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天才符咒师-正文 情义无双篇:他们亦无双(完)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莳月 书名:重生天才符咒师
    --------《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邵情怔住,三生之人?

    想到三生石中所看到的画面,邵情生理上排斥这种说法。她、不承认在她面前消失的那个女子是她的前世,她从来做不到那位圣女的高尚无私,她对白楚没有一点的认同感。

    或许有的只是初见时,对那位圣女微妙的酸涩。

    “邵情姑娘,”大圣叹了口气,九大圣人亦是亲眼看到远古沉睡至今的圣女的,天煞妖星废了多大的力气都没有将其复活,他心中惋惜,但逝去的终究逝去。“三生之缘,是万古以来的幸事,圣女虽未苏醒,但你始终站在了他的身边,他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邵情敛眉,内心轻颤,似乎有一条看不见的线将她的心与什么东西连接了起来,那样不受控制的震动,不同于以往任何时候。

    “即便如此,那又怎样?”

    邵情握紧双拳,疼痛将她的心刺了一刺,不痛,却让心底那让人无法忽视的跳动镇静了下来,她想,她的心从未像此刻这样平静通透,以往的茫然于瞬间消弭于无形。

    众人惊讶的看着如同一汪水般平静的少女。

    邵情冷笑,偏头说道:“即使我是她,也不意味我与她的选择一样。到底该怎么解除眼前的困境都不知道,就将所有希望寄托于一人或某几人身上,你们是依赖成习惯了吗?”

    依赖!

    众人惊呆,他们有今日的成就全都是靠自己的努力,何曾依靠过他人,这个女子,怎能一句话就将一个人的成长全然抹消!

    将众人的愤怒尽收眼底,邵情的笑容越发的冷,却没再说什么,而是转身拽住慕容麟的衣袖,喊了一声邵义,就往一旁而去。

    慕容麟怔愣的看着抓住他的少女,原本想要说什么,却在接触到邵情的眼睛时,闭上了嘴,任由邵情拉住。

    众人愤怒,却被大圣一力阻拦,大圣望着三人的背影,眉头微皱,不知在想何事。

    邵义默默的将邵情和慕容麟分开,二人不明所以的看了他一眼,却将目光转向对方,第一次将邵义忽视得彻底。

    “你知道什么?”邵情也不拐弯,目光死死的盯着慕容麟那张俊美的面容,似乎慕容麟不给她一个答案,她今日绝不会罢休。

    慕容麟看看邵情,又看看邵义,风马牛不相及的说了一句话:“在很久很久以前,玄派对双胎非常忌惮。”

    邵情及邵义先是不解,随即目光一动,齐齐看着慕容麟。

    慕容麟轻笑一声,随手摘下一片叶子,叶子在他的手中瞬间化为飞灰,落于地上,下一秒,一株嫩芽破土而出,不过须臾,嫩芽长成,叶子在晨露中舒展,其中一片叶子和先前慕容麟所摘的那片一模一样。

    慕容麟再次将之摘下,却见刚刚长成的植物瞬间不见,仅仅留下慕容麟手中的那片叶子。

    “小小障眼法,你想表达什么?”邵情心中有不好的感觉,眼睛直直的盯着慕容麟。

    慕容麟却将目光移向了邵义,嘴角那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让邵情很是烦躁。

    “白晨命中只有一女。”慕容麟轻声说道。

    邵情闻言,在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一道符箓已然被拍了出去。

    慕容麟手指轻弹,灵巧避过。愤怒淹没了邵情的理智,在她还要出手时,邵义拦在了她的身前。

    邵情被这一阻,神志恢复些许,仍旧磨牙赫赫的瞪着慕容麟。

    慕容麟轻笑摇头,看向邵义继续说道:“当年你一定是感应到了黑曜,在那只小鬼的疏忽下托身在白晨的腹中。然而你的修为太强,即使转化血肉仍旧不自觉吸收周围灵气,导致白晨当年受了不少苦。好在白晨给了你一个完美的生活环境,天煞妖星逐渐在那个世界成长,代价则是白晨一身修为和所有气运,至今未解。你,其实不该在那个世界出现的——”

    “慕容麟——!”邵情大喊一声,向慕容麟冲去。

    邵义再次将邵情拦住,平静说道:“他说的没错,是我的贪婪造就今天的一切,我不该……”

    啪!

    邵情气息急促,看着邵义脸上的指印,眼睛跟着红了,“你再说这样的话试试?妈妈说过,没有什么该不该的,也不存在所谓的付出,你是她的儿子,这一生都是她的儿子,体内流着她的血,是无论如何都斩断不了的羁绊亲情!”

    邵义抿紧嘴唇,抬头揉了揉邵情的头发,如同小时候那般对暴躁的邵情进行安抚。

    邵情翻了个白眼,扯开邵义的手,深呼吸几下,压下适才的怒意,冷冷的看着慕容麟:“你知道的可真多,怎么不去做那救世主,受人爱戴,供奉万世!”

    慕容麟怔了一下,看着邵情那双清波般的双眸,有一瞬的失神。

    他以为少女不像记忆中的那个女子的,现在看来,终究是母女,怎会不像?

    慕容麟收回目光,视线落到不远的神圣宫殿,道:“今日的果是由于当年的因,或许这一次,你们能回去。”

    两人齐齐一震,邵情更是忘记适才的不快,忙问:“怎么说?”

    慕容麟微笑,指着圣宫,不再卖关子,说:“它应该是连接九州和现世界的通道,怎么找到回去的那条路我不知道,但肯定有办法,这就要靠你们自己。”

    邵义眼中闪过疑虑,邵情却一副被雷击中的表情。很快,邵情泛白的脸色恢复如常,忙闭上眼睛,之前于青山派上所画的符被她祭出,分布四面八个方位。

    邵情的神识逐渐蔓延开来,圣山中的一草一木浮现眼前,包括仿若无边无际的山峰走势,不消多时,整个圣山的中心地势浮于心中。

    “我怎么就没想到!”邵情啊的一声,震惊在眼中充盈,却在下一刻转变为狂喜。

    “小义,我们真的能回去!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邵情觉得自己真傻了,当时怎么就不多想想呢,只是因为圣山和纵横山脉看起来完全不同,她就没有一点的怀疑,就连已经进入圣宫,她都没有把两者联系到一起!

    九州修士看见迎面走来的三人,面露复杂,神色极其茫然无措。

    只因为三人离开的这段时间,他们已然知道了他们的命运,知道了为何未来注定寄托在此三人身上。

    时代的终结!

    这是何等的苍凉而无奈!

    若有一丝可能,在场的人恐怕没有一人会选择放弃吧!

    九大圣人为首站着,一字排开,在三人还未走到众人眼前时,便致以九州最高的礼节,神色间肃穆而坚定,看样子,没有任何东西能动摇几人的心志和决心。

    见所有人都改变了态度,再无之前的愤怒,邵情心中一紧,将邵义拦在自己的身后,单薄的身子明明遮挡不住少年,依旧如当初那般,不自觉的回护。

    她没有看见身后少年嘴角若有若无的弧度,充满了温暖,如和煦的风,绽放于巨变之前的肃穆和紧张中。

    “我要进圣宫!”邵情坚定的说道。

    大圣惊讶抬头,他以为少女会坚决反对为九州出力,已经做好准备好好的与其沟通,却不料少女主动提了出来,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发生了什么吗?

    然而,大圣并没有多说,侧身,和所有人一样给三人留出一条足以登临圣宫的路。

    邵情心中讶异,她没想到九大圣人这么容易就让开了,她还以为他们多少会阻拦她。毕竟,这里是固执的老头儿心中绝对的圣地!

    大圣看出了邵情的心思,遂道:“圣宫是当年轩辕黄帝留给九州大陆的最后一条后路,一旦九州到了存亡关头,便将其开启。然而,圣宫之力太过强大,需以神器启动,而且我也是在今日才知道,它的力量居然仅仅能够使用一次,此次一过,九州恐怕就再也没有圣宫了。”

    说到这里,大圣苦涩一笑,道:“黄帝料事如神,他知道九州大陆修士一日存在,纷争就不休,而我们修行之人,本就夺天地造化,长此以往,九州灵气不济,将会带来无可想象的危机。到时候,怕是末日来临,人类浩劫不断。所以,圣宫就是基于此而修建,今日过后,九州大陆不再有修行之人,这个时代就此终结。”

    邵情震惊无比,想到后世种种传说,历史隐秘,似乎从某个时间段开始,那些玄之又玄的神话就少了许多,难道是因为真正的修行之人离开了九州,到了一个凡人无法了解,无从到达的地方?

    邵义和慕容麟看了对方一眼,神色没有多少变化,只不知心里怎么想了。

    圣宫大门敞开,此过程中,仙乐缭绕、云雾蒸腾,幻化无数飞禽走兽,神圣之气弥漫,让人生不起丝毫亵渎和阴暗。

    几大圣人带着三人走入圣宫,其余人等皆守护在外,神色复杂忐忑,最开始的茫然已然消失了几分。

    走入圣宫,高高的穹顶仿若在天际,邵情顿时觉得自己分外的渺小,那苍穹上镶嵌的星辰璀璨夺目,令人似乎置身于浩淼宇宙之中。

    从这里就能回到她的家乡?邵情心中一阵发现神器之间的排列和圣宫之外的石台不一样,它们似乎在朝着某种规律,慢慢变动方位,不多时,已然变化千余种。

    咦?邵情心里轻呼,她感觉元气逐渐浓厚,让她的身体都轻畅起来,抬眼看了邵义及慕容麟,只见两人神色凝重的看着神器。

    神器的排列时而成四象之型,时而如星座灿烂,时而又如北斗七星,杀伐凛列。

    那感觉……

    简直如同在演变一个宇宙!

    与此同时,留守在青山派的三圣等人感觉一种从未有过的浩大力量侵入他们的身体,他们先是慌乱了一阵,后来见那股力量并没有危害,才稍微放心。

    “莫非是大哥那里找到了九州胜利之法?”

    “圣人大人,您看……”道衍也感受到了异常,许多长老,甚至是弟子,只要身具灵力的修行之人都感受到了不妥,他找到五圣,想询问一二。奈何几大圣人不甚清楚,只能安抚,说定是圣山有了好消息,让众人不要担心。

    见圣人如此说,青山派中的人到底松了口气。

    而率领二十四城举兵进犯的莫伤营帐,由于人数太过庞大,不像青山派那样容易将不安压下。何况,背叛了九州的他们本就心虚,九大圣人积威浓重,还不知道当年黄帝留下了什么秘密杀手锏,不觉有些后悔起来。

    这般心思一起,各种担惊受怕的负面情绪接连产生,于是,莫伤军队还未到达,就已经乱了!

    后来,莫伤出面,付出极大代价才将其镇压。

    然而,营帐刚一安定,忽然,一道道从天而落的白光洒落九州大地,整个九州都笼罩在一片无边无垠的白芒之中。

    九州的普通民众纷纷跪倒,向天祈愿,他们没有察觉到在那一瞬间,以往在他们心中高高在上的仙人们都消失了,哪怕只是门派中洒扫童子,皆不见踪迹。

    从此,也再无仙之痕迹,大梦如归,给后世留下来的,不过是一个个飘渺难寻的传说。

    圣宫外的修士看见突然出现的大军,都懵了。

    虽然早已知道会如此,但当亲眼看见时,还是忍不住心底发抽。

    而要说他们是懵了,对于突然不明原因的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的人来说,直接就吓傻了!

    以莫伤为首的叛乱之人惊慌不定的看着高耸天际的庞大宫殿,还没等他们反应,忽然四面狂风骤起,玉柱上的盘龙仰头,目光冷冷的注视众人,众人静若寒蝉,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青山派中过来的人先安定下来,毕竟他们有几个圣人带领,而且盘龙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莫伤一流身上,他们身上的压迫感并不是多强。

    圣人了然圣宫启动,将所有人带到先一批进来的人群中。

    “什么情况?”二圣几人没看见其他圣人,而他们重点关注的邵情三人也不见踪影,便找了药道人。

    药道人还沉浸在盘龙的威势中,见二圣问道,便将进来圣山后所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道了出来。

    二圣几人目瞪口呆,原来他们视若胜利希望的圣山居然不是拥有强大的武力,而是要将他们所有人带离九州大陆。

    “果真是黄帝料到今日之事,要将我们所有人带到他那边的世界吗?”三圣喃喃自语。

    药道人沉吟一下,道:“如果黄帝能将九州修士都带走,为何当初会一人离去?后来虽然大能们也跟着避世,但还是留下了九大圣人守护九州,这必然是有深意的。可能……”

    药道人突然停顿,众人皆好奇的看着他,可能什么?

    只见药道人抬头看向禁闭的圣宫大门,幽幽道:“黄帝经天纬地,绝世英豪,多少感应到几分,铸九鼎,划九州,更是建造了此等奇迹,为的不过是保九州万世太平。如今才过多少年?可能黄帝也是希望九州百姓能在九州安居乐业,不想人们去那个我们从未听说现在又确实存在的世界吧!你们看看,能离开的都是九州修士,说明那个世界充满未知危机,对于想要安宁生活的人来说,那一定不是一个好的去处。”

    众人心中一凛,他们还没有想到这一茬,药道人说的没错,如果那个世界很好,黄帝为何要独自前往?这一次圣宫开启,可以说属于意外,或许他们所想的新世界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对未知的地方,人们担忧,恐惧,但同时也会提升最高的警惕。他们不知道他们的警惕会在不久之后挽救了他们的生命。

    莫伤手底下的确有不世的人才,这边药道人等人的谈话刚完,他们已然知道了。

    这些人震惊无比,谁能想到本该意气风华,击破九大圣人后,该是建立功勋的大好前程,转眼间变成了和敌人一起走向未知的地方,如同被世界放弃,进入另一片早有主人的地界?

    莫伤的脸黑的出水,身体止不住颤抖,乐极生悲,这四个字怕是对他最大的讽刺!

    完了!

    一切都完了!

    “轩辕黄帝!”莫伤恨不得吐血,他万万没想到他的霸业会折在哪个早已消失不知道去了哪里的轩辕黄帝手上。而他也是此时才知,那个可恨的男人并没有死去,而是真的乘龙而去,去了另一个世界!

    可叹,他几十年的谋划!

    “莫伤,你还有什么话说?”五圣的脾气向来不是太好,他也明白莫伤得知了现状,立马忍着伤势来到莫伤站着的地方,“你就算今天把我等全杀光,你的所谓霸业,所谓光耀蚩尤一族,都将成为笑话。”

    莫伤阴冷的瞪了五圣一眼,许久,才缓缓道:“我不是败在你们手上,而是轩辕黄帝!”

    五圣却是不怕他,嗤笑着说:“你要报仇,现在就有一个好机会!等见了黄帝,你亲自跟他讨教吧!”

    五圣大笑而去,他还有正事,可不能把时间都浪费在嘴炮上。

    莫伤脸色铁青,却无可奈何。九州一派空前团结,那些人没有冲上了剐了他的皮,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圣宫内。

    邵情惊恐的发现自己的元气在以极快的速度流失,其他人也不例外。

    “怎么回事?”九圣额头渗出密集的汗珠,她没想到开启圣宫通道需要如此庞大的灵力支撑。

    大圣冷寒着脸,看他脸上的气色也知亦消耗了不小,“我们需要更多的灵力。”

    “真的有用吗?”四圣问。

    “有用的。”说话的是慕容麟,他的十根手指上的指环发出金鸣之声,气流庞大如同一个台风眼,和他平时的冷漠清贵全然不同,可见他也用了全力,所展示出来的力量让邵家姐弟心惊,这个傀儡师不愧为万年来最强傀儡师!

    他说:“通道开始松动了。”

    众人朝着他的视线望去,果然看见一个朦胧的烟雾萦绕的漆黑通道。

    “那就是轩辕黄帝所去的方向?”邵义冷声说道,“前往万年以后的通道呢?”

    慕容麟苦笑:“我也不知道,你们想想有什么东西和现世相连,或许能找到突破口。”

    姐弟两默,他们也知道艰难,但他们不想放弃,这一次没有抓住机会,就再也不会有下一次了。

    邵义将黑曜祭出,是它吗?在他得到黑曜前,黑曜伴随了白晨的成长,是最能沟通现世的吧!可是,他将黑曜带了过来,黑曜和白晨的联系早已斩断,就算没有斩断,如今的黑曜也只是一颗只留空间的普通珠子了。

    众人见邵义神色,没有说话,在场的人都知道黑曜对邵义来说意味着什么。

    “盘古幡呢?”邵情忍着灵力流失的不适,说道。

    见几大圣人疑惑的目光,慕容麟说:“盘古幡在万年后,供奉在邵家的祠堂中。”

    圣人们了然,原来如此,难怪邵情对盘古幡那般看重。

    盘古幡和黑曜都没有反应。

    邵情一阵失望,不会给了她希望,又来残忍的断送吧!邵情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难道方法错了?”九圣现在全心全意护着三人,对三人能否回去,充满了关心。

    慕容麟沉默一会儿,摇头了摇头,然后坚定的说:“方法没有错。”

    他看着邵家姐弟道:“你们应该没有忘记我是怎么开启通道来到九州的。当时借助的是黑曜,虽然黑曜失去了作为媒介的可能,但我想还有其他的东西能代替它。”

    说到这里,慕容麟顿了一下,“若说最亲密的,你们的父母是当世最强大的玄术师,你们本身就和那个世界有强大的联系。”

    几大圣人顿时变色,这样的禁术并不是没有,血脉寻缘不就如此,前不久依托此术一举救了他们所有人。

    但以他们目前的情况,能再次施展禁术?别忘了,虽然他们借助血脉寻缘获救,其代价却是以黑曜为前提的!他们如今到哪里去找能代替黑曜的东西?甚至他们还想,若不是九州大劫,这对姐弟早就回去他们的世界了。

    一丝丝愧疚终于侵入了圣人们正直的内心,他们想要帮助这对姐弟!

    噗!

    邵情的修为说起来是众人中最弱的,她之前能和九大圣人的对峙中略占上风,不过是强大的玄术天赋。如今比拼硬实力的时候,她是第一个退下阵来的。

    邵义忙虚空画了一道符,形成一个保护圈将邵情笼罩在里面。如此一来,邵义就承受了两个人的分量,饶是他天生灵力卓绝,依旧开始吃不消。

    然而,下一刻,邵义感觉身上轻松了一些。“这本该是我们做的,哪能让小辈劳累。”

    原来是五圣等人及时出现在了圣宫。

    “几位哥哥的伤无碍吗?”九圣心思细腻,三位哥哥在夺取三十六城时受了非常重的伤,此时上阵,怕是不妥。

    二圣笑道:“无碍的,九妹。我们三个老家伙不过是抵了邵姑娘的缺,撑得住。”

    九圣一见,果然,邵义和慕容麟都在输出灵力。通道开始清晰,然后慢慢扩大,到最后,逐渐稳固起来。

    忽然,一道身影极快闪过,石台上的盘古幡转眼不见踪影。

    失去神器的加持,原本稳固的通道开始松动。

    “什么人!”大圣怒急,圣宫内怎么会出现别的人?

    待众人看清来人的模样,饶是九大圣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那是一个年轻人,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垂落在腰间,就那么散乱的披散在他身后。他的身上穿着一套黑色的皮衣皮裤,整个身体都被包裹在内,只露出一双苍白的双手和没有穿鞋的脚。脚和手的颜色一样,苍白、甚至能看得到隐约的血管和青筋。

    让几人惊奇的不是年轻人的装束,而是没有人能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一丝人气,他面目表情的站在那里,满身冷峻,手里拿着的正是盘古幡。

    慕容麟忽然出手,看不见的傀儡丝线带着浓浓的杀意,铺天盖地的向年轻人罩去。

    “金蚕蛊!”

    邵情大惊,摸了摸腰间,原本放着金蚕蛊的瓶子空空如也,她觉得她的心灵受到了重创,谁能来告诉她,那只恶心的虫子怎么变成了冷峻美少年!

    慕容麟很快和金蚕蛊斗在了一起,看不见的丝线顿时明白,金蚕蛊以前是父亲邵枫的本命蛊,力量神秘强大,是和现世最直接的媒介。这么多年,金蚕蛊所作的就是为了摆脱邵枫的绝对控制,一旦现实社会中邵枫有了动作,他和金蚕蛊之间也就建立起了绝对的联系。

    果不其然,通往万年后的通道成型,稳固,漆黑的,不知通往何处的通道弥漫着神秘而又让人心悸的味道。

    幸好当初将金蚕蛊带了过来,邵情默默想。

    九大圣人为姐弟两能回去而高兴,纷纷出言恭贺。

    邵义皱了下眉,道:“你们该启程了。”

    九圣疑惑:“为什么不是你们先走?”

    邵义冷冷看了九圣一眼,众人也就不说话了,这少年性子乖,依着他便罢了。

    “你呢?回去,还是和他们一起?”邵义忽然问慕容麟,这个强大的傀儡师,是他所遇到的最强的对手。

    慕容麟笑了笑,刚要说话,忽然圣宫震动,地动山摇,空间几乎崩塌。

    “怎么回事!”九大圣人愤怒,在此关键时刻,难道那个莫伤还想惹出祸端来!

    的确是莫伤,他知道一旦让九州修士离开,他将再无容身之处,再加上圣山里的人没一个愿意放过他。成为众矢之的的莫伤孤注一掷,组织的首领怎么会没有底牌!

    除了九州掌握的神器,剩下的竟然都在莫伤手中。

    神器祭出,圣宫有了反应。两个不同指令让圣宫差点失去判断,就要放九州修士出圣山。

    于是,整座圣山动了。

    九大圣人脸色铁青,尤其是五圣,他还以为莫伤无计可施,外面的人都能一口唾沫淹了他,哪知他还有手段。

    邵义神色一凛,面露杀气,看见两个通道都稳固下来,身影立刻从圣宫闪出,下一刻就出现在了多件神器护体的莫伤身边。

    碰!

    莫伤的身体如同断线的木偶,从空中栽倒,还不待他爬起来,愤怒的九州修士已然送了他最后一程。

    九州这次空前危机的罪魁祸首就那么轻易而草率的死了。

    邵义将掉落的神器一收,再次进入圣宫。其他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愧为给九州带来千万年不散阴影的天煞妖星?!

    “走!”邵义低沉一声。

    九大圣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掐诀作阵,一个透明的保护罩笼罩整座圣山。除了邵义姐弟和慕容麟,其他人瞬间踏入了那个不知通往哪里的通道。

    没有了圣宫的保护,邵情身边,通往现世的通道急速缩小,仿佛失去了力量一般,在对他们关闭。

    啊!

    惨叫声传来。

    却是踏入通道的九州修士。

    护在他们身上的保护罩消失了,只见所有人掐住自己的脖子,似乎是没有空气,他们无法呼吸。

    “怎么会?!”邵情正高兴能和邵义回家,以为在九州的一切都结束了,却没想到通道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他们会死!

    邵情清楚的明白,在看到树,以及道求面色青紫的向地面倒去时,左边的那颗心脏不受控制的刺痛了一下。

    结果什么都不能改变吗?

    邵义眼里闪过复杂的一抹神色,失去光芒的黑曜被他祭了出去,黑曜依附圣山,转瞬间,龙啸凤鸣,和圣山结合的黑曜飞入通道。

    与此同时,通道里的人恢复了呼吸,慕容麟在最后一刻闪身进去,然后,通道彻底关闭。

    由于圣山的消失,邵家姐弟再无落脚处,也在最后时刻踏入了回家的通道。

    他们的意识也一起消失。

    “小义……小情……”温柔的声音呼唤着,带着显而易见的焦急和温暖。

    邵义睁开眼睛,看见了那个呼唤他的声音的主人。

    “可算醒了。”邵义怔了怔,“妈。”

    白晨将人从地上拉起来。没错,就是地上。

    这里是纵横山脉,绵延数十里的面积却没有一株植物,仿佛以前这里存在过某种东西。

    是了,是那颗巨大的树。因为它,这里寸草不生。现在,树消失了,连同那颗黑乎乎的珠子,永远消失了。

    “妈妈,爸爸!”邵情也醒了,看到熟悉的人,不由泪流满面,扑进白晨的怀里,大声哭了出来。

    这还是邵情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不顾形象的大哭。

    邵义静静的看着,习惯伸出去的手停在半空,眼里一如既往的沉寂。

    忽然,邵义也落入一个并不算温暖的怀抱,他的头顶,冷清而低沉的声音响起:“以后,再不可让你们妈妈担心了。”

    邵义看了一眼毫无任何痕迹的手腕,唇角勾出一抹笑,那笑很是舒心:“嗯。”

    得到一声肯定,邵枫无声笑了,和近在咫尺的妻子交换了一个笑容。

    即使失去了盘古幡和昊天镜又如何?即使失去了所有力量又如何?即使这个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又如何?

    他们保护了想要保护的人,今日,同归,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愉悦的了。

    原市上清街和它的名字一样,很清静。

    在这里有一家不同寻常的面食店。

    它有一个特别的名字,情。

    以前,人们不知一家面馆为何要叫情,后来才知道,那是这家十五六岁的少女店主的名字。

    少女长得很漂亮,白白嫩嫩的,脸上还带了点婴儿肥。

    一点也不像开面馆的老板娘。

    以前吧,上清街生意很不好,好多人都搬走了,如今,不知什么缘故,这里的生意竟然好了起来,传说这里面,就和这个小老板有关系。

    至于什么关系,外人就不知道了,只知道,有许多人专程找到这里,就为了吃那限量的十份番茄鸡蛋面?

    街上的邻居有去吃的,每每都说卖完了,偶尔一次吃过的店主,都说那是他们吃过最难吃的面。

    也不知是怎么有生意的。

    好心的人劝了小老板,让她多少改进下口味吧,小老板但笑不语。

    后来,也就没人去说了。各扫门前雪,他们哪那么多闲心呢!

    “哼,那面又不是给他们吃的,真能吃的话,也不能呆在这里了。”穿着一套晚清时期的小马褂的小孩儿一脸不屑头顶上的细细小辫子一颤一颤的。

    “谁叫你这番茄味儿都不腻的,吃了这么久都不换个口味,小义都说做烦了。”邵情坐在桌子旁,道。

    鬼小萌顿了一下,嘟囔道:“他才不会说烦这个字。”

    “对了,你们姐弟给阿晨攒足了气运,怎么还在一个劲的攒?”鬼小萌吸了口面,问道。

    邵情神色一怔,想到半年前的那场奇遇,九州的那段经历就像一个梦,梦醒了,该忘记的就忘记,不能忘记的,也就只能是回忆了。

    最后一刻,傀儡师推了她和邵义一把,他说:你们平安回去,她才安心。

    邵情知道,回来的通道内有未知的危险,他们姐弟能一点没有伤害的回来,是傀儡师保护了他们,如同,去九州的那次一样,他们两个享受了傀儡师的几次保护。

    虽然妈妈的身体彻底康复了,邵义也彻底摆脱了天煞妖星的命运,连爸爸也不再受到金蚕蛊的威胁,他们一家人总算得到了久违的安宁和平安。

    但,别人给予的恩惠,她和弟弟却是一刻都不忘的。她不知道,那个看起来冷冷的傀儡师后来如何,在那个未知的世界是否顺遂!她所能做的,只是集一点气运,来了这段因果。

    电话铃声铃声响起,又有人通过关系找了来。

    邵情笑着挂断电话,如今黑曜没有了,流传下来的那些神器也流失在远古,玄门之术被越来越少的人所知,相信他们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呢。

    门外,少年在阳光的照耀下,一身的寒气早已消失无踪。

    玄门中人,皆说,她和少年的组合堪称无双!却不知,这个世上,称无双的人,大有人在……

    邵情抬手遮了一下刺眼的阳光,拉着邵义向目的地走去。

    那些为了心中的梦想和守护的人——

    他们,亦无双!--------《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重生天才符咒师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9-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