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处首席特工皇妃-正文 第二十八章 不舍

类别: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X处首席特工皇妃
    --------《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b章节名:第二十八章  不舍/b

    凉风不断的吹过,吹起他的衣角,他翻过手心,微微握紧那只素手。ziyou

    “你以为这些年没有老夫的阻拦,你们在大夏真能相安无事?单单圣山执法队王家就不知道派了多少人前往大夏,想必你们也忘记当初你们杀了王陵了吧?要不是老夫给你们找了一个替死鬼,你们还真以为你们能太平?还有大楼古族,楼啸那些蠢货!再有魏无涯被杀的事情……”

    “要你回来一直就是想让你担下这大夜族长之位,毕竟,你也是经过换血大法的人,拥有我大夜纯正的血脉。你有这个资格,而且,你若是担下这族长之位,你母后所犯下的一切都能被洗刷干净,如此,族中的人才会真正放过她。”

    讲到这里,大夜族长禁不住一阵叹息,声音苍老无比,“老夫早就发现花雨泪的企图了,但是为了稳住那些老东西,还有拿到她身上另外的密匙,老夫不得不将她留在身边,你知道的,花氏一族的势力如今也不小,老夫不能将我大夜的族人至于险地之中。直到听说你们来到西域圣山,花雨泪将那个什么秦紫凝带回来想培养成日后中伤你们夫妻二人的利剑,在者魏无天已经暗中准备,若是不与他们合作,就秘密取了你东方七夜的性命,将这笔帐栽到老夫头上。”

    “所以你才将我抓来大夜,一个目的是为了护着我,另一个目的则是为了逼他们现形?”

    大夜族长的话落下,七夜便望了过来,低声道。

    冷哼了一声,大夜族长又喝下一口茶,冷笑道,“那只是其中的两个目的之一罢了,他们也想通过你逼这小子动起来,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得到老夫手中的圣地地图跟另外的密匙。既然如此,那老夫也不是蠢货往他们挖好的坑里跳,所老夫故意将老夫要抓你的消息说给花雨泪听,这个蠢货居然真的信以为真,以为机会来了,孤注一掷,将自己手中的密匙交给这小子一来是让其相信她,二来,是挑拨老夫跟这小子的关系,再者还可以隔岸观火,让老夫透露密匙跟圣地的消息,伺机夺取。”

    “这女人好深沉的心机!”

    一直以为那女人是真的喜欢北璃赤,不想,居然用这喜欢之名作为幌子,实则……

    “哼,她的心计何止如此,恐怕连魏无天都不是她的对手,她的志向可不仅仅拘泥我大夜族长之位,这个女人的野心素来不小,不然,你以为老夫这些年为什么总是找借口一点一点的削弱花氏一族的势力?哼,老夫玩这些阴招的时候,她爹娘还没出生呢,想跟老夫玩?老夫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大夜族长咬牙切齿的冷笑,眼眸里充满了不屑之意。

    七夜低下眼帘,不咸不淡的抿了口茶,忽然转过头去望着神色淡淡沉默不语的男人,迟疑半响,才低声道,“陛下,你……你怎么看?”

    陛下双手撑着扶栏,许久之后才低沉道,“朕要将母后接回大夏。”

    大夜族长一怔,当下便停下动作,抬起头望着陛下,沉默了好一下子,才有些怅然点了点头,“这个老夫可以答应你,但是你必须要答应老夫一个条件……”

    “在圣山大会上替你摆平魏无天跟花雨泪?”

    不等大夜族长把话说完,陛下那冷笑声徒然传来,只见他忽然转过头对上大夜族长那双沧桑的眼眸,“到头来,你还不是用母后的事情逼朕出手吗?别总把自己说得那么伟大,朕虽然很惊讶你所做的这些事情,但是你当年怎么对朕跟母后朕清清楚楚的记得,朕可以不计较之前所有的一切,答应你这次的请求。但是,你必须要将母后跟贤妃交给朕,朕要带她们回大夏。至于后面的事情,该怎么解决是你自己的事情。”

    “好!既然你答应,老夫自然会说话算话,将你母后她们的骨灰交给你。现在两把密匙都在我们手上,圣地地图也在老夫手中,你尽管放心。”

    大夜族长当作听不见他话中的嘲讽,也不含糊应着,一脸坚定的看着陛下,“但是,我希望你在大夏能够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葬了你母后,你母后,或许,并不想葬入你们大夏皇族的皇陵里。”

    “这是朕的事情。”

    陛下迅速的截断大夜族长的话,深沉的眸子漠然望着他,“朕什么时候能进入圣地?”

    大夜族长目光一沉,微微捏紧手中的茶杯,许久之后才应道,“圣山大会之后,想要进入圣地,还必须那几个老家伙的帮忙,他们如今已经启程赶往圣山城。明天魏无天他们就要赶往圣山城,他们召集了不少无极殿的反派势力等着在圣山大会上对你发难,你知道圣山大会的残酷。”

    “朕今晚就离开启程回圣山城。”

    陛下不冷不热的应下一句。

    “众古族世家,英雄门派都已经集聚圣山城,三天之后便是圣山大会洗牌大战,你的身手跟魏无天应该是旗鼓相当,老夫会让族中的执事长老照看你。若是……”

    “他们想要动朕,朕也不是鼠辈!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陛下那目光里闪过一道凌厉,一手接过七夜手上执着的茶,一口喝了下去,猛然一捏,杯子顿时化作碎末。

    ‘蹬蹬!’

    就在这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族长,万毒子到了!”

    一道恭敬的声音传来。

    万毒子!

    一听到这名字,陛下跟七夜顿时对视了一眼,眼睛里皆拂过一抹闪亮的幽光。

    大夜族长徐然起身,看了陛下跟七夜一眼,然后便忽然转身离去。

    七夜一怔,思量片刻,终于还是忍不住跟了上去……

    翠林小筑的前堂内。

    “夜族长,只能说本座会尽力,你知道这死符咒并不是一般人能解的,更何况,下这咒毒之人已经死了,这根本就是无解的。”

    万毒子很是为难的望着大夜族长,看到对面的陛下跟七夜,显然也是一怔,真没想到这北玄夜居然还找上大夜族长了!

    “万毒子,你可不是一般人,老夫可知道你是研究咒毒多年,而且据老夫所知,拍下那半张死符丹方子的人正是你,你手中应该是掌控着那另外的半张死符丹方子吧?”

    大夜族长眯起眼睛,冷厉的眸光染着似笑非笑的凉意,“你的医术老夫素来是十分佩服的。”

    “夜族长,你还是别给我戴高帽了。话我说得很明白,之前无极殿主也找过我。我承认这些年确实致力于研究咒毒,但是说来很是惭愧,研究多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这死符咒是临时之人以性命下的咒毒,跟苗疆一些隐族的巫术有些相似,或许这两者有必要的关联。但是你知道,自从苗疆圣坛的圣子大刀阔斧荡平苗疆绝大部分的势力之后,这些隐族多半已经隐居山林。想要找到他们,不仅困难重重,更是危险无比。”

    沉吟片刻,万毒子才继续道,“而且,我也不能保证这个猜测是否真如我所想。我知道你们收集了死符丹的药材,这死符丹我倒是可以制得出来。”

    “这么说,那半张方子却是在你手上了!你一定可以救我大哥是不是?”

    七夜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希翼,‘嗖’的一声忽然站了起来,紧紧望着万毒子。

    “你大哥?”

    听到七夜这话,万毒子不禁一怔,眼底忽然浮现出些许的疑惑,望着七夜,随即目光一转,又望向七夜身旁一直沉默不语的陛下,目光忽明忽暗,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好一下子,他的眼睛才乍然闪过一道冷意,脸色稍稍阴沉了下来

    “原来是你们!那张方子是你们故意拿出来拍卖的吧?”

    他说斋宝堂怎么这么奇怪,居然拿半张药方出来拍卖,想必,这北玄夜他们是给他万毒子挖了坑,等着他往下跳!

    想到这里,万毒子顿时有些不高兴起来。

    “本殿也是无法可施,若是有冒犯阁下之处,望海涵!阁下若是能解了这死符咒,本殿会给阁下丰厚的报答。”

    七夜见万毒子脸色阴沉,这才扫了陛下一眼,没想到他动作居然这么快,她本来是让他将那半张方子的风声走漏出去看情况的,不想这男人居然是这么聪明,直接拿到斋宝堂拍卖了。

    “无极殿主果然是高人!”

    那万毒子冷笑了一声,“不过既然阁下如此诚挚的邀请,还有因为夜族长这个人情债,我倒是愿意一试。”

    “如此,本殿就先谢过了!”

    陛下淡然一笑。

    万毒子瞥了他一眼,眼底有些憋屈,又转过头看向大夜族长,疑惑道,“夜族长,难得啊,竟然舍得用这么贵重的一个人情救人,我可记得你不是素来不管他人生死的吗?中咒毒的人跟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后面的一句话自然是对着陛下跟七夜说的,刚刚七夜口中说的什么‘大哥’也让万毒子在心里打了一个似乎也掀起了一番风雨,如今还历历在目。”

    大夜族长微微一顿,倒也没有说什么,充满沧桑的眼眸一转,却是看向了神色淡淡的陛下。

    而这么一个动作已经给了万毒子答案,万毒子深深的吸口气,沉声道,“果然!既然如此,那本座自然会尽力为之,试试这无解之毒也罢!那人呢?”

    说着,万毒子忽然站了起来。

    “什么?”

    大夜族长一时反应不过来。

    万毒子当下就皱起了眉头,冷声道,“人都没有号脉,让我怎么救人?”

    这下,七夜眼底才闪过一道喜色,转过头看了陛下一眼,见陛下轻轻点头,这才连忙起身迎了上来,“阁下肯出手相救,七夜先谢过了!大哥现在被安置在无极殿,用寒玉暖床压制住体内的咒毒,所以恐怕要麻烦阁下走一趟无极殿!”

    “无极殿?”

    万毒子眯起眼,深深的看了陛下跟七夜一眼,随即才点点头,“也罢,不过这死符丹的药材你们可需要自己准备,后面的情况,要等到号过脉才知道。这样吧,今天跑了这么一趟,也有点累,明天本座再随你们前往无极殿吧,动作要快一些,制死符丹需要在回到万毒谷,时间有些紧迫!夜族长应该不介意本座在你们大夜歇一晚上吧?”

    “那是自然!”

    大夜族长倒是很爽快的应道。

    明天?

    ……

    傍晚,大夜古族中的幽雨小筑内。

    坐在榻前的秦紫凝抬起头,看着款款走进来的花雨泪,眼底不期然的划过一道冷笑,然而脸上却是一副沉郁不欢的表情。

    “泪姐姐!你去哪里了,一整天都没见到你人,脸色怎么这么差,你怎么了?”

    秦紫凝起身迎了上去,扶着花雨泪坐了下来,随手给她倒上一杯茶。

    花雨泪此刻是脸色略显苍白,眼底也有些疲惫,接过秦紫凝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下去,才突然抬起头看着秦紫凝,神色在一瞬间居然有些凝重了起来,“紫丫头,北璃赤已经赶过来了……”

    ‘叮!’

    花雨泪的话还没落下,秦紫凝顿时一惊,打乱了跟前的茶杯……

    “他……他居然真的赶过来了……那么,那么……他是想硬闯圣地吗?”

    秦紫凝担心的抬起头望着花雨泪,“族长会不会伤了他?”

    闻言,花雨泪脸色更是阴沉了几分,“我也不知道,翠林小筑戒备森严,除非是族长亲自传唤,不然,任何人不得肆意进入,里面的阵法一旦触动,就会惊动族长。”

    花雨泪这两天瘦了不少,因为大夜族长将七夜抓来便是直接软禁在翠林小筑,任何人不得探望,她根本就探知不到任何的消息。

    她很担心事情会有变。

    “那怎么办?我听族中的人说什么圣地里面很危险,若是没有准备,很可能……东方七夜就真的值得他这么冒险吗?明知道……泪姐姐,族长会不会伤害他?”

    秦紫凝一阵揪心的望着花雨泪,不知所措。

    花雨泪深深吸了口气,“应该不会,毕竟族长想要他击败魏无天,自然不会伤害他,倒是这个东方七夜,我担心她会坏事,如果赤答应了族长,她势必会百般阻拦,到时候……”

    “泪姐姐想阻止东方七夜?”

    秦紫凝一下子就听出花雨泪的意思。

    “必须阻止她!我们的想办法探知翠林小筑探知情况!”

    “可是,没有族长的传唤,我们恐怕进不去!”

    秦紫凝皱起眉头,翠林小筑是大夜族长的禁地,即便她留在大夜已经很长的一段时间,但是她从来没有踏入里面半步,不仅仅因为其害怕里面的阵法机关,更者,她总感觉这大夜族长不简单,那双锐利的鹰眸几乎能把人洞穿,让她感到一阵异常的不安。

    “不,紫凝,我们不需要进入翠林小筑,我们只需要将东方七夜截住,不让她前往圣山城就行。”

    “为什么?若是赤答应了族长,以解救他母后为条件,前往圣山城与魏无天决战,那么东方七夜必然是支持他的,不会阻止他吧?”

    秦紫凝这一刻为这花雨泪的焦虑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可是,要花雨泪怎么跟她解释呢?

    东方七夜作为北璃赤的女人,她同样有参加洗牌大会的资格,那么,她跟魏无天的对手就会多出一个,到时候,谁能保证他们夫妻二人不会联手?更何况,东方七夜的武功恐怕不在她之下,这个之前从她们交手的时候,她心里便已经有底了。总是,少一个强劲的对手对他们来说自然是好事。

    “紫丫头,你只要听我的话做就行了,泪姐姐不会害你!知道吗?”

    想了许久,花雨泪只好落下这么几句。

    秦紫凝微微一怔,悄然垂下眼帘,掩去了眼底深处一闪而过的阴寒,想了想,才轻声道,“那泪姐姐想让紫凝如何做?”

    听到秦紫凝这话,花雨泪才抬起头,绝色的脸上很快便绽放出一道淡淡的微笑来,只见她忽然伸手拉住秦紫凝的手臂,“来,先坐下吧!”

    秦紫凝轻轻一颤,点了点头顺着她的搀扶坐了下来,目光里凝聚着一股感!”

    听着这话,花雨泪眼底顿时浮现出些许的欣慰,欣然笑道,“紫丫头,难为你了,此事若是顺利,待我坐上族长之位,我会给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秦紫凝微微一笑,“紫凝不奢求这些,这些天以来多谢泪姐姐给予的关怀和照顾,就当紫凝报答泪姐姐吧。”

    花雨泪脸上扯过一道大大的弧度,这才凑近秦紫凝的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一阵,眼底的流光甚是诡异,脸上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间似乎有些扭曲,而秦紫凝倒是一身平静。

    ……

    是夜,一轮浅浅弯月高高悬挂在苍穹之上,遥远的天幕上依稀可以见到几颗寂寥的寒星。

    翠林小筑内,一灯如豆,帘帐低垂,一片静谧。

    帘帐内,靠着床头闭目养神的陛下忽然缓缓睁开眼睛,下意识的转过头看着身旁已经呼吸均匀的女人,眼底难得的染上一道柔和的暖光。

    好一会儿过去,他才小心的拉开被角,坐起身来,不紧不慢的取过身边架子上的衣服,正想往身上穿去,冷不防,一只微凉的小手透着淡淡的暖意忽然从身后拉住他。

    他有些惊讶的转过身,才发现原本睡得香甜的七夜已经醒了过来,眼里拂过一道淡淡的柔和,低柔道,“吵醒你了?”

    七夜蓦然抬起头看着他,轻轻的摇了摇头,爬起来,默默接过他手里的衣服,一边伺候他穿衣,一边低声道,“我也没睡着。”

    “舍不得?”

    见她眉宇间有些隐约的怅然,陛下忽然一笑,配合的抬手穿衣。

    “此去圣山城怕是危险重重,你自己要当心些,我把万毒子送到无极殿立刻赶往圣山城与你汇合。”

    七夜抱着他的外袍,一边说着,忽然间就坐了下来,低头看着手上黑色袍服,上面还弥漫着他那狂傲而深沉的味道,胸口没由来的一痛,沉默了许久,她忽然把脸埋进那微凉的袍服里。

    见身后的人迟迟没有动作,陛下才缓缓转过头来,映入他眼帘的,却是七夜这么一副模样,眼神顿时也沉寂了下来,默默看她许久,见她不抬头,也只好转身,微暖修长的双手轻轻摁住她的肩头,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总是说希望能跟你并肩作战,可是每一次,似乎都食言了,想想自己还真的是有些差劲,总是说希望自己能帮你分担一点什么,可是每一次总是这样……”

    七夜忽然有些莫名的难过,嗓音也沙哑起来。

    “朕从来没有想过要你为朕做什么,七夜……”

    见她莫名的难过,陛下心底一疼,想要安慰,却是不知自己又能如何开口。一直以来,他们也都是如此,很理解对方的骄傲,所以总是去默默的为彼此付出,相互宽容,他一直都很懂她。

    他在乎她,爱她,爱她所有的一切。

    倔强,坚强,不羁,骄傲……

    “我知道……可是,我害怕,我一旦不做这些,我们之间的感情兴许就被搁浅了,我们需要面对的事情太多,你知道,我素来都不知道怎么去经营维护你我之间的感情。”

    七夜蓦然抬起头默默的注视着他,他看到她眼底有隐约闪烁的晶莹。

    “我不想让自己成了你的负担,我也不是那般善解人意的女子,能给温柔为你分忧解乏,那样的优点,在我身上统统没有……”

    “好了,七夜!别再说了!谁跟说的这些?朕当了将近二十年的皇帝,怎么不知道朕需要这些?朕知道你想说些什么,我们之间没有谁高谁低,苍儿跟墨儿都那么大了,再过十几二十年我们就老了,活得简单些没什么不好。”

    陛下深深的凝视着她,忽然伸手将她拉起,拥入怀中,“朕永远在乎最真实的你,你喜欢怎么样都好。”

    “嗯,只是忽然觉得这些年,我们都过得好辛苦……”

    七夜也伸手环住他的腰身,深深吸了口气,叹息道。

    陛下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嗓音忽然也有些低沉沙哑起来,“这些年也苦了你,好在一切很快就会结束,往后朕会舍尽余生补偿你。”

    “谁要你的补偿?”

    七夜忽然瞪了他一眼,吸了口气,这才从他怀里退出,又继续忙着伺候他穿衣,“魏无天跟花雨泪明天也会赶过去,你必须在他们落实行动之前秘密派出人手粉碎他们的阴谋。忘川跟忘影他们这几年在这边也组织了一股不弱的势力,我已经通知他们,你随时可以从冥殿调集人手。”

    “还有,你要提防花雨泪使阴招,她的银针恐怕也不会比我的飞刀逊色多少。来这里之前,我曾经试探过苗疆圣坛主,有大哥这层关系,适当的时候他会出手,我让他秘密帮我们收集魏无天等人召集的一些势力消息,现在恐怕应该已经传到风尊使的手中。他们若敢放肆,我会让落涧谷的死士跟连云十八骑直接端了他们的老巢。”

    “别担心,朕不会有事。”

    “嗯,我很快就赶过去的,大夜古族离无极殿算不上很远,快马加鞭定然能赶得上。”

    七夜也不再多说些什么,将他的腰带扣好,再取过大氅踮起脚往他肩头披了去,当陛下的手心忽然传来一道冰冷的时候,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手心里多出了三把锋利的小飞刀。

    “拿着吧,以备不时之需。时候不早了,你快点启程吧,刚好能赶在明天日落之前抵达圣山城,到时候好好休息一两日,看你这段时间也没休息好。”

    陛下看着她投来的含着淡淡温柔的眼神,轻轻点头,将那小飞刀往衣袖里收了去,双手紧紧握住她那双微凉的素手许久,才悄然放开,忽然转身离去。

    听到关门声响起,七夜才一阵恍惚,想了想,也顾不上穿鞋,赤着脚便追了出去,拉开门往前望了去,刚好看到他走下阶梯往幽静的小道走了去。

    风吹过竹林,夜空之下是漫天飞舞的流霜,浅浅的月光洒落了一地,很快便湮没了那道挺拔清瘦的身影……

    明天不更新了,从十八号到二十四号某云请假写大结局,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结局,二十四号见,姐妹们!--------《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X处首席特工皇妃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9-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