里心里都是玉恒,根本没有他的存在,他落寞的转身离开,夏清歌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有一股说不出的心疼。

    “雪龙?他是谁?”本是自言自语的一句话,身后却给了一个回答“他就是那条已跃龙门的鲤鱼精,如今的雪龙神君!”

    夏清歌身子一震,转身看来,见正是一头雪发的冥神,欣喜的道:“好久不见,如今为何又想起来我的梦里?”

    冥神看向她,淡然一笑“如今你我已功德圆满,我自然是来给你道贺的!”

    夏清歌挑眉“仙儿就是你所说的仙家?”

    冥神点头“不错。”

    “可告知我他是谁的真神?”其实在问出这句话之前,她似乎已经有了一个答案。

    冥神朝雪龙远去的身影看去“当年你投入丹炉,玉恒转世成人,七彩神石却并未如期炼制而出,渡世浩劫在所难免,其实当时你入丹炉炼药,魂魄本该魂飞魄散,女娲娘娘心怀善念,便让四大神女护住你的魂魄,助你重生,也许正因如此,七彩神石方才未曾炼制出原本预期的效果,雪龙得知后便自告奋勇,甘愿退去仙骨转世成人渡化苍生。”

    “所以,仙儿正是雪龙真神转世?”怪不得他对慕容钰如此不亲近,原来二人前世本就是冤家!

    “也对也不对!”冥神的回答着实让夏清歌不解。

    “有何不对之处?”

    冥神莫测一笑“神龙化身并非只是在仙儿身上,仙儿只是神龙元气的一半,另外一般则在另一个人身上。”

    夏清歌沉思片刻,再抬头时语气坚定的道:“是凤云璃!”

    冥神淡笑不语,夏清歌却已经明白,难怪慈恩大师和慈慧大师均说,这天下凤云璃和慕容钰二人相生相克,二人均是天赋异禀、雄才伟略之辈,如今想来也难怪,二人乃是天上仙家转世,自然不是凡人可比。

    想到自己的亲生儿子,夏清歌着实有的愁了,仙儿也是雪龙真神,他和慕容钰这对父子今后是否能和平共处?她真的有些怀疑!

    “今日见你也算是和你告别,你和玉恒、雪龙三人各自经历轮回之苦,女娲娘娘有所交代,在天下归一之后,你们此生一过便可归位仙班!”

    夏清歌并不以为然,她不觉得当神仙是多么快乐的事情,若当了神仙,她和慕容钰却要分开,到不如转世为人来的自在。

    “以后的事情等我这一世过完了再说吧!”

    “随你!玉恒为你吃了不少苦头,定要好好待他!”冥神交代一句,抬手一挥,夏清歌瞬间感觉自己的身体又漂浮了起来,转瞬见,身子一颤便回归了黑暗之中。

    “清歌?怎么了?”

    听到耳边关切的呼唤,夏清歌迷迷糊糊睁开瞬子,见自己窝在慕容钰怀里,舒服的叹息一声“没什么,做了个噩梦!”

    “好端端的为何做噩梦了?且不是仙儿那小子闹得!”

    听他埋怨儿子,换做原来的夏清歌定然会好生劝慰,试图让他对儿子好点,可如今她还真不知如何开口了,仙儿绝对是小版的凤云璃,这辈子他二人怕是都不会有和睦的时候了!

    “夫君!”软绵绵在慕容钰怀里轻声呼喊。

    “嗯!”

    “我们在生个儿子好了!”

    慕容钰挑眉“为何会这样想?难道仙儿不好?”

    夏清歌摇了摇头,随即抬头看向他“你觉得仙儿好不好?”

    慕容钰沉思片刻,嘴角微微翘起“若说他不好,平日倒也还算乖巧,可若是他好,似乎又总是喜欢和我这父亲做对,丝毫不曾怕过我,看来平日对他太温柔了,今后定要好生管教才是!”

    “那我们在生个听话的儿子,他定然会听你的话!”她心疼仙儿,可更愿意让慕容钰得到圆满的亲情,若仙儿今后离开了他们夫妻,也还有一个儿子守在身旁,她有预感,仙儿迟早是要展翅高飞的!

    慕容钰皱了皱秀眉,搂着夏清歌道:“孩子们今后要走什么样的路是他们的抉择,咱们就好比是在放风筝吧,随他们翱翔,可也要在咱们的视线范围之内,歌儿,你不必担心我和仙儿,那小子虽面上和我做对,其实私底下在你没见到时,他还是很向着我的!”原本是他们父子之间的小秘密,不想说给她,可如今见她担心,也不好在隐瞒着。

    “是吗?”夏清歌的确不太相信。

    慕容钰挨近她耳边低声私语了一句,后者脸上方才升起释怀的笑容“那便好!对了,我一直有一件事情不曾问你,如今憋在心里好几年了。”若不是今日又进入了那个梦境,她断然是记不得了!

    “何事?”

    夏清歌舒服的换了个姿势,仍旧窝在他怀里“当年你曾说,在黑木斯寨子里,你遇到的芙儿是郑元姬,如今你告诉我,究竟当年你遇到的是谁?”

    慕容钰未曾想她问的竟然是这件事,不由好笑,低头盯着她肩膀上那块蝴蝶形状的胎记道:“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就是我的芙儿,当时那样说不过是为了让你离开我罢了,这块胎记是你独一无二的特征,我又怎会认错了?”

    “可慕容逸就认错了!”夏清歌想起今日宋莜玉所说的话,慕容逸独宠夏雨梦的原因,是因为她肩部的一块蝴蝶形胎记,更在宫内赐名紫芙。

    紫芙正是紫金睡莲的名字,不知夏雨梦从何得知的这件事情,冒充她得到了慕容逸的信任。

    “他认错了何尝不是一种救赎?”若得知心爱之人早已是别人的妻子,倒不如永远活在自己编制的谎言里快乐的生活。

    夏清歌很赞同他的话,点了点头“不错,希望夏雨梦是真心爱他的吧!”

    慕容钰亲昵的在她唇上落下一吻“他们的事情又是另外一张书卷,和你我五关,不是要生儿子吗?看来我要好生努力才是了!”

    话落,他翻身将怀里的女子重新压在身下,春纱帐暖、满室涟漪。

    大结局--------《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神医毒妃之废物大小姐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9-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