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中筑定:昏嫁腹黑总裁-正文 29 end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石三少 书名:命中筑定:昏嫁腹黑总裁
    --------《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季子庭等了三天,舒喜宝那边都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个女人倒是下得了狠手,三天看不见孩子也没有焦急得送上门来,难不成是憋在家里面寻找对策。

    孩子母亲不找孩子,孩子却开始着急找爸爸妈妈了。

    季子庭带着孩子玩了三天,把他想去的地方都去了个遍,却还是没有从根本上收买了睿睿。这个孩子晚上哭闹起来的时候,季子庭再好也不认。

    “我要爸爸,我要爸爸。”

    睿睿哭的满脸是泪,小花猫似的。

    季子庭已经把所有能哄孩子的伎俩都使出来,这会无奈得坐在床边上,看着孩子说,“我就是你爸爸。”

    “不是,你不是。”睿睿哭的快要背过气去。

    季子庭已经无语,看他哭的难受的样子,觉得不能放任下去,于是做了妥协,“那你给你妈妈打电话。”

    睿睿停止哭泣,“真的?”

    季子庭点头,“但是有一个要求……”

    舒喜宝在睡梦中被吵醒,那头睿睿哭的死去活来,口口声声喊着妈妈。她的心都要碎了,几乎是连滚带爬地穿着睡衣在空旷的街道跑了两个路口,这才打到车。

    季子庭如今已经不住在季家老宅,而是住在季氏投资开发的最高档的别墅小区。的士车子被拦在门口,她只好自己步行进去。

    管家给她开的门,“季先生和小少爷在楼上。”

    第一间房里面,低沉的男声正在读着童话故事。

    床边上开了一盏小灯,暖色的光氤氲出润泽的光芒,光影剪出他分明清晰的轮廓。睿睿的眼睛已经快要睁不开了,稚嫩声音还在含糊着追问,“然后呢?海人国怎么样了?”

    这一幕太过和谐,舒喜宝不自觉得连呼吸都放轻。

    季子庭却在这个时候合上书本,突然间转过头的时候望向了舒喜宝,“接下来的内容,就由你妈妈来给你说。”

    睿睿眉开眼笑,“妈妈。”

    他朝着舒喜宝伸开了双手。

    舒喜宝的意思却是要带他走。

    季子庭对着睿睿说,“给我们一分钟时间说话好吗?”

    睿睿的目光在季子庭和舒喜宝之间打了个转,点点头。

    舒喜宝没有任何动静,季子庭在她耳边轻声快速地说了一句,“想在儿子面前闹僵?”

    这是在威胁她,如果不想给睿睿留下童年阴影那就跟着他一起走。

    舒喜宝看了一眼睿睿,孩子眼睛黑白分明,单纯的没有一丝杂质。过去这六年在异国他乡跟一个不爱的男人结婚,不就是为了保住儿子这样的眼神?

    舒喜宝妥协了,跟着季子庭出去。

    以为他要和自己说合约的事情,谁知道他却是将自己身上的睡衣脱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绒软的衣服上还带着薄荷的清冽气息,是属于他的味道。

    “袁耀要和顾三结婚了。”

    这是季子庭开口的第一句话。

    舒喜宝准备脱下睡衣的动作一顿。

    “就在下周末。”

    “这么快?”

    “迟早的事情。”

    舒喜宝沉默,袁耀和她没有关系了,自然是尽快将苦恋多年的女人娶进家里。

    “你知道顾三速度怎么能这么快吗?”季子庭问。

    顾三先前一直都被袁家人很嫌弃,这会火速结婚,舒喜宝表示搞不清楚。

    季子庭微微一笑,“有孩子了。”

    原来如此。

    季子庭又说,“你想过袁家人怎么一直都没有联系你吗?你们离婚之后这么大的事情,袁家的人安慰过你,问过你一句吗?”

    舒喜宝这几天一直在酒店里面,研究怎么解决季子庭合同的事情,到处打电话询问。忙到了什么都忘记的地步。现在被季子庭这么一问,舒喜宝愣住了。

    确实没有。

    “不是袁家的孩子,自然不受重视。你觉得袁耀会真的能够对睿睿好?现在有了自己的孩子,当然就不会再过问了。”

    “睿睿有我就够了。”

    舒喜宝硬气地说。

    “是吗?你问过他吗?你想过他看到别人有爸爸妈妈会怎么想吗?凭什么你要让他过上那种想法。”

    季子庭一连串的逼问掷地有声。

    舒喜宝自问,做不到。

    她自己小时候就是单身家庭长大,后来童姨嫁到她家,她花了很长时间才能够接受她。即使童姨一直都对她很好,可是喜宝心里面最深刻的,还是自己的亲妈。亲妈只带她到四岁,可是那种亲密的关系,却是谁都取代不了的。

    “那你想怎么样?”舒喜宝问出这话的时候觉得自己有些混乱了。

    季子庭看着她的眼神里有光,无法直视,“其实我也不是非要带走睿睿,如果我强行带走他,不让你见他,他也会恨我。我养儿子不是让他恨我的。方法也很简单,你嫁给我。”

    舒喜宝并没有当场答应,季子庭也没有立刻要一个答案。当天晚上,舒喜宝哄着孩子,自己也哄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起来,跟孩子一起用过了早饭。

    睿睿拉着舒喜宝,非要季子庭带着一起去泡温泉。

    季子庭说这个好办,三个人乘坐飞机去到日本泡温泉。再回来的时候,国内已经把他和舒喜宝的新闻给传开了。

    袁耀结婚,顾三给舒喜宝还有季子庭都发了请柬。这两人都没有去。回来的时候却听了不少关于这两个人婚礼的事情。

    婚礼如何如何盛大,如何如何浪漫,顾怡和简直就是最幸福的再嫁新娘。

    舒喜宝事后给袁耀拨去过一次电话,袁耀问起舒喜宝跟季子庭是不是好事将近,她却沉默。她始终都还没有想好。

    “喜宝,你其实就是想给孩子找个父亲。为什么我可以,季子庭不可以?”

    袁耀的这个问题让舒喜宝无言以对。

    “季子庭对孩子很好,毕竟他是睿睿的亲生父亲。我感觉他都符合了你当初和我在一起的条件,你为什么不接受?还是你心里面有喜欢的人了?还是你还是不能原谅他当初对你做出来的那些事情。那这样的话……”袁耀拖长了声音,“是不是这样就可以默认为你其实对他还有感情……”

    舒喜宝心里头咯噔一下,“不想就是不想。他不是个适合的爸爸。他绯闻太多,换女人跟换衣服一样,怎么能给睿睿一个完美的家庭。如果我妥协,那也是因为我只能够用这种方式补偿着睿睿。”

    季子庭给她的时间不多,要求她必须在今天做出选择。

    舒喜宝签了。

    只不过签下名字的时候,不情不愿,力透纸背,带着一股不甘心。

    舒喜宝提出了两个要求,不举行婚礼,不能再有任何绯闻。

    季子庭盯着她看了很久,“没有绯闻很容易,但是不能没有婚礼。”

    结婚的事情跟童姨一说,那边很快就给了一个黄道吉日。日子就定在半个月之后。

    商迟得知消息打来电话恭喜的时候,她还在闷闷不乐。两个人约着到咖啡厅详谈。

    舒喜宝到的早,商迟堵在路上,还要再等个半小时才会来。

    坐着喝咖啡的空当,一堆年轻女人坐到了舒喜宝的后面。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话题总是离不开包包化妆品衣服,最后转到了男人身上。

    其中就谈到了季子庭。

    “他结婚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注意他。要是早知道他那个老婆是个百合,我就早就下手了。”

    “少来了。这些年他又不是没有绯闻女友,不也没有轮上你吗?”

    “绯闻女友而已,谁也没有见过他带哪个女人回到那套最贵的别墅里面去啊?现在他要结婚的这个女的,第一个晚上就被抓拍到在别墅里面过夜。”

    “说到这个我就来气。那个女的都结果三次婚了!这都是第三次了哎!你敢想吗?选什么不好,居然选了这样一个。”

    “那个女的好像是叫什么喜宝吧。就跟亦舒笔下的那个喜宝一样是个十分现实又爱钱的,肯定是这样。”

    后面的话舒喜宝也懒得再听,都是些没有营养的话题。

    等商迟再打电话来的时候,舒喜宝已经把亦舒的那本小说看了大半,读到喜宝爱的人死在包着她的大富翁手下的时候,她便读不下去了。

    “商迟不好意思,我来不了。家里突然间有事。”

    舒喜宝只好一个人回去,她选择步行,却路过了季子庭的公司。

    终究还是忍不住停下来看一眼这个自己曾经攀上过人生巅峰的地方。

    就在这个时候,季子庭和一个女人从里面出来。

    舒喜宝认得她,是季子庭的前妻,也就是刚才那群女人口中的百合。

    两个人只是简单得握了手,那个女人便弯身钻进旁边的车里。

    季子庭的目光忽然间望了过来。

    他脸上浮起笑容,在阳光下璀璨夺目。舒喜宝眼前忽然间恍惚,曾经只能在梦里见到过的笑容,现在终于看到了。

    耳边想起商迟问她的话,你这样介意季子庭,是不是因为他对你来说不一样,所以你这样在意。喜宝,每个人都应该有一次被原谅的机会。不仅仅是为了孩子,更是为了你。季子庭也没有我们想的那么花心,这些年,他很多事情都只是表面功夫。商场上的事情,诡异多变,男人,都有自己的不得已。

    她觉得这样说的对,想想别人眼中的她,不过就是一个结过几次婚的女人,季子庭能图她什么?

    季子庭忽然间脸色一变,快速得朝着她跑了过来。他几乎是扑过来,舒喜宝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个人已经被那股力道推得飞了出去。

    重重落地的时候,刺耳的刹车声响起。

    舒喜宝茫然地爬起来,看到了令自己目眦尽裂的一幕。

    本该是她站着的地方,停着一辆车。车的防风玻璃都碎了,季子庭一动不动地躺在路边上。

    舒喜宝几乎是跪着爬过去,翻过来的时候,看到他满脸的血。

    那一刻,舒喜宝清楚地感受到什么是生不如死。

    肇事的司机从车上下来,“怎么撞得是你?我明明要撞得是她!我要让你尝尝被人夺走挚爱的感觉!让你联合你前妻来骗我!你们俩都不是好东西!你死了也好。哈哈哈……”

    季子庭伤势不轻,抢救过来之后,也一直没有清醒。医生说,即使是醒过来,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

    舒喜宝差点疯掉。

    警察查明了肇事者的身份,就是那个传说中给季子庭戴了绿帽子的女人,撬走季子庭前妻的小三。那人被查出来精神有问题,被强制送进了疗养院里。

    季子庭的前妻来找过舒喜宝,表达自己的歉意。

    “我不知道你们当初是怎么回事,明明是你的感情问题,却报复到了他的身上。最可笑的是,那个女人还要逃脱法律的责罚。”

    舒喜宝十分不欢迎季子庭的前妻。

    “我也没有想到,她会那么极端。这件事是我思虑不周。出于补偿,我会把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都转到他的名下。”

    人这样子,钱又有什么用。

    舒喜宝眼圈泛红,“你想求得心安?就这样?我不要钱,我不相信那个女人精神有问题。”

    季子庭的前妻沉默了一会,“当初我会和他结婚,完全是利益的原因。我帮他打赢季子玉,他帮我掩盖我的性取向。本来我和他也不会这么快离婚,完全是他的要求。他说会帮我摆脱那个女人。我劝过他,他一意孤行,非要这个时候动手。在离婚传闻之后,他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刺激到了她,所以她才会开车撞他。对不起,虽然季子庭有活该的成分,可也挺无辜的。我这么说,只是想劝你,接受钱,才是最合适的方式。毕竟,你和他还有一个孩子。他要是真醒不来,你也可以做准备……”

    舒喜宝只有一个字:“滚。”

    这个时候,谁告诉她季子庭醒不过来,都是她的敌人。

    舒喜宝受不了。

    她能做的,就是守在季子庭的床边,等着他醒过来,

    婚礼如期进行,只是在婚礼地点改在了病房。

    她穿着红色的中式礼服,一点点得替他进行日常的擦洗工作。季子庭仍旧跟以前一样,没有任何动静。

    “现在看你这样子,也闹不出什么绯闻了。我倒是宁愿你像以前那样,总是到处玩。至少你还是好好的。”

    季子庭双眼紧闭着。

    舒喜宝伸手搂住了他,小心翼翼睡在他的身边。

    “你看,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房间里布满了红,却艳得刺目,她忍不住哭起来。

    要是季子庭再这样下去,将会面临五脏衰竭。再一个男人最好的年纪里面他只能躺着,舒喜宝也心疼。

    “别……哭。”

    舒喜宝忽然间听到沙哑的声音,停住哭泣的同时,抬起朦胧的泪眼看向身边的人,季子庭还是睡着的。

    那只是她的幻觉。

    舒喜宝再一次失望。

    她准备下床去收拾一下自己,却发现,他的手轻轻拉扯着她的衣摆。

    窗外,绿芽新嫩,布满枝丫,春天悄悄来了。--------《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命中筑定:昏嫁腹黑总裁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9-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