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惊华:王牌宦妃-正文 30笑看云舒

类别: 作者:七下 书名:嫡女惊华:王牌宦妃
    --------《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五次?”白紫箫听到这话,目光很是兴趣的看着石室中泛着冷光的刀刃。“我杀人无数,血债累累,如今想要活着,便是要承受五次千刀万剐之刑,这听着当真像是老天让我付出的代价,但实际上,这个代价却是你一直都算计好的。”

    白紫箫看向文景,笑容邪异魅惑,目光深不可测。他走进石室,手抚上一柄刀刃,微微用力,血便沿着刀刃流淌了下来,滴到了地上。

    “挺锋利的。”白紫箫冷冷的说了一句,笑容不变。

    “这是唯一的机会,你受这千刀万剐之刑,便有一丝活着的机会。你若是不愿,只有死这一个结局。”文景走到白紫箫身侧,目光望着眼前的刀刃出神。

    “如今想想,我当真是个魔鬼。你们所杀之人,皆都是由我促成,那累累血债,都应该算在我的身上才对。”

    此话一出,白紫箫便冷笑了一声。他没有看文景,只是望着眼前的泛着冷光的刀刃。

    “是你促成的不假,但动手的却是我白紫箫,这与你无关,你不用愧疚的将一切揽在身上。我白紫箫杀的人,不需要别人来为我承担,我种下的仇恨,也不需要别人来为我消除,我犯下的罪孽,更不要你来过问。”

    说完,白紫箫走到这万千刀刃的中间,身上的深紫色牡丹花氅衣在周围刀光的映衬下,是一种妖冶华贵到极点的安然优雅。他抬手,慢慢的脱下自己的氅衣以及锦袍,只留下一件里衣。

    “残害忠良的人是我,杀人无数的人是我,颠覆华朝的人是我,建立箫国的人也是我。而如今,生死未知的亦是我白紫箫,与你文景,毫无关系。别想太多,你自己没有那么重要。”

    白紫箫唇角的笑意邪异而又蛊惑,仿佛碧水寒潭上绽放的血红菡萏,每一朵都是清丽妖娆的绝艳。他细细的抚着周围环绕自己的刀刃,漆黑的眼眸之中不见畏惧,不见害怕。

    “有不少人死于本督主的凌迟刑罚之下,想必这千刀万剐的滋味极不好受。如今,本督主亲自来尝,倒也觉得有趣的很。”白紫箫说这话,是以东厂督主的身份,是以九千岁的身份,言语以及语气都是那般的高贵雍华,那般的尊贵绝颠。

    视线再次落到文景脸上,白紫箫的语气依旧是那般的慵懒随意,散漫不羁。

    “别浪费时间,我想早些回去找她。”

    对于白紫箫这种视一切为无物,甚至将畏惧、恐慌、痛苦以及死亡踩在脚底下的人。文景当真觉得有些背脊发凉,心中发颤。他这么多年,算计了这么多人,可是却从未遇到这样一人。

    自年幼开始便视生死于无物,视世人的咒骂于无形,他不将世人放在眼中,更不将自己放在眼中。

    在还未遇到花清茉前,他就是一个高高在上,冷看所有的神。

    而遇到了花清茉,白紫箫便从云端落下,成了最普通的人。

    “你若能活着,便去东圣国一趟,叫此物交给玄潇。”文景说着,从袖袍中掏出一个银制雕花嵌白玉的盒子,随即掷向了白紫箫。

    “这里面是一颗毒药,一颗解药。”

    见白紫箫接住盒子,文景缓缓的出声:“红色的那颗是毒药,可以无毒无病的人时间静止,但代价是每月朔月之夜,锥心蚀骨之痛。黑色的那颗是解药,吃了之后,静止的时间便会重新开始。。”

    “你的意思让玄潇一直等着?”白紫箫把玩着手中的银制雕花嵌白玉盒子,唇角的笑意深远至极。到如今这个时刻,文景还是在算计着他们,着实是狠毒的让人心悸。

    五次千刀万剐,他当真无法把握自己能不能活下来。而楚玄潇无尽的等待,能不能等到云千梦也是未知之数?

    他这到底是帮人,还是害人,真是说不清。

    “若是有缘,他会再遇见云千梦,至于你,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你到底有多想回到清茉的身边。”文景说完,将手中一直拿着的黄金灯座放在了石室的地上。随即,他走到一边,手慢慢的覆在其中一盏灯座之上。

    “这是机关,开了之后这些刀刃会自己动作,削人血肉。大概半个时辰后,它会自己停止,你若能活着经历五次千刀万剐之刑,身体的毒素应该会尽数散去。若是支持不住,便会像这周围的人一样,仅剩枯骨。”文景看了看地上横躺着的骸骨,绝美的脸上,笑意未曾落下。

    这里的每个人,他都还清清楚楚的记得他们一生,记得他们的名讳。他们也都是雄霸一方的人物,但终究抵不过五次千刀万剐之刑。至于白紫箫,能不能活着,看他自己吧!

    “紫箫,我告辞了。此生,我们不会再见。”文景说完,手微微一动转动机关。随即,他未看白紫箫一眼,只是缓慢的走向通道,背影萧条落寞。

    与此同时,石室中静止的刀刃突然动了起来,一瞬间数十把刀便从白紫箫的身上削出一片片血肉,除此之外还有碎裂后漂浮的衣裳。

    年少时在地下皇城的屈辱疼痛,攀爬悬崖时,荆棘的带来的极致痛苦,以及过后无数的疼痛以及苦楚。

    白紫箫自问尝过人间无数的痛苦,对于苦痛之感早已麻痹。但眼下,这千刀万剐之痛,着实让他有了痛的感觉。

    文景刚才说,要半个时辰,这半个时辰后,他会不会被削的只剩下一具白骨?

    身体各处被刀不停的搅动削剐,承袭剧烈疼痛的同时,白紫箫望着地上自己被削下的血肉。白紫箫唇角的笑容依旧未曾消减过半分,依旧是那般的妖艶邪异,一如旧时的风华绝代,妖惑迷人。

    那些被他下令凌迟的人,原来是这样的痛苦,他还真是狠毒造孽啊!

    目光随即望向这周围一具具雪白诡异的枯骨,白紫箫想,自己会不会也是这样的下场?

    残骨一具,终了此生。

    可是,他,不甘心。

    他和文景不同,文景死了便是重来一次。而他死了,便是永眠于此地,再也无法重见天地。他在这世上走这一遭,有过的东西太多,却都不是他想要的。如今,好不容易寻到想要的了,怎么能死在千刀万剐的苦痛折磨之下?

    况且,若是经历年岁之后,他的茉儿忍不住寻个依靠。要他怎么忍受一个男人碰他的女人,享受他打下来的江山,若是那人不喜欢云舒,搞不好还会打骂他的孩子,如此的事情让他如何接受的了?

    转眼之间,白紫箫的身上便已经是血肉模糊,除了脸庞之外,他从上到下,没有一处有完好的肌肤,到处都是血肉削下后留下的恐怖伤痕。就算受了东厂凌迟之刑的人,也没有此刻白紫箫的身子看起来恐怖。

    一刀。

    两刀,三刀。

    四刀,五刀,六刀。

    九十九,一百,一百零一。

    九百九十九,一千,一千零一。

    ……千刀万剐……

    无数的刀刃在他的周围舞动,犹如翩然的蝴蝶一般,绽放出一曲惨绝人寰、血肉淋漓的死亡之舞。他的血肉横飞,飞溅的血液滴在滴上,滴在周围枯凉的白骨之上,红与白,残虐的美,极致的惊心触目,诡异难忘。

    此时,白紫箫不禁在想,在经历这样的苦痛之时,那些人会不会想一死了之?

    不过,他还是想活。

    还是想看到花清茉在他身边孩子般乖巧的样子。

    还是想看到他们一起经历岁月流年的场景。

    还是想看到几十年后,他们都老了,发白了,牙齿掉光了。然后,连走路都要互相扶持。

    红颜迟暮,少年耄耋,这样的场景或许有些悲凉,但是一切都不比与子偕老,都不比举案白头。

    他想要,一生一世。

    当机关停止的瞬间,白紫箫依旧站立在原地,似乎刚才的千刀万剐于他来说,不过蜻蜓点水,毫无任何影响。他捡起地上的锦袍以及锦袍,脸色毫不变化的穿上。

    向前走动的第一步,白紫箫感觉到身上的苦痛仿佛云雾一般蔓延开来,遍及他的每一寸血肉,每一寸白骨。 只是无论身上多少痛楚,从他的脸上依旧看不出分毫差异,他的神情依旧从容若云,安然不迫,唇角的笑意更是如以往一般,妖艳无双,倾国之色。

    花费了许久的时间,白紫箫才从通道中走了出去。此时,天空的尽头,一轮明日升了起来,金色的光芒蔓延着整个沙漠,一切的灰暗似乎都消失殆尽。

    在金光的尽头,他看到一道白色的身影向他走了过来。在那人到他面前之时,白紫箫眼前突然一片黑暗,倒了下去。

    他想,这或许是他从地下皇城离开后,最狼狈的一次。

    “九千岁……”伴随着那人清冷的声音,白紫箫终于失去了意识。

    在黑暗之中,白紫箫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等到他醒来之时,入目的第一眼便是上方明亮的光芒。许是因为那光过于刺目,白紫箫微微侧头,便看到旁边放置的银制铁架。那铁架的形状极为奇特,上面挂着一个玻璃瓶,瓶中装着透明的液体。那玻璃瓶倒挂在铁架之上,瓶口连接着一个极为奇怪的通明细管,里面的液体沿着细管流下,慢慢的流入了他的体内。

    如此怪异的场景让白紫箫双眸微眯,他细细的看了看周围的摆设,唇角的笑容怪异而又邪魅。

    此时,突然传来了开门的声音,白紫箫循声看去,便看到一身云白色宛烟罗的女子走了进来。

    她见白紫箫已醒,精致无俦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

    “九千岁,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绍敏郡主,别来无恙!”白紫箫看着眼前的女子,声音微冷。此刻,站在他眼前的女子,是当初救了花清茉母女的天垣王朝郡主书云笺。

    走到白紫箫的病床前,书云笺望着他,笑了笑:“九千岁你知道我是多么佩服你吗?”

    书云笺望着病床上被她包成木乃伊,却依旧风华不减的男子,秀雅的眉眼皱了起来。

    她活了三世,就未曾见过这样的男子。

    心思缜密,筹谋万千,覆手经纶,天下为局。她听狐狸说过白紫箫的事情,而那夜,她曾在暗处听了那个叫文景的男子与清茉的对话,加上救治白紫箫后,狐狸的提醒,她终于明白过来。

    其实白紫箫一直在设局。

    从他与花清茉洞房之日,吃了阴阳丹后,他便一直算计所以,为的就是从文景的算计中活下来,与清茉一起活下来。

    他很清楚文景的性子,知道自己寻找血魂花解毒时,文景必然会从中作梗。他猜得到,文景会让花清茉与他一样,身中血魂花毒,他知道文景想要看自己如何选择。

    而他选择花清茉生,他死。

    当然,这一选择,便是局。

    故意的局。

    从他与清茉洞房之后,他便想着,将清茉推到华朝最高的位置,为的就是他在解血魂花毒的时候,无人可以伤害到她。但是后来,他的身世揭晓,逍遥国的动荡,这一切,虽然让白紫箫意外,但是他却不动声色的将这两国纳入自己的局中。

    为了清茉,他用了比当初几倍的心思,将华朝、临月以及逍遥三国合一,给了清茉一个无上尊贵的位置。

    而这之后,便是金宫分离的那场戏。

    他死在清茉面前,没有预兆,也没有理由。他这样做,便是为了让文景替自己向清茉解释一切。

    白紫箫为清茉做的事情除了他自己,文景是最清楚的。他瞒着清茉所有,用自己的命换了她的命。如此的行为,必然能让文景这样的人动容。

    加上他很了解清茉,知道自己死在她面前后,她必然伤心欲绝,想要自尽。而面对这样的清茉,文景必然会毫不保留的将一切说出。

    如此一来,就算他真的无法逃出血魂花的死亡,清茉必然也是永生难忘于他。就算那些喜欢她的人一生守护,她也难以忘却白紫箫为她的种种,不会靠向任何一人。

    而此点,也是书云笺佩服白紫箫的地方。

    那些守护花清茉的男子都是白紫箫故意挑选的人,每个都是人中之龙,世间少有,对于清茉也是痴情难忘。

    若是白紫箫救了清茉之后,与她度过最后的时间死去。清茉当时定然会伤心欲绝,但是时间长远下去,她一个女子终究会觉得累,加上身边有那么多痴心相待之人,她就算再爱白紫箫,再难忘白紫箫,也会有依靠他人的可能。

    但是白紫箫,对着花清茉隐瞒一切,无怨无悔的死在她的面前。而在她绝望之际,文景又来解释一切,这无疑是在清茉鲜血淋漓的心口补上了一道最深刻的伤口。

    她这一生,已经全部在白紫箫的手中。即使死了,也逃离不了。

    这之后,便是诱以文景,说出解血魂花的方法。书云笺虽然未曾亲眼见到,但是以文景的心思,白紫箫必然是演了一场无可挑剔的绝世好戏,否则不可能打动那人的心。

    而对于这解毒的法子,白紫箫竟然也猜到了分毫,所以他才会修书天垣,让自己来楼兰古城。他很清楚,在经历那样的伤害之后,能够保住他性命的只有自己。

    华朝、临月、逍遥、清茉、文景、甚至自己,所有的人都是白紫箫局中的棋子。

    而他,将所有的棋子都掌控的恰到好处。

    尽其所能。

    想要算计白紫箫……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只是他,算计的棋子。

    唇角泛起一丝妖冶的笑容,白紫箫漆黑的眼眸中掠过一抹幽暗的阴霾:“郡主谬赞了。”

    他看了看周围奇异的场景,唇角的笑意深不可测:“真正的书云笺何时死的?”

    白紫箫这话让书云笺神情一僵,她看着病床上绝世风华的男子,背后不禁有些发凉。

    竟然这么快便猜到此种事情,这男人太恐怖了。

    “我自小便是书云笺。”书云笺淡淡的回了一句,随后她的唇微微抿了抿,思虑了片刻之后,还是开了口:“关于清茉,你可知道她的来历?”

    “与你、与云千梦来此一处,她曾经的名字唤作清宁。”

    白紫箫的这一回答,让书云笺沉默下来。她当真没有想到,这男人竟然将她们的来历推算的一清二楚。

    云千梦她并不清楚,不过她听过廷芳公主的传言,听过她所做的诗词,从那些,便能知道她们来自一处。至于清茉,她们彼此都很清楚,不过都未曾点破罢了。

    “我们说到底只是一缕孤魂,乱入了这个尘世,经历了另一个人生。”书云笺温和的笑了笑,随后她伸手抚了抚手臂上带着的银色铁环。

    “你如今是在我们那个时代一件高科技产物中,这里的一切你就请九千岁莫要多问。在这儿你可以好好疗伤,等到伤好之后,你们夫妻便可以团聚了。言至此处,云笺不打扰九千岁休息了。”书云笺说完这句话后,便转身准备离开,她走到门边的时候,白紫箫冷漠至极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我想要活,必须经历五次千刀万剐之刑,今后或许还要麻烦绍敏郡主四次。郡主放心,等到他日归去,必然会好好谢过郡主。”

    五次?

    书云笺听到此话的时候,心脏一滞。她没有回头,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

    这若是旁人,怕是一次都经受不住。

    但白紫箫,对于这千刀万剐之刑,似乎毫不在意。

    这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

    书云笺离开之后,白紫箫轻阖上眼睛,脑中浮现出花清茉的样子。五次千刀万剐之刑,大概需要五六年,他才能回去。

    要她一个人这么久,他当真是放不下。

    但,在他还没有确定自己能够真正活下来之时,他绝对不会回她的身边。

    没有希望,便不会失望,也不会痛苦。

    他让她痛苦了那么多次,哭了那么多次。至少,现在就让她少哭一次。

    即使是一次,也好……

    指尖的触感柔软凉薄,鲜活清晰。但是花清茉此时,已经陷入了无法诉说的深渊之中。她从没有想过,白紫箫是这样活下来的。

    五次千刀万剐。

    他到底承受了怎么样的痛苦?在这六年之中。

    为了回到自己身边。

    为了和自己在一起。

    他到底是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眼中的泪水此时已经失去了禁制,她搂住白紫箫的脖颈,拼命的哭了起来。为了活,他比死更痛苦。为了自己,他承受了这世间所有人都承受不住的苦痛。

    千刀万剐……

    千刀万剐……

    千刀万剐……

    千刀万剐……

    千刀万剐……

    这样的痛苦,有谁能够受住?

    又有谁能够受住五次?

    早知道这样,她宁愿孤独终老,也不要他这样痛苦。

    她宁愿他死在血魂花毒之下,也不愿他这般痛着,疼着。

    “好了,别哭了,都过去了。”白紫箫轻抚着哭泣不止的花清茉,声音虽冷,却温柔至极。这些事,他是早就决定告诉她,不过如今看到她这般尽力哭泣,他终究还是有些后悔。

    毕竟已经是过去,为了些过去的事,她哭的这样狼狈,着实是有些不值。

    “我赶在今日回来,便是想在这个时候与你相聚,还记得吧?十年前我们在清梅园初遇。况且,明日就是你的生辰,生辰之日该高兴才对!”白紫箫捧起花清茉的脸,轻柔的帮她擦拭着脸上的泪痕。

    果然,哭的和小花猫似的。

    透过朦胧的视线,花清茉看到白紫箫含笑的眉眼,那满是阴霾的眸中,虽然幽暗寒漠依旧,但是面对着自己时,总是带着化不去的清浅柔和。

    “紫……紫箫,我……我也爱你……,很爱……很爱……”花清茉说完,再次靠近白紫箫,搂住他的脖颈尽力哭泣。

    她想,这可能是她今生最后一次哭,所以她想要哭个够,哭个尽兴。

    慌乱而认真的言语让白紫箫愣了下,回神之后,他望着怀中的女子,轻柔的抱环住她,点了点头。

    “我知道,早就知道。”

    花清茉再次哭到失明,不过失明之后,她很快便睡了。熟睡之时,她依旧紧抱着白紫箫,似乎是怕他再次离开。而白紫箫知道她的担忧害怕,不仅没有拒绝,反而紧紧的搂着她,似乎是想要将这六年缺失的拥抱补上。

    清梅园中,大雪纷纷,白紫箫和花清茉两人依偎而眠,但是其他的地方就闹翻了。

    因为,皇上丢了。

    临安城中的锦衣卫、大内密探、皇宫中的侍卫以及各府中的侍卫都在搜寻花清茉的下落。

    整整一日一夜,临安城中就像是不夜之城,灯火通亮到天明。

    在天亮之际,楚向白突然想起,十年前的昨日,是夫人与督主在清梅园相遇的日子。或许,夫人是在那儿。

    他将这个消息告诉楚彦谦之后,他们立刻赶去清梅园,白云舒、白芷夜以及白琰溪三人因为担心花清茉,所以一夜没睡。在听到这个消息时,也赶到了清梅园。

    经过一日落雪,清梅园中的积雪没入脚踝,加上园中寒梅盛放,到处是一片优雅清淡的美景。

    在清梅园的各处搜寻了一番,众人并未发现花清茉的踪影,此时夜行楚向白等人突然想到了白紫箫在这儿的住处——箫院。

    推开箫院大门,里面的寂静无声。院中红梅傲雪而放,点点红色,映着一片雪白,倒是别外的好看。

    “若是夫人不在此处,向白也想不到她会在何处。”楚向白望着眼前寂静的院子,神情微微凝重下来。

    昨个那样的日子,他们就应该看好夫人才对!都怪他忘了,忘了昨日是督主与夫人相遇的日子。

    “那娘要是不在这儿,该怎么办?”听到楚向白的话,白芷夜的声音立刻满是担忧害怕。她挣扎着,从花旻止的怀中下来,随后快速的跑向箫院之中。

    与此同时,正对着箫院的房间中突然传来了声音。

    “你们不用担心,我在这儿。”

    听到花清茉的声音,白芷夜立刻加快速度,跑向不远处的房间。白云舒和白琰溪亦是如此,两人快速的跟上白芷夜。

    昨日那样的日子,娘亲一定很伤心,他们应该陪在她身边才对。

    到了房门前,白芷夜快速的抬手敲门,糯软恬柔的声音中满是着急:“娘亲开门,我是阿芷,我是阿芷。”

    白芷夜只顾着拍门,并没有想到门会突然打开。因为用力过度,她整个人直接向前倒了下去。

    顿时,她有些想哭,肯定疼死了。

    片刻之后,白芷夜发现自己并没有摔倒,而是倒在一个人的身上,自然便将这人当做了花清茉。

    她立马抱住面前之人,撒娇的道:“娘亲,你昨日为什么要丢下阿芷?阿芷好想你。”

    说完之后,白芷夜便发现有些不对,她娘的腰好像没有这么粗。

    松开眼前之人,白芷夜向后退了一步抬头。由于眼前之人太过身长玉立,她不禁又后退了几步。

    当看到那人的脸时,白芷夜愣了一下。这男人在她娘休息的房间出现,莫不是……他莫不是……传说中的采【花】大盗?

    心中确定这一想法之后,白芷夜立刻回头,朝楚彦谦、花旻止、夜拂徽以及夜祯等人大喊了一声。

    “大舅舅,表舅,老师,这里有采【花】大盗,快让人抓起来。”

    听到白芷夜的话,众人走向箫院之中。在稍稍靠近之时,在看到那人的面容之时,所有的人都明白了花清茉为何昨日失踪了一日?

    原来,他回来了。

    原来,他未死。

    稍稍发愣了片刻,花旻止、夜拂徽、夜祯、楚向白、夜行……就连楚彦谦以及云雅文都跪了下来。

    “参见九千岁!”

    白雪寒冷,北风冷肃,此时所有人都未顾得这些,只是对于眼前之人,他们觉得跪在此处,才是最好的,才是最恰当的。

    “这怎么回事?”

    见花旻止他们不仅未来抓‘采【花】大盗’,反而跪在了‘采【花】大盗’面前,白芷夜愣了一下,目光很是狐疑的看着眼前的‘采【花】大盗’。

    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多了,她怎么觉得这‘采【花】大盗’长的好面熟啊?

    白芷夜发愣之际,白紫箫伸手将她拎了起来,目光打量着她的脸庞。

    和他家茉儿长的很像,不过这性子倒是差了很多,一点都没有茉儿的温和安静。

    “你说我是采【花】大盗?”白紫箫唇角微扬,笑容邪魅而又蛊惑。

    白芷夜听到这话,立刻挥舞着小手:“采【花】大盗,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无论白芷夜怎么挣扎,白紫箫都知保持着拎东西的姿势拎着她。

    在一边未曾说话的白云舒,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她走到白紫箫的面前拉了拉他的手,待白紫箫看向她时,她柔柔的唤了一声。

    “爹爹。”

    唤过之后,白云舒顿时眼中酸涩。她抓紧白紫箫的手,声音有些失控。

    “爹爹,你是爹爹对不对?我是茉茉啊,爹爹……”

    望着白云舒快哭出来的双眸,白紫箫蹲了下来,顺便将白芷夜放下。抬手拂过白云舒含着泪的眼眸,白紫箫的声音冷漠,但语调却是极轻的。

    “云舒,是我。”

    云舒。

    是我。

    听到这四个字,白云舒立刻哭了出来。她扑进白紫箫的怀中,大声的哭了起来。

    这是她的爹爹。

    虽然很模糊了,但是她记得爹爹身上的味道。就是这个味道,她小时候很喜欢的味道。

    白云舒这一动作,让白芷夜顿时傻了。她呆呆的看着白紫箫,随后望向站在一边,同样一副傻傻模样的白琰溪。

    这一眼,白芷夜才注意到,她说的‘采【花】大盗’和阿琰长的很像,真的很像!

    “爹……爹爹?”白芷夜呆滞了片刻之后,有些不确定的喊了一声。

    听到这声呼唤,白紫箫侧头凝视着她,绝美的容颜上绽放出一抹妖冶无双的邪魅笑容。

    “不是采【花】大盗吗?”

    白紫箫这话让白芷夜有些不知道说啥,她愣了愣,脚步想要上前,可是心中却畏惧到了极点。

    他们的爹爹,不是已经不在了吗?

    那他到底是谁?

    会不会,是她在做梦?

    梦中,爹爹回来了。

    白芷夜出神之际,花清茉从房间中走了出来。她望着扑在白紫箫怀中哭泣的白云舒,已经呆滞在两边的白芷夜以及白琰溪,唇角的笑容,安然而又美好。

    蹲下身,花清茉将白芷夜以及白琰溪揽了过来。望着他们呆滞、不可置信的表情,她附在两人的耳边,柔柔的说道:“阿芷,阿琰,这不是做梦,你们的爹爹回来了。”

    花清茉的话说完,白芷夜有些呆呆的回头望她,声音之中满是畏惧害怕。

    “娘,你说什么?阿芷好像听错了,你是不是说爹爹回来?阿芷是听错了吗?”

    白芷夜的话让花清茉感觉到一阵心疼,搂住白芷夜,花清茉温柔的安慰:“阿芷,你没有听错,你们的爹爹回来了。”

    “娘,阿芷听……”白芷夜的话还未说话,一双带有凉意的手附在她的头上。随即,冷漠却又极轻的声音传了过来。

    “记住了,我不是采【花】大盗,我是白紫箫。”

    听到这话,白芷夜愣了一下,有些反应不及白紫箫刚才的言语。此时,白琰溪突然拉住她的手,对着她微微一笑。

    “阿芷。”

    白琰溪拉着白芷夜走到白紫箫面前,此时白云舒已经从他的怀中出来,只不过却还是一直搂住他的手臂不放。

    望着白紫箫,白琰溪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脸。

    还真是一模一样。

    自己和爹。

    慢慢的扬起唇角,白琰溪凝视着白紫箫,绝艳好看的眉眼似乎映衬着满院的雪花,璀璨耀目。他凝视着白紫箫片刻,唇微微张合,出声喊道。

    “爹。”

    喊过白紫箫之后,白琰溪低了低眸,补了一句。

    “我叫白琰溪,是你儿子。”

    如此的言语让白紫箫觉得有些趣味,他看着白琰溪,漆黑的眼眸中绽放出一点浅淡却又无法忽视的温柔。他知道分别之后,花清茉又为他生下了一对儿女,虽然六年未见,不过血浓于水,见到这些孩子时,他便不觉的温柔下来。

    或许,是因为,他们是花清茉为自己诞下的孩子。

    “我叫白紫箫,是你爹。”

    “我知道。”白琰溪听到白紫箫的话,缓缓的应了一声。随后,白琰溪拉了白芷夜一把,将她拉到白紫箫面前。

    “爹,她叫白芷夜,是你女儿。”

    “我知道。”白紫箫看了白芷夜一眼,声音冷凉。抬手,轻轻的弹了弹白芷夜的额头,白紫箫笑容邪魅的道:“阿芷,我是谁?采【花】大盗?”

    白芷夜听到这话,秀雅的小脸上不觉扬起一抹无法诉说的愉悦笑容。她看着白紫箫,随后松开白琰溪的手,向她扑了过去。

    她有爹了。

    她终于有爹了。

    爹爹会天天亲她,会陪她睡觉,会为她吃饭,会为她准备生辰宴席,会对她很好很好。

    她有爹了。

    再也不是没爹的孩子。

    低头看了看扑在自己怀中的白芷夜,白紫箫轻笑了笑,手温柔的抚着他的发。过了片刻,白紫箫松开白芷夜以及白云舒,他走到花清茉的身侧,目光看向一直跪在白雪之上的人们。

    这些人有的是开始便跟着他,有的是半路跟随于他。在他生死莫测之时,他们并未背叛于他,反而一直遵随他的命令,护卫花清茉。

    想想过去,他对待这些人,似乎有些太过狠辣了。

    “都起来吧!”白紫箫冷冷的说了一句,唇角的笑容映着满园的血光,妖娆到了极点。紫衣滟华,墨发披散,一片白雪之中,他依旧是那般的绝世风姿,光华潋滟。

    侧头,白紫箫看向花清茉,手慢慢的伸向她,握住了她的手。

    “我们回家吧!”

    “嗯!”

    花清茉笑着点了点头,目光安然宁静的注视着白紫箫。此刻她突然想起,白紫箫还是没有告诉自己,他以前的事情。不过如今这个时候,花清茉觉得自己已经不需要知道了。

    白紫箫教会了她成长,给了她孩子,将她放在手心捧到了最高之处,更用自己的命护她一生无虞。

    而且,他们之间终于有了一生一世。

    过去,已成过去,知不知道,早就无足轻重。

    重要的是,现在他们在一起。

    重要的是,未来他们一直会在一起。

    过往匆匆,她陪他走过春雨惊春,夏满芒夏,秋处露秋,冬雪雪冬。

    当下未来,终于能笑看云舒,一生不离。

    【完】--------《极客志小说网www.jikezhi.cn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嫡女惊华:王牌宦妃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9-2022 all rights reserved