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清甜佳妻-正文 第106章 看你如何解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樱珠 书名:总裁的清甜佳妻
    --------《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病恹恹躺在纪晟夜卧室chuang上的林清婉,因为胃里不舒服,头也昏昏沉沉的,没有力气。(ziyou)

    她的头一沾到枕头,就睡过去了,当她半夜突然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身边没有纪晟夜的身影,他没有回来睡。

    他明明在家里,却没有回自己的房间睡。

    他去了哪里?!

    林清婉起身,拖着疲倦无力的身子,走出房门。

    客厅的灯没有开,光线暗淡。

    林清婉扶着墙壁,摁开了客厅里的灯。

    客厅里没有人在,静悄悄的。

    “晟夜,你在哪儿?晟夜?”林清婉喊了一声。

    没有人回答。

    林清婉拿出手机,拨了纪晟夜的手机号码。

    纪晟夜的手机铃声她记得的,是一首悦耳的老歌:

    今夜微风轻送

    把我的心吹动

    多少尘封的往日情

    重回到我心中

    往事随风飘送

    把我的心刺痛

    你是那美梦难忘记

    深藏在记忆中

    总是要历经百转和千回

    才知情深意浓

    总是要走遍千山和万水

    才知何去何从

    为何等到错过多年以后

    才明白自己最真的梦

    是否还记得我

    还是已忘了我

    今夜微风轻轻送

    吹散了我的梦

    ……

    纪晟夜,他在家里。

    他,只是没有在她的chuang上而已。

    她循着声音,来到客房的门前,叩了叩门。

    才发现,门并没有锁。

    她推了一下门,一脚踏入房门的那一霎那,才发现,纪晟夜,就躺在客房的chuang上,他衣衫不整的,斜盖着一条薄被。

    他的手机,就在chuang头放着,屏幕闪烁,铃声悦耳,而他,睡得很沉很香,既没有听见手机铃声,也没有听见她推门而入的声音。

    同周小萌喝的那些酒,让他昏沉沉,堕入梦中,不能清醒。

    “晟夜,你怎么会在这里睡?”林清婉走过去,推了推他的胳膊。

    她眸子落在他脸上的时候,一抹桃花瓣般的嫣~红唇印,让她心一揪。

    那是谁的唇印?

    “纪晟夜--”林清婉呼出这一声,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纪晟夜恍然醒来,他坐起来,用醉眼惺忪的双眸望着林清婉,说:“怎么了?清婉,天亮了吗?”

    “天没有亮,我却醒了!”她眼睛里含着泪,她道,“是我醒得太早,还是醒得太晚?”

    “既然天还没有亮,为什么突然说些莫名其妙的话?”纪晟夜不解,他并不知道,林清婉不高兴,完全是因为他脸上的那个嫣~红唇印。

    “我莫名其妙?”林清婉满腹的委屈,她指着他,怒道,“纪晟夜,我有没有说过,你若是认真的,就只许爱我一个人!你是怎么答应我的,说只爱我一个人,原来都是骗我的,你这个大骗子--”

    说完,林清婉转身,朝门外跑去。

    纪晟夜被林清婉说得莫名其妙,不明所以,他追到客厅,一把拉住林清婉的胳膊,紧紧攥住,害怕她逃走。

    他道:“清婉,你怎么了?是不是做恶梦了?我没有骗你,没有骗你,这一生都不会骗你!”

    林清婉含泪仰望着他,怒道:“纪晟夜,你的脸皮真的好厚,说谎话都不知道脸红心跳的,你不骗我?那你看看你脸上的是什么?”

    林清婉怒极,她拽着纪晟夜,来到卧室的镜子旁,她指着他的脸,说:“不要告诉我,这是蚊子咬的!”

    纪晟夜望着镜中的自己,也惊呆了,自己的脸上怎么会有个唇印?!

    那嫣~红的唇印,那颜色,和昨晚周小萌的嘴唇颜色一模一样。

    纪晟夜忽然就清醒了!

    他攥住林清婉的胳膊,解释道:“清婉,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我想的那样?呵呵……”林清婉冷笑,“证据都在脸上,还要狡辩,纪晟夜,分手吧,分手吧--”

    “清婉,你不相信我?”纪晟夜怒视着她。

    林清婉甩开了纪晟夜的束缚,她摇摇头,用不信任的目光望着他,她哭道:“经历了那么多,我一直把你当做是我最亲的人,我没有家人,没有姐妹,一无所有,只有你,从前,不管别人说什么,议论什么,我都是信你的,现在,你让我怎么信你?除非……我是个瞎子!”

    她毅然转身,朝门外奔去。

    纪晟夜追出去,他从身后抱住她,紧紧的,不放手,他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真的,你相信我,你相信我!”

    “如果今晚,我没有突然醒来,一定会信你,你也就仗着我喜欢你,仗着我信你,才会把我当个傻瓜一样……”

    “清婉,我们在一起之后,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我爱你,从来没有把你当傻瓜……”纪晟夜用坚实的臂膀,用力箍着她的娇小身子,不放手。

    “你半夜溜进客房,和别的女人欢情的时候,有记得你是爱我的吗?呵呵,男人的爱啊,就是这样,如纸一样薄!”林清婉淡淡地说着,生生掰着他的臂膀,却怎么也掰不开。

    情急之下,林清婉用指甲,狠狠掐着他胳膊上的肉,直到掐得他伤痕累累,他也不放手。

    “就舍得,就一直掐下去!”纪晟夜斗气一般地说,“为什么不听我解释呢?”

    “解释就是掩饰!”林清婉哭道,“既然你就是那样不专情的人,为什么还要纠缠着我不放,世界上的女子多的是,你可以去找她们啊,放开我,我们好合好散,好不好?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互不相干!”

    “不好!”纪晟夜固执道,“我不要好合好散,你听我解释……”

    纪晟夜解释道:“昨晚,我和周小萌喝了点酒,不知不觉喝醉了,是她扶我去房间的,她喝得也不少,我们走路跌跌撞撞的,也许是不小心,她的嘴唇碰了我的脸一下,我并不记得我们做过什么……”

    “那就是酒后乱姓咯?”林清婉说,“喝醉了酒,怎么还会记得,你和她,那么自然的坐在一起喝酒聊天,一起去客房休息,真是好默契!”

    两个人的争吵也惊醒了睡在另一间卧房的周小萌,她穿着性~感的吊带睡裙,推开~房门,走出来,望着抱着一起争执的两个人……

    周小萌的唇角微扬,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她用惊讶的声音喊道:“晟夜哥,你们在干什么呀?天还没有亮耶,你们怎么了嘛?哟哟,林小姐的脸上怎么有泪痕呢?”

    “小萌,你解释一下,我们昨晚,是不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周小萌沉y了一下,她瞪大了眼睛,用无辜的表情望着纪晟夜,说:“是呀,我们只是在一起喝了点酒,什么都没有发生呀,怎么,林小姐误会了吗?哎呀,把晟夜哥的胳膊都掐破皮了,你怎么下得去手?”

    周小萌看见纪晟夜胳膊上的血,是真的心疼,她是喜欢纪晟夜的,自己心爱的男人,被别的女人掐出血,肯定是气不过的。

    她匆忙转身,去找药箱,拿出棉棒和药水,对纪晟夜说:“晟夜哥,你拦着她干嘛,被人看见像什么样子嘛,她要走,你就让她走啊!”

    纪晟夜松开了手,是因为客厅里有第三个人在,两个人也不好这样搂搂抱抱的。

    他的胳膊一松,林清婉就拔腿想跑,手腕却被纪晟夜给死死攥住了,她今晚是走不掉的。

    周小萌蹲下~身子,为纪晟夜擦药。

    她穿着性~感低xiong的吊带睡裙,却一点也不避讳,这一躬身,xiong前深深的沟壑就露了出来,半个雪白的酥~xiong露在外面,就连xiong前的一点嫣~红也若隐若现的。

    林清婉瞪圆了眼睛,望着她,她冲过去,一把推开了周小萌,道:“不用你给他擦药,我自己来!”

    周小萌哎呦一声,跌坐在地上,她紧咬着嘴唇,不甘心,却也不敢越矩。毕竟,纪晟夜喜欢的女人是林清婉。

    但是她觉得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半,昨晚在纪晟夜的脸上留下火~热唇印,今天再帮纪晟夜说那是醉后无意碰触,既帮纪晟夜解了围,又让他们之间产生了矛盾,让纪晟夜觉得林清婉小心眼,这样她就达到了目的。

    林清婉拿起棉棒,开始为纪晟夜擦拭胳膊上的伤痕。

    其实她掐得并不狠,有点破皮的小划伤而已,没有周小萌说得那么夸张。

    “你不走了?”纪晟夜的眸光中闪现着温暖。

    “走,为什么不走。”林清婉冷冷回他。

    “那你还为我擦药!”他反驳。

    “因为这是我掐的!”她道。

    好像小孩子在炫耀:这是我的男人,我愿意掐就掐,愿意擦药就擦药,与你周小萌无关,请你离远一点!

    周小萌从鼻子里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了。

    林清婉擦完药,收起瓶子,撅着嘴,愠怒道:“从前到现在,她一直喜欢穿成这样在你的家里晃来晃去的吗?躬身为你擦药的时候,那里都要呼之欲出了,你……难道真的没有按捺不住吗?”

    她,很明显是在吃飞醋!--------《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总裁的清甜佳妻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9-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